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天唐锦绣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集体叛变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集体叛变

    民部大唐陷入一阵寂静,众官员面面相觑。

    主官甩手离去,说是让大家自己拿主意,但是这个主意又岂是那么好拿的?谁在这个时候给民部拨款,事后就一定会遭到高履行的报复,都是官场上的老油子了,不愿意担负一个延误辽东军马换装的责任,可是谁又愿意担负得罪长官、违背长官意愿的责任?

    民部官员们心里将高履行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没担当,太缺德。

    可是心里骂归骂,眼前的局面却不得不予以解决。

    房俊丢下一句“某这就是去大理寺”,转身往外走,吓得民部官员齐齐上前阻拦,七手八脚的拽住房俊的衣袍,苦苦哀求:“房少保何必这么冲动?叛国之事,那是决计不会有的,就算是有某些人心怀叵测,但吾等可都是大唐赤胆忠心的官员,绝不会同流合污……”

    “就是就是,兵部扩充乃是头等大事,您别急,咱们坐下商议……”

    房俊将众人推开,整理一番衣袍,故作无奈道:“怎么商议?高侍郎极力扣押拨款,尔等身为下属无能为力,这个某都可以理解,亦不欲将尔等牵连在内,可某自己也很难,万一耽搁了辽东军马换装,陛下责怪,某得有多冤?这事儿啊,尔等解决不了,纵然尔等同意拨款,没有高侍郎这个民部最高官员用印画押,钱也拨付不出去,所以本官只能去大理寺告状,若大理寺不受理,那某就去承天门外叩阙!”

    “这这这……这如何使得?”

    “房少保,稍安勿躁!”

    民部官员死死拽着房俊不让走。

    这件事根本就是高履行不占理,一旦捅出去,遭受责罚的恐怕就不仅仅是高履行一个人了,整个民部怕是都要遭到牵连,不知道谁的乌纱帽就得被摘掉……

    有人眼睛一亮,提议道:“高侍郎固然不肯签字画押准许拨付钱款,但他也不是民部最高长官啊,这不是还有唐尚书么……”

    众人先是一愣,旋即大喜:“是极是极!唐尚书虽然在府中养病,却也非是不能处置公务,请他决断此事,不就行了?”

    民部尚书乃是唐俭,固然缠绵病榻,却也没有老糊涂,向他请示一番,由他签字画押就可以拨付款项。

    再者说,若是唐俭也不肯签字画押,那可就跟大家没关系了……

    你们一个尚书一个侍郎都拒绝拨款,到了最后还将责任瘫在咱们大伙儿身上,哪有那样的道理?

    “房少保,您且稍坐,吾等这就派人快马加鞭前去莒国公府上,请莒国公决断!”

    “是呀是呀,您好歹可怜可怜咱们这些做下属的,有些事情咱们固然看着不顺眼,却也没办法呀……”

    “给咱们一个机会,请房少保稍坐!”

    “书吏杂役呢?都死绝了么?还不速速给房少保沏茶,准备点心?”

    ……

    整个民部大堂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两个度支主事急匆匆带上文书跑出大堂,命人牵来马匹,连马车都不坐,便快马加鞭前往莒国公府。

    其余人等则簇拥着房俊坐上首位,端茶递水嘘寒问暖,阿谀之词滔滔如潮,希望能够将房俊给稳住,别犯了棒槌脾气非得要将这件事情弄大,搞得大家最后都跟着受牵连。

    房俊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茶杯,一副为难不已、无可奈何的模样:“大家都是同僚,某亦知诸位之不易,此番前来,亦非是想要找大家的麻烦,可是形势迫人,某亦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望诸位能够谅解。”

    “房少保您说得哪里话?咱们对您可都是敬佩得很,这件事也的确是咱们民部的疏漏,绝不敢埋怨房少保半句。”

    “整个长安城,谁不知房少保您最是义薄云天、胸襟如海?这等话您万勿再说,该抱歉的是咱们才对。”

    ……

    这也不算是吹捧。

    谁都房俊是个棒槌,是长安第一纨绔,平素脾气暴躁说打就拽,但是却极少对低级官员展示他显赫背景与地位,更别说是平民百姓了,如今关中百姓依旧将房俊视为清关,家中供奉房俊长生牌位的不计其数。

    说白了,房俊“纨绔”、“棒槌”的名声是通过怼那些身份更高、地位更高的人而获得的,你可以说他恣意妄为,但是绝不仗势欺人、以大欺小。

    “那行吧,为官不易,既要心系百姓,又要报效君王,还得尽忠职守、遵从上命,某亦不为难大家,就在此等候一会儿,待到莒国公那边传回来消息,再做定夺。”

    房俊被一众官员簇拥着安抚,展示了一番“宽宏大度”的气量。

    ……

    高履行怒气冲冲的拂袖离去,转身回到后堂,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书吏奉上茶水,却被他劈手打翻……

    娘咧!

    房俊此子阴险狡诈,太过可恶!

    居然三言两语之间便将所有民部官员都给策反了,站到了他这个左侍郎的对立面,将他给孤立起来。

    若是他一意孤行,怕是那些官员都能立马造反……

    大意了呀!

    自己千算万算,怎地就没有算到会有人从延误辽东军马换装,甚至影响东征成败这件事情上做文章,以之为突破口,非但怼的自己哑口无言,更将所有民部官员吓得心惊胆颤。

    前堂传来一阵喧嚣。

    高履行心中一紧,连忙问道:“前面发生何事?”

    有书吏赶紧出去探听,须臾返回,道:“回禀高侍郎,那房俊意欲前往大理寺,状告高侍郎您通敌叛国……”

    “这混账!”

    高履行大怒,又将桌案上的笔墨纸砚扫落在地。、

    他倒是不怕房俊状告自己通敌叛国,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更没有真凭实据,谁信?但是这件事一旦闹大,最后免不了要到陛下面前打官司,皆是民部官员齐齐发声供认此事乃是他高履行一人所为,且为了公报私仇,那么可以想见自己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必然一落千丈。

    连自己衙门里的属下都摆不平,那不是个酒囊饭袋么?

    这样的人能够什么出息?

    高履行又惊又怒。

    心里难免犹豫,若是没有自己的签字画押,这比钱款是肯定拨付不出去的,可若是自己签字画押,那岂不是虎头蛇尾、惹人耻笑?

    过了一会儿,喧嚣平息下去……

    高履行忍了忍,终究没忍住,又问道:“怎么没动静了?”

    书吏连忙又前往探听,不一会儿返回,小心翼翼道:“好教高侍郎得知,几位主事已经前往莒国公府,请求莒国公唐尚书判定此事,并且请莒国公签字画押,予以确认兵部钱款的拨付。”

    “娘咧!”

    高履行脸如猪肝,暴怒如狂,想要摔点什么,却发现身边空无一物,但是心中怒火难以宣泄,干脆一使劲儿,将身旁桌案给掀翻了,文书案牍散落一地,吓得书吏们战战兢兢,大气儿不敢出。

    这帮子混账东西,根本不将他这个左侍郎放在眼中啊!

    居然越过自己,去找唐俭批准拨付兵部的钱款……这万一唐俭予以同意了,自己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在民部待下去?

    这根本就是要将他高履行从民部衙门赶走,简直岂有此理!

    高履行不淡定了,也坐不下去,起身道:“给本官备车,本官要入宫!”

    他不能任由房俊这么瞎胡搞,最后搞得他声名狼藉、威望尽失,他得恶人先告状……呸呸呸,是先下手为强!

    书吏则一脸懵逼。

    当朝驸马就是牛啊,一言不合就入宫找陛下评理,咱们这些小喽啰一辈子怕是也见不上陛下几回……

    不敢怠慢,赶紧出去备车。

    ……

    房俊就在前堂坐着呢,高履行不欲让房俊知晓自己入宫,便带着一个书吏从侧门出了民部衙门,门外街上,一辆马车孤零零停在那里,左右无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寒门状元官居一品锦衣春秋第三帝国山沟皇帝唐砖帝国吃相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