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天唐锦绣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欠钱不还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欠钱不还

    许敬宗从来都不是一个勤勉之人。

    智谋固然不缺,但少了几分坚韧执着,遇事喜好捷径,未能沉稳砥砺,不肯躬身俯首,轻浮焦躁。

    因此,当年秦王府十八学士尽皆功成名就,唯有他蹉跎至今,未曾受到重用……

    许敬宗自然也知道自己的毛病,眼瞅着当年的同僚如今早已加官晋爵功名显赫,如何能不心急?

    所以这一回是真的对书院事务上了心,沉下心来经营,以此作为自己仕途重新起航的根基。他相信凭借自己的资历,只要能够取得成绩,那么升官晋爵自然是一片坦途,等到将长孙无忌、房玄龄等等那些老家伙都给熬死了,放眼朝堂,还有谁的资历比自己更深?

    这就是无与伦比的优势,或许登阁拜相有点困难,六部九卿怎么也得有自己一个位置。

    何至于如眼下这般,要屈身于一个黄口孺子之下?

    耻辱啊!

    书院值房之内,昨晚夜宿于此的许敬宗心虚的抬起头,透过窗子看看外头山门方向,日头刚刚升起,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树梢上,鸟雀啾啾晨风徐徐,浑然没有那个棒槌的半点身影,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回过头,将书案上的茶杯捧起,“伏溜伏溜”的喝了几口,吁了口气,伸展了一下筋骨。

    眼下百废俱兴,书院的各项事务都已经走上正轨,就等着秋天的时候开学,一举成为整个大唐瞩目之中心。

    这令许敬宗的虚荣心很是满足,似乎那棒槌将所有琐事尽皆甩给自己,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与房俊联合起来,将另一位司业褚遂良给挤到了墙角,完全没有插手书院事务的机会,哪怕是书院食堂每天给杂工们供给伙食采买米粮,也得他这个主簿签字画押,否则所花费之银钱根本无法报销……

    这就是大权在握的滋味么?

    许敬宗喟然一叹,自己这半辈子浑浑噩噩,如今年近半百方才享受到权力的滋味儿……也算好饭不怕晚吧。

    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许敬宗从窗户看出去,正好见到房俊带着一标部曲家将策马而来,进了山门甩镫离鞍跳下马背,大步向着值房走来。

    许敬宗起身走到门口,揉了揉脸,换上一副温煦的笑容,这才打开门,迎接房俊。

    房俊大步走到门口,见到许敬宗拱手道:“许主簿这么早?”

    许敬宗呵呵一笑,一脸畅然:“书院杂务繁多,昨夜处置完时辰已晚,城中已然宵禁,所幸便夜宿于此,清早起来溜达一圈儿,早早办理一些公务,倒也头脑清醒,事半功倍。”

    房俊似笑非笑的瞅了他一眼,微微颔首,予以肯定。

    身在官场,谁也别说什么的淡泊名利这种话,自己一向自诩不落凡俗,现在不也是为了一个军机处的名额四处走动、各方运作?

    有野心是好事,想上进才会有动力,有动力才会认真做事。

    若是每一个官员都淡泊名利得过且过,固然各个清廉,可天底下的老百姓怎么办?

    许敬宗看到房俊的笑容,心中顿时一阵欢喜。

    能够得到房俊的认可,那真是太不容易了,自己忙里忙外将整个书院的杂务尽皆挑起,总算是没有白白挨累。

    紧接着心中却是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期待房俊的认可?

    娘咧!

    自己这累死累活的,不全都是拜这个小王八蛋所赐?

    他自己的活计什么也不干,整日里东游西逛游手好闲,将老子丢在这里累得脚打后脑勺……老子真特么贱!

    脸上笑容迅速敛去,许敬宗一本正经的说道:“房驸马,您看,您欠我那一百贯……”

    房俊正想要抬脚进门,闻言一愣,收住脚步,诧异道:“某何时欠你钱?”

    许敬宗气结,特么你要赖账?

    顿时有些急了:“那日高履行带着一群纨绔前来闹事,后来房驸马您让老夫准备酒宴,那可是松鹤楼一等一的席面啊,足足花了一百贯,书院是不可能报销的,您可是说了都算在您的账上!”

    房俊一拍额头,歉然道:“哎呦,某这些时日忙得昏了头,都给忘了这事儿,没错没错,这一百贯算在某的账上……不过话又说回来,区区一百贯而已,这一大清早的见了面您就讨债,有点说不过去吧?”

    许敬宗气道:“二郎您家大业大富可敌国,这么些钱固然不放在眼里,可老夫一月之俸禄才有几贯?您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行了行了!”

    房俊不耐烦他的抱怨,随口道:“不就是一百贯吗?抠死你得了!回头给你。”

    许敬宗不干,回头?您这一回头,指不定又支到哪天去了……

    他扯住房俊衣角,正想说话,外头忽然传来一声呼喊:“房驸马!”

    两人愕然回头,便见到房俊的家将部曲已然冲到大门外,将一个瘦弱的白衣小个子给摁在地上……

    许敬宗赶紧松开手,跟在房俊身后走过去,听到房俊问道:“怎么回事?”

    未等部曲们答话,那个被摁在地上的白衣小个子大声道:“房驸马,吾乃刁炎,家父刁文懿……”

    刁文懿?

    房俊一愣,这名字有点熟悉啊……继而才想起,这不就是那个为了阻止李二陛下整日里到处微服私访,而夜晚冒充刺客吓唬李二陛下,从而作死成功的那个侍卫吗?

    再一看这个刁炎哪里是穿的白衣?

    分明就是孝袍……

    房俊摆摆手:“放他起来。”

    “喏。”

    部曲们上上下下将这小子搜索一遍,没有发现短刀匕首等等兵刃,这才将刁炎放开。

    刁炎从地上爬起,整理一下衣冠,先是对房俊一揖及地,继而大礼参拜,拜伏于地,口中道:“刁炎敬谢房驸马仗义执言,使吾家免受家父之罪牵连,得以延续香火,大恩大德,没齿不忘。”

    “砰砰砰”连磕了三个响头。

    房俊愕然,连忙上前欲将其搀扶起来,温言道:“这又何必?本王不过是就事论事,尔父其罪该死,但祸不及家人,此乃大唐律例所定,毋须感谢本官。”

    那刁炎也就十三四岁,面容清秀,此刻跪在地上,哭泣道:“可满朝大臣,衮衮诸公,有谁敢当着皇帝的面说一声大唐律例?唯有房驸马您能够直言犯谏,您是吾刁家的大恩人,当生生世世不忘大恩,做牛做马百死不悔……”

    “行行行!”

    房俊双手一较劲,将他单薄的身板儿给提溜起来,告诫道:“尔父所犯之罪,放在历朝历代都是夷三族的下场,陛下仁厚,不欲令你阖家灭门,非是本官一句谏言便可抹去。你当心怀感恩,积极向上,努力治学习武,将来出人头地,而不是心存怨恨,被仇恨蒙蔽心智,一辈子活在怨恨执念之中。”

    刁炎挣扎着摆脱房俊,有跪下磕头,说道:“小的明白,家父自取死路,陛下宽宥吾家,岂敢再有怨恨?小的定当报效君王。”

    房俊又是一顿宽慰劝勉,这才将他打发了。

    这么一闹腾,日头已经高高升起,房俊无奈道:“原本是想着书院有什么难处,尔等都汇报一下,本官酌情解决。不过现在时辰不早,本官尚要前往兵部上任,今日暂且如此吧。许主簿,若是书院之中有何难以抉择之事,不妨记下来,待本官稍后处置,或者亦可派人前往兵部衙门通禀一声。书院开学之日已然不远,当打起精神紧锣密鼓,万万不可疏忽大意。”

    “喏!”

    许敬宗应了一声,说道:“书院有老夫在,房驸马尽管放心,只是那一百贯……”

    话说一半,一抬头,发现房俊已经在部曲簇拥之下走出去老远……

    许敬宗顿时火冒三丈,又气又急。

    娘咧!

    越有钱的人越抠门是吧?

    区区一百贯,一天拖一天的有意思?

    他踮起脚,冲着房俊的背影大声道:“一百贯!房驸马还欠着老夫一百贯呐,什么时候还钱?”

    远处房俊翻身跃上马背,马鞭一甩,骏马四蹄腾空飞驰而去。

    连个话儿都没回……

    :。:


同类推荐: 寒门状元官居一品锦衣春秋第三帝国山沟皇帝唐砖帝国吃相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