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天唐锦绣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说客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说客

    李孝恭素来瞧不上李元景。

    虽然李元景乃是高祖皇帝的儿子,皇室嫡脉,可是无论才能亦或战功,哪一样比得上他这个宗室郡王?不过是依仗着会投胎,玄武门之变时像个鹌鹑似的窝在府邸之中瑟瑟发抖,既不敢力挺太子李建成,亦不敢在大局已定的时候明确表态对于李二陛下的支持,以后高祖皇帝嫡子都被李二陛下杀得干干净净,这才凭空成为宗室之中地位仅次于李二陛下的亲王。

    以雄才大略的李二陛下眼里,这位亲兄弟屁都不是……

    若非李二陛下爱惜羽毛,不愿重演兄弟阋墙的悲剧,这整日里不安分的家伙老早就给弄死了八百回,岂容他蹦跶到现在?

    偏偏还以为自己天潢贵胄、血统高贵,心中野心勃勃,不断拉拢朝臣,心生觊觎。

    真是不知死的东西。

    李崇真昨夜当值,此刻尚穿着一身“百骑司”的官服,便说道:“儿子先去换身衣裳,这就前去各家府邸递送名刺。”

    李孝恭打量了李崇真一眼,一身革甲绛红衣袍,英姿挺拔威风凛凛,想了想,说道:“拿一套衣裳放在马车上,就穿着这身先去荆王府,出来之后,在换上常服去往别家。”

    李崇真一愣,迟疑道:“父亲,此乃官服,若是这般前去,恐有依仗‘百骑司’之嫌,陛下会不会发怒?”

    李孝恭摇摇头,解释道:“陛下现在对荆王尚在努力克制,不欲狠下杀手,唯恐污了自己的名声,原本因为玄武门之事……不说这些,陛下现在不想动荆王,可谁知道荆王会不会愚蠢至极,忍耐不住觊觎之心,做出什么让陛下不得不将其除去的蠢事?吾等身为陛下臣子,自当忧君王之所忧,将荆王压制住,令他不敢轻举妄动,不至于使陛下陷入为难之地。”

    李崇真觉得父亲的话有道理。

    陛下不欲杀荆王,可荆王若是做出悖逆之事,陛下又不得不杀,如此令陛下名誉受损,若是能够使得荆王安分守己,自然就没有那等为难之处。

    “父亲放心,儿子知道怎么做。”

    “那行,去吧,速去速回。再有三天便是七月初七,再之后,便是朝会之日,定要在此之前将皇族之内的屑小之辈压制住,力挺房俊进入军机处。记住了,这既是全了我们两家的情义,亦是为我们郡王府结下一份香火情,往后房俊登阁拜相,那就是我家一个强大的奥援。”

    大唐律例,每日常朝,五品以上的官员都要入朝,这叫做“入阁”,每月朔、望两日为大朝,亦即是初一、十五各一次,会朝则是每年元日与冬至日这两天,规模更大,凡京官九品以上都要参加。

    “儿子明白!”

    看着李崇真大步离去,李孝恭呷着茶水,心里仔细盘算一番,有他站出来强势表态,再有韩王、江夏郡王两人从旁站台,几乎结合了皇族被最强大的势力,力挺房俊上位,想来不会有什么差池。

    *****

    “去了河间郡王府?”

    李二陛下正在书房之中练字,临摹了一篇《兰亭序》,搁下笔,一边吹着墨渍,一边问道。

    李君羡站在书桌一侧,恭谨答道:“正是。”

    李二陛下直起腰,冲另一侧的李绩招招手:“懋功啊,来瞧瞧某这字体可有进步?”

    李绩赶紧上前,捋着胡须仔细观赏。

    李二陛下将双手放在铜盆之中濯洗一番,取过帕子擦拭干净,又回到桌前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字迹,口中道:“先是约好了马周,然后直入河间郡王府,哦对了,此前还力挺刘洎就任侍中之职……这小子是要合纵连横,将自己的班底都搬出来,图谋军机处大臣之职啊。”

    说到此处,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绩,揶揄道:“看来稍后懋功你回家,那小子估计正在府上候着你呢。”

    李绩捋着胡须,微微一笑,眼睛并未离开桌上的字帖,随意答道:“微臣可不是他房俊的班底。”

    李二陛下道:“这可是你的世侄,通家之好,就不顾念那份情谊?”

    李绩道:“若是来微臣府上混吃混喝,自然由着他,整个府宅他随处可去。但朝堂之事,微臣只认可能力,能者上,庸者下,可不管他是不是世侄,是不是通家之好。”

    李二陛下略感奇怪:“这么说来,你是不认可房俊进入军机处了?”

    李绩直起腰,说道:“微臣公私分明,绝不会徇私废公,不过微臣自然认可房俊进入军机处。”

    李二陛下差点被闪了一下……

    前头说得大义凛然的样子,还以为你铁面无私呢。

    没好气道:“怎么,是要跟某说,那棒槌才华卓越、当之无愧?”

    李绩一脸正色,回道:“陛下英明,房俊固然年轻,经验欠缺,微臣也明白陛下意欲打压他的想法,不过抛开这些,难道陛下不认为房俊本身已然拥有进入军机处,成为军方重臣的资格?”

    惊才绝艳、允文允武,如今的房俊不仅仅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即便是放眼朝堂,能够与其相提并论者也没有几个。

    没有人怀疑他就是帝国未来几十年的重臣之一。

    单论军功,当年西征高昌国,便曾率领麾下神机营硬撼突厥狼骑而不退,两场遭遇,重创强敌,由此声名鹊起。继而一手筹建皇家水师,使大唐战舰纵横于大洋之上,恣意驰骋未尝一败,将广袤的海洋纳入大唐掌控之中,无数商船安然穿行于各条航线,不仅为大唐带来海量的财富,更使得大唐之威名传扬天下,威名赫赫。

    再然后,一支孤军悍然兵出白道,直插漠北,数月之间连挫强敌,杀得漠北雪原横尸处处、鲜血成河,直捣单于庭,覆灭薛延陀,重演当年卫青、霍去病“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丰功伟绩,声望冲霄、功勋盖世!

    当世之中,除去李靖、李绩等等寥寥数人之外,有谁可与房俊在战功之上一较长短?

    大唐军中,无数年轻兵将将其视为楷模,崇慕之情如大河泛滥、江水滔滔,一举奠定军中重将之地位。

    房俊若没有资格进入军机处,谁还能进?

    李二陛下拿起一旁的茶杯,饮了一口茶水,叹了口气,道:“看来那房俊今日不会去懋功府上登门了,想必是昨天已经去过了吧?”

    李绩苦笑,告罪道:“微臣字字句句皆是发自肺腑,绝非顾念私情,还望陛下明鉴。”

    用得着什么明鉴?

    房俊的能力、心性,李二陛下清清楚楚,可也正因如此,他才一再想要打压房俊,令其沉淀下来,循序渐进,夯实根基,待到将来太子登基,方可一朝绽放光彩,辅弼太子稳守江山、开拓进取。

    但是现在,明显打压不住了。

    房俊的才华、能力,都犹如破开云层之太阳一般,光芒万丈耀目生花,甚至早已在身边经略出一层以利益、情谊为纽带的圈子,即便是他这个皇帝执意打压,亦要产生不小的压力。

    最怕的是君臣之间离心离德,那可就得不偿失……

    李绩看着李二陛下面色晦暗,阴晴不定,便问道:“陛下可是担忧,一旦房俊早早上位,权力滋生其野心,将来太子无法恩出于上,不能掌控?”

    李二陛下喟然道:“懋功你我君臣一场,某也不跟你说那些虚话,若是现在房俊便身入中枢,手掌大权,待到某百年之后,房俊羽翼已丰,朝中哪里还有人能治的了他?某相信房俊的心性,此子乃是纯臣,绝无半分悖逆之心,可你也知道,权力最是醉人,亦能迷失人的本性,纵然他不会干出悖逆之事,可霸占朝堂阻塞言路,将新皇架空威压百官,那可如何是好?”

    他不愿新皇成为傀儡,亦不想房俊走上那条权臣之路,最终落个不得善终……

    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


同类推荐: 寒门状元官居一品锦衣春秋第三帝国山沟皇帝唐砖帝国吃相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