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天唐锦绣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绑架?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绑架?

    房俊就在前堂坐着呢,高履行不欲让房俊知晓自己入宫,便带着一个书吏从侧门出了民部衙门,门外街上,一辆马车停在那里,左右无人,只有车夫坐在车辕上,先前他安排出来的书吏也不见踪影。

    “真特么一群废物,跑哪里去了?”高履行咒骂一声,愤愤然登上马车。

    他还想留下人盯着民部衙门这边,不过现在心腹都不见踪影,他急着入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想来唐俭素来与房俊交情不错,卖个面子是很正常的,用不了多久就会签署批准拨款的文书令函,盯着也没什么用。

    车辕上,车夫问了一句:“高侍郎,咱们去哪里?”

    高履行哼了一声,道:“入宫!”

    心中思忖,这些个手下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了,马车安排好了,居然事先都不通知去哪里?

    “喏!”

    车夫应了一声,举起鞭子在半空中挽了个鞭花,鞭梢发出“啪”的一生炸响,口中轻喝一声:“驾!”

    骏马迈腿前行,马蹄踩在皇城里的青石板路上,“嘚嘚”作响。

    马车内,高履行端坐在锦垫上,蹙眉沉思。

    说心里话,他对于房俊颇为忌惮,倒不是顾忌房俊胡诌八扯的什么投敌叛国之罪名,那根本就毫无证据,纵然房俊当真去大理寺告状,也无须理会,大唐不是前隋,不可能单凭谁的一句话就能将另一个帝婿、民部左侍郎治罪、下狱。

    他只是忌惮房俊的恣意妄为……

    整件事本就是自己刻意刁难,报复一下兵部那些官员之前对自己的诸般不敬,你们跟着房俊的时候老子奈何你们不得,如今房俊走了,老子就得让你们好看!

    可谁曾想房俊兜兜转转一大圈儿,最终又回了兵部,而且直接擢升兵部尚书?

    但是事情做下了,拨款卡住了,他也只能硬挺到底,否则自己威望何在、颜面何存?

    哦,只会跳软柿子捏,碰上房俊就怂了?

    那绝对不行……

    甚至于就在房俊冲进民部大堂的时候,高履行还笃信自己能够卡住房俊的脖子,钱在民部的库房里,又不是不给你拨付,只是流程总归要走一遍吧?任你房俊天大的能耐,规矩就是规矩,你也不可能将民部的规矩视若无物。

    但是房俊嚷嚷着要去陛下面前告状,那性质就不同了……

    到了陛下面前,什么规矩都没用,陛下看的是效率、是速度,是东征大计绝对不能够延误!

    你高履行不仅仅使得兵部扩充的速度放缓,而且影响到东征的成败,哪怕只有一分一毫的可能,那也不行。

    尤其是你自己挑起事儿,却又没有能力摆平,你这个民部左侍郎明显不称职……

    这是高履行绝对不能容忍的。

    坐在马车里,高履行思前想后,将待会儿见到陛下之后的说辞前前后后的推敲一遍,所有可能的错误都予以更改,通篇严谨合理,将房俊营造成一个桀骜不驯、视官场规则如无物,又仗势凌人的恶霸形象。

    总之一个宗旨:这件事并非民部不给拨款,而是程序尚未走完,房俊便等不及,大摇大摆跑到民部衙门咆哮公堂打击报复……

    房俊本就是这么一个棒槌,只要能够先入为主,非但自己的危机荡然无存,还能让房俊在陛下面前留下一个不识大体的印象。

    简直完美……

    高履行甚至在脑中勾划出待会儿抵达太极宫,见到皇帝的时候,要表露出一种愤怒、隐忍、压抑等等情绪糅合在一起的神情,甚至于在承天门外,就要让人感受到一股悲怆的意味……

    嗯?话说六部衙门就在皇城里,向北不远处就是承天门,怎地走了这么久?

    高履行喝问道:“怎么这么慢,还有多久抵达承天门?”

    外头车夫回道:“快了快了,马上就到!”

    高履行道:“速度快一点!”

    说着,随手撩开了车帘……

    嗯?

    这是什么地方?

    只见车窗外是一堵刷着红粉的墙壁,连忙掀开另一侧的车帘,入目亦是一模一样的墙壁……

    马车是在一处两侧都是红粉墙壁的夹道当中行驶。

    高履行自幼就在皇城长大,对于皇城之内的每一处地方都知之甚详、如观掌纹,却从不记得由民部衙门前往太极宫要经过什么夹道……都是笔直的道路,虽然不宽敞,但两侧都是林立的中枢衙门,何来这等夹道?

    也就只有将太常寺与太庙的后身,与皇城城墙毗邻的地方有这么一出地方……

    可是这是在皇城之南,承天门却是在皇城之北,完全是南辕北辙啊,车夫为何将车走到这里?

    他心中顿生疑窦,大喝道:“停车!汝这是欲去何处?”

    车夫不答,反而一挥鞭子,骏马加快速度向前行驶,车里的高履行大叫:“停车!停车!”

    车夫充耳不闻。

    高履行心知不妙,该不会是碰上了劫匪?

    心下无暇多想,他也是弓马娴熟的主儿,一提袍服,从车厢里一个鱼跃便从后窗跳了出去……

    蓬!

    狠狠的落在地上,因为惯性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未等他龇牙咧嘴的爬起来,几匹骏马从后边赶上来,马上骑士尽皆黑巾罩面,一言不发的从马背上翻身跃下,上前将高履行摁在地上。

    高履行魂飞魄散,挣扎呼叫。

    只是此处位于皇城最难端,紧邻皇城城墙,平素罕有人至,纵然他叫破了喉咙,却也无人理会。

    “尔等何人?无奈民部左侍郎,朝廷重臣,速速放了吾,否则满门抄斩……唔唔唔!”

    话说一半,口中就被塞了一块破布,高履行一阵干呕,鼻涕眼泪一起流下来,紧接着头上就被套了一个黑布带,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

    高履行心中惊恐悲凉,这难道就是市井之间时常传闻的“套麻袋”?

    紧接着,自己手脚也被用绳子紧紧的捆了起来……

    口不能言,手脚被绑,此刻的高履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唯有哽咽着求神拜佛保佑这些强人只是为了劫人求财,而非是报仇雪恨,不至于将他丢进护城河里喂鱼……

    慌乱绝望之中,听到有人说道:“就是这厮让咱们老大做了乌龟?”

    另有人瓮声瓮气道:“就是他,没错!”

    高履行在黑暗之中猜测,这人估计就是后来起码的蒙面骑士,面上罩着黑巾呢,所以说话不太清晰……

    “娘咧!这帮子纨绔子弟真特么该死!仗着自己有钱有权,就能肆意勾引良家少妇,坏人名节?”

    “话不能这么说,这帮家伙平素姬妾如云,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都腻了。偷别人家的婆娘却是一个新鲜事儿,有不少纨绔子弟就是这样,不喜欢如花似玉的闺女,就愿意祸害有妇之夫……”

    被套在黑布套里的高履行拼命挣扎,却说不出话,心里觉得自己快要冤死了——老子是堂堂申国公世子,当朝驸马,府中美婢如云,何曾做过偷人婆娘那等缺德事?

    老子是个好人!

    然而他被嘟着嘴,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反而因此招来狠狠的几脚,踹得他肋骨生疼,听得有人狠狠骂道:“老实点,再不老实,信不信耶耶弄死你?”

    高履行忍着疼,果断闭嘴。

    好汉不吃眼前亏,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帮暴徒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能够在民部将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绑架出来,底细绝对不一般,万一横下心来杀人灭口……

    高履行打了个寒颤。

    再然后,他就觉得自己被抬了起来,估计是放在马背上,接着马蹄声响,自己的身子起起伏伏晃悠得七晕八素,不知过了多久,好不容易身下的骏马停住脚步,身子一轻,又被人给抬了起来。

    耳中听着脚步声响,也不知道这些人将他弄到何处,晕晕乎乎之间鼻中嗅着一阵阵脂粉香气,继而身子一沉,好似被人丢进了一堆软软的云彩里……

    再然后脚步窸窸窣窣,所有人好像都退走了,将他一个人丢下。

    高履行松了口气,看来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那些暴徒大抵是去自家府中报信,让申国公府准备酬金吧?

    只要是冲着钱来的就好,要钱的人就不至于伤他的性命,与申国公府联络的过程中难免露出马脚被盯上,至不济赔了钱财了事,自己性命无虞。

    人处在黑暗之中,目不能视物,嗅觉、听觉便格外敏锐。

    高履行嗅着脂粉香气,耳中隐隐约约听到一阵轻柔的呼吸,心中生疑,难不成附近还有人?

    就在这时,脑袋挨了重重一击,整个人顿时晕晕乎乎丧失了知觉。

    就在只觉彻底消失之前,他隐约觉得自己的衣服被人脱下,皮肤露在空气之中,格外的清凉,很爽……

    :。:


同类推荐: 寒门状元官居一品锦衣春秋第三帝国山沟皇帝唐砖帝国吃相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