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天唐锦绣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离间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离间

    大堂里,连着民部官员以及崔敦礼在内,尽皆面面相觑。

    房俊这番话看似怼高履行,实则打击面太大,几乎将所有的世家门阀都给搂了一竿子,将那些个隐藏在光鲜亮丽之下的阴暗龌蹉都给捅了出来,这叫人情何以堪?

    高履行一张脸红了又白,气得胸膛起伏,怒喝道:“放肆!吾家对陛下忠心耿耿,对大唐鞠躬尽瘁,岂容你这等混账在此信口污蔑?”

    房俊反唇相讥道:“既然你自我吹嘘忠心耿耿,那么又为何蓄意破坏东征大计?”

    高履行快要气疯了:“吾没有!再信口雌黄,吾饶不了你!”

    房俊道:“怎么着,被本官揭破你的阴谋,恼羞成怒还想要杀人灭口不成?别扯这些没用的,有理不在声高,你身为民部左侍郎,这堂中皆是你的部属,你意欲破坏陛下的东征大计,不惜以身犯险自掘死路,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是你将这些部属尽皆拉下水,与你一同承担这个责任,那就过分了。做人,你得厚道!”

    大堂里所有的民部官员都闭着嘴,束手站在一旁,无人插言。

    所谓的高句丽奸细、蓄意破坏东征……这个是没人信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

    贞观十七年!

    大唐已经成立了二十几个年头,昔日鼎盛繁华的大隋早已烟消云散,杨家人绝了后、灭了嗣,所有尊贵荣耀都已经埋葬在尘埃之中,谁还能对前隋保持那一份忠心?

    眼下是大唐之天下,是李二陛下之天下。

    但是,所有人都不得不思忖房俊所提出来的问题——万一东征失败,而且最终这个责任落到兵部扩充延误,未能及时给辽东兵马换装这件事上,那么民部的责任是逃不掉的。

    东征不仅仅是国策,更是李二陛下心心念念仰仗成为“千古一帝”的最重要一环,若是失败,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可以想见,一旦问责,不仅仅是兵部从上到下都要清洗一遍,民部更是首当其冲……

    大家可以任由高履行与房俊斗法,甚至可以任由高履行借由民部的权力来打兵部的脸,然后在一旁看热闹,但是这件事如今已经牵扯到巨大的责任,谁还能坐得住?

    不过高履行在民部威望甚高,其本身的背景亦是十分强大,都是在官场上混了半辈子的老油条,自然不会有人这个时候跳出来指责高履行不厚道,将大家拉近一场巨大的危机之中。

    但是尽管大家都不说话,高履行依旧从他们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不满、埋怨,甚至指责……

    高履行只觉得胸膛里似乎有一把火被死死的压住,想要燃烧却烧不起来,想要扑灭却也无能为力。

    快要憋疯了……

    他就弄不明白了,分明是自己占着主动,为何房俊这厮一顿胡说八道胡搅蛮缠,却就将自己的部属都给离间了,将自己孤立起来?

    若是自己一意孤行继续拖延兵部的拨款,说不得这些官员就能造自己的反……

    早知道房俊会重回兵部担任兵部尚书,自己吃饱了撑的去招惹他?

    还不就是因为兵部这帮子家伙素来以房俊马首是瞻,自己以为房俊这回算是跌下去,三年五载的爬不起来,打算趁机出一口恶气,也让那些与房俊不对付的人都看一看,咱是怎么为你们大家伙出气的……

    高履行很后悔,但是这个时候就算是死挺着,也绝对不能当场答应立即拨款,那样子自己成了啥?

    恐怕立马成为整个长安官场的笑柄……

    忍着气,高履行咬着牙,两只眼睛快要冒火一般瞪着房俊,一字字道:“今日天时已晚,明日……最迟后日,所有拨款必将到位,房少保可还满意?”

    这等于是彻底低头,从此之后,高履行见到房俊就得绕着走,颜面无存呐。

    可他有什么办法?

    再任由房俊闹下去,这官司打到陛下面前,胜负暂且不论,民部官员对自己的意见可就大了去了,自己还如何以左侍郎的官职履行民部尚书的职责?

    为了官位,一切都得忍。

    风水轮流转,就不信你房俊始终落不到老子手里,抓不住你的把柄……

    然而他自以为退步了,但房俊却不干。

    当真以为你自己是个人物了,能让小爷兴师动众的杀上门来与你理论?

    今日不将你这只鸡的毛拔光了,如何能够吓唬得住那些打算拦阻小爷道路的猴子?

    房俊一身官袍,立在堂中看似随意,实则周身都散发着杀气,瞅着高履行冷笑道:“高侍郎是装糊涂呢,还是真糊涂?现在已经不是拨不拨款的事情了,而是本官怀疑你私通敌国、卖国求荣。你自己说说,咱们是去大理寺,还是直接去陛下面前说道说道?”

    高履行气得发狂,还未说话,民部的官员站不住了……

    “房少保,这就不必了吧?”

    “是呀是呀,拨款这件事,总体是咱们民部的过失,但也不能上升到叛国的高度,您说是吧?”

    “这样,咱们这就召集人手理清账目,下午就给钱款给您拨付过去,下官亲自监督,少一个铜钱,您唯我是问,如何?”

    ……

    民部官员七嘴八舌,意欲将房俊稳住,万万不能闹到大理寺,更不能闹到陛下面前,谁都知道房俊就是个棒槌,恣意妄为惯了的,什么事儿不敢干?指不定再生出什么幺蛾子。

    人家高履行既是皇帝的女婿,又是申国公世子,总归是不会有什么大事,万一皇帝这板子打下来,倒霉的可就是他们这些官员……

    高履行这个气呀!

    你们到底哪一头的?被人家三言两语就给吓唬得战战兢兢,这是要将自己给卖了呀!

    “不行!民部自有章程,这拨款说什么也得明日……后日才行!”

    他不能任由这些官员就将这件事给定下来,否则往后他还怎么在这民部衙门里发号施令?

    被架空了都……

    民部官员们顿时急了。

    “高侍郎,不必如此吧?”

    “咱们民部的确有章程,但也应当特事特办不是?”

    “说的是,眼下兵部急着用钱,攸关辽东兵马换装,咱们不能墨守成规啊!”

    “是极是极,高侍郎尽忠职守,但是也应当有所变通嘛……”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在权高履行别再闹了。

    这件事本就是你理亏,闹来闹去的却要将咱们都扯进来担责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高履行背景深厚,事后或者毫发无损,但吾等小门小户的,家中不知废了多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才疏通了眼下的职位,若是因为你为了泄私愤便将吾等的官职给弄丢了,咱们跟谁说理去?

    您就算是长官,可也不能太自私!

    房俊一脸冷笑,也不说话,就看着一大圈人围在高履行身边,叽叽喳喳的劝诫。

    崔敦礼就站在房俊身后,此刻衷心佩服……

    谁特么往后再敢在他面前说房俊是个棒槌,他就跟谁急!

    三言两语之间就将铁板一块的民部挑拨得窝里反,轻而易举的将高履行与其余官员分隔开来,甚至用不着房俊再多说,民部官员自己久逼着高履行赶紧给兵部拨款……

    这是棒槌能做做得出来的?

    太懂得人心了!

    字字如戈、句句如刀,谈笑之间将利益剖开来,揉碎了给民部官员们看,跟着高履行瞎胡搞,那可不仅仅是得罪了我这个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而是有担负着莫大责任的风险!

    不过是普通的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又有谁愿意跟着高履行一条道走到黑,一点便宜占不着,反而要背负一个虽然不大可能但理论上却的确存在的责任?

    关键是这个攸关东征成败的责任,谁也背负不起!

    高履行被数位平素恭谨有加的下属围着,你一言他一语的劝说,只觉得脑袋嗡嗡嗡像是钻进了无数的苍蝇,脑仁儿都疼,又羞又气又怒,终于忍受不住,猛地站起身,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案,暴怒道:“都给老子闭嘴!一个两个胆小怕事,既然害怕,那你们自己拿主意好了,莫要再烦本官!”

    言罢,一甩袍袖,转身走向后堂,扬长而去。

    只留下一众民部官员面面相觑,您是左侍郎,现在唐尚书在家养病,您就是民部最大的官儿,您这撂耙子一走,吾等如何是好?

    您这到底是同意了,还是同意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寒门状元官居一品锦衣春秋第三帝国山沟皇帝唐砖帝国吃相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