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天唐锦绣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默许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默许

    李绩躬身道:“陛下对房俊之厚爱,古往今来,从未有之,这份良苦用心,必会换来房俊鞠躬尽瘁、竭力报效。”

    李二陛下放下茶杯,瞪了李绩一眼,没好气道:“还说什么不顾念私谊?满口都是为那个棒槌说好话,你干脆再生一个女儿嫁给房俊,让他当女婿得了!”

    李绩连忙告罪。

    “行啦行啦,某亦知道那房俊心性纯正,心中唯有天下百姓,对于权力并不热衷,否则,你以为某能坐视他四处串联、竭力运作?只是某也有些疏忽了,一不留神之间,这小子居然已经有了这般强悍的人脉,想要站出来竞争一个军机处的位置,朝廷上下、文官武将,甚至是皇族之中又能一呼百应,尽心竭力的为他摇旗呐喊。嘿,好小子!”

    恍惚之间,那个横行长安恣意妄为的棒槌,在自己面前厚着脸皮阿谀奉承大拍马屁的混球,居然已经茁壮成长,隐隐间早已超越所有年轻一辈,能够跟那些朝堂大佬正儿八经的掰一掰腕子,而且看起来完全不落下风。

    这着实令李二陛下唏嘘不已。

    当初将高阳公主下嫁给房俊,只是为了展示自己对于房玄龄这些年功绩的认可,想要给房家一个皇亲贵戚的身份,让房家子孙哪怕一无是处亦能荣华富贵,与国同休。

    可哪里能够想到,这当年人人喊打、没人瞧得上的棒槌,居然能够绽放出这等炫目之光彩,走到如今这等境界?

    最难得是这棒槌不学而有术,仿佛一夜之间就开了窍,堪称奇葩。

    李二陛下一生阅人千万,却从未见到过这等异数……

    李绩站在书案之前,看着皇帝的面色不似发怒,便说道:“其实陛下大可不必担忧,房俊此子固然稚嫩了一些,脾性也有些暴躁,但心底纯孝、宅心仁厚,素来视造福百姓为己任,绝不似曹操、王莽那等奸雄。”

    李二陛下微微颔首。

    脾气暴躁、行事恣意,这些缺点有时候放在一个人身上并非坏事,说明此人城府不深、所图不大,否则一个年轻勋戚整日里礼贤下士、克己奉公、勤勉节俭、收拢人心,那才是最可怕的……

    打压房俊,正因为他看好房俊,对房俊的未来寄予很大的期盼,唯恐他在心性未稳之时,便太早沾染过大的权力,由此迷失了本性,误入歧途。

    但是眼下这等情形,若是自己执意打压房俊,反倒有可能使得房俊心生抵触,因而离心离德,那可就得不偿失。

    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李二陛下无奈道:“那行吧,让那小子自己蹦跶,若是当真使得那些看不惯他的人也挡不住他,某就由着他去。”

    李绩忙道:“陛下圣明。”

    李二陛下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那小子如今也算是个人物了,外头拉帮结派上下串联,还派了你这个宰辅之首埋伏到某身边充当说客,哼哼,让他给某小心着点儿,若是办了错事被某捉到把柄,绝对饶不了他!”

    李绩哪里会害怕这等恐吓?

    当下笑道:“微臣可不是房俊的说客,只是看好他的能力,认为能够胜任军机处的职务。陛下您若是非要说他与微臣乃是世交,微臣才为他说好话,那可就有点不公平了,说到底,他是您的女婿,你们翁婿之间,怎么也比微臣这个‘世叔’更亲近才对……”

    李二陛下不置可否,站起身,负着手从书案后走出,吩咐一侧肃立的内侍准备膳食,对李绩说道:“留下来陪某用膳,顺便谈谈西域的情况。”

    “喏!”

    李绩应了,见到李二陛下向偏厅走去,赶紧亦步亦趋的跟上。

    到了偏厅,李二陛下跪坐在一张茶几之后,招手让李绩坐到自己对面,询问道:“某原本这几日在九成宫避暑,不过心中始终担忧西域的情况,着实有些待不住,这才返回宫中。你且说说,西域那边最近这几日情况如何?”

    李绩道:“陛下还是应当劳逸结合,长安酷暑,着实难耐,陛下这几日气色都好了不少,可见九成宫的确是上佳的避暑之处……每日都有安西都护府送抵长安的消息,阿拉伯军队步步紧逼,已然逼近碎叶城,波斯王子卑路斯仍旧在吐火罗斯坦,多次给安西都护府去信,求情大唐派兵助其退敌复国,安西都护不敢擅专,故而数度来信,请求陛下予以明示。”

    李二陛下很是不满,冷哼道:“吾大唐与萨珊波斯素无往来,他一封信,就要让吾大唐虎贲不远万里横渡葱岭,为了他们生死相搏?想得美!再者说,若真是有心请求大唐出兵助其复国,亦当亲来长安,跪拜于太极殿前,衷心诚意的乞求,如今这般待在吐火罗斯坦,张一张嘴就行了?简直荒谬!”

    大唐如日中天,雄踞天下,李二陛下自信爆棚,从来就未将世上其余国家放在眼中。波斯铁骑只在史书之上吹嘘着如何厉害,如今早已是昨日黄花,雄风不再。这等被阿拉伯人攻陷的国度,却依旧要保持着大国之风范,想要借兵却不肯面对现实放下身段,李二陛下如何能够对其产生好感?

    李绩道:“微臣明白了,这就给安西都护府去信,令其对波斯王子明示,预想从大唐借兵,就必须表示诚意。”

    李二陛下缓缓颔首。

    波斯王子表示出诚意了,大唐就会出兵吗?

    并不会。

    要的就只是波斯王子的卑躬屈膝而已,以此来彰显大唐的霸主风范,让世人尽皆看到,纵然强横如波斯,一朝覆灭,亦要前来寻求大唐之帮助。

    至于出兵,绝无可能。

    波斯远在万里之外,与大唐之间不仅隔着连绵高耸的葱岭,尚有广袤无垠的沙漠,劳师远征要耗费太多的人力物力,即便最后帮助波斯复国,对于大唐又能有什么好处?

    房俊的那句话李二陛下特别赞同,“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大唐与波斯之间远隔万里,并无政治上的述求,为了波斯打生打死,那不是傻子么?

    少顷,内侍端来饭菜,放在李二陛下面前的茶几上。

    菜式很简单,四菜一汤,两大碗稻米饭,一小壶黄酒,李二陛下招呼李绩用膳,李绩也不是头一回陪同皇帝用膳了,也不拘谨,干干净净的给皇帝斟了一杯黄酒,两人对饮一杯,然后用膳。

    李二陛下夹了一筷子翠绿的炒菘菜放入口中咀嚼,忽而说道:“某想要让河间郡王出任安西大都护,懋功以为如何?”

    李绩嘴里正嚼着饭菜,闻言差点噎着……

    斟了一杯黄酒饮下,并未第一时间答话。

    众所周知,河间郡王李孝恭的地位很是尴尬……

    从始至终,李孝恭都是站在李二陛下这一头的,还是亲王的李世民在北方打生打死,李孝恭则在南方攻略巴蜀,扑灭萧梁,破辅公祏,平定江南。单从贡献地盘面积大小的角度,李孝恭不比李二陛下差。

    由此,亦奠定了“宗室第一名将”的地位。

    当然,期间对于李孝恭的功绩,也有一些非议。

    攻略巴蜀和平定江南,基本上没有什么高烈度的战斗,大多数是拉关系套近乎,拍胸脯许好处,巴蜀三十多个州,岭南四十九个州都是这样纳入大唐版图的。

    至于扑灭后梁萧铣和击破辅公祏,不要忘了李孝恭身边还有一位神队友——大唐军神李靖。

    尤其是李孝恭亲自指挥的两场战役都已惨败收场,令他的声誉难免沾染瑕疵——第一次,安定巴蜀之后,一个蛮族首领冉肇则兴兵犯境,李孝恭打了败仗,李靖前来救场,只带了八百士兵,就干掉了冉肇则,还活捉五千多敌军。

    第二次是在平定萧铣的过程中,唐军在出其不意取得初战胜利之后,李孝恭头脑发热,不顾李靖的劝阻,主动攻击萧铣手下猛将文士弘的部队,大败而归。又是李靖观察到敌军阵型混乱,二次攻击,扭转了战局,也挽回了李孝恭的面子。

    当然,纵使临阵指挥有所非议,但是李孝恭于后勤保障、人事安排、稳定军心等等方面,的确是能力卓越,少有人及。

    平定长江以南之后,李孝恭官拜扬州大都督,镇守江南。

    但没多久,有关李孝恭意图造反、自立为王的谣言就传开了……李孝恭自己请求卸去一切军职,老老实实的回到长安府邸之中,过起了穷奢极欲的生活,再也没有踏入军营一步。

    眼下李二陛下意欲李孝恭时隔多年之后再掌军权,且一出手便是安西大都护这等显赫职位,孤悬西域军政大权尽皆在手,甚至危及之时君命有所不受,这其中之意味,实在是令人浮想联翩……


同类推荐: 寒门状元官居一品锦衣春秋第三帝国山沟皇帝唐砖帝国吃相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