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天唐锦绣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心怀天下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心怀天下

    古往今来,在任何一个封建王朝之中,皇族宗室都是一个很微妙的存在。

    南征北战、鼎定江山需要宗室齐心协力,共赴危难,在最危机的时候,唯有宗室才最值得信任。建国之后,宗室更是稳定天下扶保政权的核心,任何人都会谋朝篡位,但是宗室不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个天下不仅仅是皇帝的,更是宗室的。

    但是正因为如此,宗室又是皇帝最大的威胁。

    想要推翻一个王朝是很困难的,即便天时地利人和皆备,亦要经历无数次的血战一场一场的打过来,将整个天下打一个底朝天,成败之间,尚要看天意如何,似项羽那般覆灭了大秦却最终将江山拱手让予刘邦,简直就是最大的悲剧……

    可若是宗室篡位,推翻皇帝,却再是简单不过。

    故而,任何一个皇帝对于宗室的态度都很是费心,既要加以笼络予以重用,又要处处提防小心戒备。

    忠君爱国是历朝历代所宣扬的主旨,想要推翻一个王朝另建一个王朝,百姓是非常反感的,因为这就意味着将有一场打乱,民不聊生尸横遍野;可若是皇族宗室内部发生政变,某一位亲王逆而篡取、夺权上位,百姓则无所谓。

    都是你们家自己的事,只要别祸乱天下,随你们自己去搞……

    因此,由宗室亲王谋朝篡位,成本最低、成功率最高。

    没有任何一位皇帝会纵容宗室的权力无限制的扩张,李二陛下欲将李孝恭这位“宗室第一名将”外放出去,且任命为安西大都护,军政大权揽于一身,屯兵秣马孤悬西域,这实在是很令人意外。

    隐患实在太大……

    李绩沉思片刻,委婉劝诫道:“陛下三思,河间郡王固然战功赫赫、用兵如神,但是到底十数年未曾领军,身体状况亦是每况愈下,且如今军中多装备火器,战术战法早已更新换代,贸然令河间郡王镇守西域,领安西大都护之职,恐有不妥。”

    这个时候,作为臣子是最为难的。

    人家李孝恭是宗室郡王,是李二陛下的堂弟,血脉相连手足情深,若是劝诫得太过明显,难免有挑拨离间的嫌疑,说到底他李绩也只是个外人;可自己身为尚书左仆射,本就是李二陛下的佐官,放着如此隐患而不加劝诫,那就是失职。

    李二陛下自然不会因为李绩的一句劝诫,便因为他存有“挑拨”之心,事实上这件事他自己也并非十足放心。

    放下碗筷,叹息一声,道:“自从华亭镇成立市舶司,江南海贸犹如雨后春笋,日益壮大,一发而不可收拾,连带着,江南一地的财赋水涨船高,已经隐隐然有赶超关中之势。若西域落入阿拉伯人之手,将会导致丝绸之路被阻断,关中财赋紧扼于外人之手,在帝国的核心地位遭遇挑战。假若哪一天被江南超过,势必形成弱干强枝之局面,平衡失去,则朝局动荡,天下不安,难不成朕还能将京师迁往江南?所以,西域的稳定,堪称与东征一般重要,绝对不容轻视。”

    迁都是肯定不能迁都的,李唐皇族以关中起家,根基都在这里,迁都去往江南,难不成还要仰望着江南士族的鼻息?

    况且,关陇贵族们也不会答应。

    人家为了大唐殚精竭虑、出钱出人出力,如今大唐煌煌盛世,正是享受当年风险投资带来的庞大利润之时,陡然迁都,使得关中地位一落千丈,关陇贵族再难以占据朝堂的主导地位,岂能甘心?

    如若现在李二陛下执意迁都,说不得明日关陇贵族就能集体造反,干脆自己联合起来搞一个小王国,这事儿在以往关陇贵族们可没少干,北周就是这么来的……

    李绩啧啧嘴,没吭声。

    以往,西域对于中原王朝其实并没有多么重要,更多是在版图之上锦上添花,彰显王朝盛世的煌煌气象,当然,丝绸之路是关中地区最重要的商税来源,直接滋养了以关中为核心的每一个王朝的财政。

    却从未有过眼下这等至高无上的战略地位。

    放在以前的任何一朝代,西域能占则占,实在占不了,那也没所谓。

    可是现在西域已经与关中连成一片,甚至关系着帝国之安稳,绝对不容有失。

    西域失去,丝路断绝,关中不稳,天下不靖,皇权不固……而这一切,起源都是江南财赋之崛起。

    江南财赋崛起,其起因是华亭镇市舶司的成立。

    而华亭镇市舶司的成立,则是房俊一力构想、力主实施……

    这到底是房俊无心之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亦或根本就是有意为之,在市舶司成立之时,房俊便已经看到了如今之局面?

    李绩猜不准。

    但是他知道,房俊的志向之中,对于土地的执念是非常强大的,甚至于可说是带有强迫性质,只看其命令水师舰船出海之时,所至之海岛无论大小哪怕只是一块突出海面的礁石,尽皆要立上石碑标明所属,然后绘制海图,回程之后更会立即上报至兵部主官舆图的主事,将其录入大唐舆图,以为永制。

    如此想来,西域这么大的地盘,房俊定然会有将其永久纳入大唐版图之心。

    只不过西域贫瘠,除去一条丝路之外,地无产出、河无所获,历朝历代都是能占则占,不能占则弃,从未有中原王朝将其视为国土,其地番胡杂居,只有少许汉人商贾,即便是将其占领,亦很难与大唐融合。

    国势强盛之时还好,迫于兵威,西域不得不安分守己归附大唐,可若是有朝一日国力衰微,这些地方又会立即叛乱,分裂出去。

    这等地方,取之何用?

    如果当前之形势当真是房俊绸缪已久蓄意为之,李绩觉得那可能有些轻率了。

    为了一块蛮夷之地,不得不用重兵维持统治,使得帝国财赋为之耗费,这笔账怎么算都不划算吧?

    李二陛下一脸嗟叹,缓缓说道:“从市舶司设立,第一批商税收缴到民部之时开始,朕就看出了将来江南崛起所带给关中的压力与威胁,一度很想下诏,裁撤市舶司,终至海贸,不予江南地区有这个崛起的机会。”

    李绩沉默不语,看着李二陛下,他很好奇既然已经看出了这其中的危机,为何不及时予以制止,以至于演化成眼下这等尾大不掉之局面?

    李二陛下道出自己的想法:“可是江南运抵的财赋,却令朕欲罢不能……一船一船的铜钱货殖,就像是促进帝国繁荣昌盛的养料,有了这些钱,可以修筑更多的城池,让流民难民不至于无家可归,可以设立更多的学堂,让更多的孩子有机会读书识字,可以制造更多的军械,让大唐虎贲实力暴涨,可以铺设更多的道路,让天下各州府县之间交通便利有若通衢……”

    “朕是皇帝,要背负起帝国稳定、江山稳固之责,但与此同时,更要背负起让那些追随于朕的百姓们丰衣足食的责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既然身为帝国皇帝,当眼前放着这样一个足以充盈国库,使得所有帝国子民都能更好生活的机会,焉能鼠目寸光不思进取,便予以放弃?朕受命于天,富有四海,自当开拓进取为天下人之福祉而拼搏,而不是面对困难固步自封,白白放弃这样一个缔造前所未有之盛世的良机!”

    李二陛下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张俊朗的方脸上正气浩然,已经有些松弛的肌肤焕发着光彩,似乎有一种神圣的光泽。

    李绩离席跪拜,口中大呼道:“陛下圣明,心怀社稷、泽被苍生,功德直追上古圣贤,纵秦皇汉武亦不如也!”

    从古至今,所有的皇帝都极力维护自己的统治,哪怕视万民如刍狗,亦不肯但上一丝一毫的风险。

    何曾有过李二陛下这般雄心壮志、宏图伟略?

    哪怕明知道江南的崛起会给帝国的统治带来无与伦比的隐患,但是为了有更多的财赋能够投入到帝国建设之中,给天下百姓带去更幸福的生活,甘愿承担起所有的隐患。

    虽千万人,吾往矣。


同类推荐: 寒门状元官居一品锦衣春秋第三帝国山沟皇帝唐砖帝国吃相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