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希灵帝国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启程,去那最初之地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启程,去那最初之地

    这里是位于帝国区边境的一座星港,也是边境星港中规模最大的一座。

    帝国上将号以及皇家舰队正在接受整备,那些规模巨大的星舰被力场光束固定在星港长桥尽头,大量流萤一般的光点在星舰和港口之间川流不息,它们是工程船和自律机械,其任务是将各种改装、外接设备添加到飞船上,并对这些额外装置进行最后一次测试。如此大规模的整备和临时改造是罕见的,战时都难以见到这种场面,但这种改造很有必要——因为我们要面对的是比战场还变化莫测的地方。

    皇家舰队将启程前往虚空白区,而且是远超探索记录的、从未有人涉足过的虚空白区,一股毁灭的浪潮正在那里涌动,这股毁灭浪潮的本体不明,威力不明,机理不明,甚至推进速度和具体范围都不明,我们可能一头扎进数百万个宇宙的殉爆中,也可能迎面撞上深渊之门,因此必须提前做好一切准备。虚空生物的保驾护航并不是万能的,真正万能的东西永远是毫不放松的谨慎心态。

    我和珊多拉等人在星港的上层平台上看着太空中的忙碌场面,塔维尔的质量投影则在旁边汇报着工作:“……所有改装件都已经安装完毕,现在正进行最后的测试工作,改造方向主要是提升了飞船在虚空中的跳跃速度,以及各种电子战斗舰的雷达感应强度,我们不太确定毁灭浪潮是不是能对帝国舰队造成威胁,甚至不确定它具体是什么形式,所以‘把眼睛擦亮’更管用。理论上是这样。”

    “嗯。”我略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脑海中又回想起前些天听到的情报:

    有一股毁灭浪潮正在距离帝国区极远的地方肆虐,这股浪潮具体是什么东西还说不明白,它很可能压根没有本体,而仅仅是一系列事件组成的“事实性存在”,这股浪潮导致虚空三神界(如今的影子空间被称作希灵神界毫无问题)一定距离之外的世界大批量死亡。而且死状根本没有规律。深渊希灵猜测这就是大灾变迫近的又一个先兆,而且极有可能是最后一个预兆——毕竟它已经上升到直接导致末日的程度了,再接下来恐怕不会有什么别的“警示”,直接就是大灾变。

    虚空生物的力量庇护了非常多的世界(庇护范围超过我们之前所知的虚空区域),但这种庇护仍然有极限,而且非常不幸的是……故乡世界距离我们太过遥远,它在庇护范围之外。

    现在我们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就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排除式检查,故乡世界的大致坐标已经被确定下来,目前只有三个疑似坐标,而且“它们”都还在一个“方向”上,只要一次远航就必然能找到它;坏消息是这三个坐标都位于史无前例的遥远之处,远离了虚空生物的庇护范围。很可能已经卷入那毁灭浪潮。

    但愿它这次仍然能幸存,否则……可就不只是希灵使徒感情上无法接受的问题了,故乡世界是架桥的最大指望,它已经不再是希灵使徒一族的问题,而事关整个虚空。

    在一次紧急会议之后,我们决定不再派探索队,而是直接连军团带工程队拖一波过去。反正其它的坐标都已经被排查干净,现在故乡世界的位置可以说是确信无疑,用不着什么探查了。我和珊多拉等人会亲率皇家舰队前往故乡世界,随舰队一起出行的还有充足的工程队伍、神族专家、量产主机,另外我们还带上了刚刚被修复起来的启动端,那东西现在就在我们身后悬停着,熄火状态下的启动端看起来像个橘黄色的光团,比当初充能完成时的白色新星要小了很多。

    那个古老的启动端核心就在它内部。以低功耗休眠运行,整个系统工作状态异常良好,这算是所有坏消息中唯一的好消息——两岸制造的零件兼容情况不错,对岸制造的启动端质量也不错。

    “到目的地之后就立刻准备架桥,对岸那边已经做好安排,他们的启动端随时可以上线,只等着咱们这边就位。”珊多拉扭头看了一眼光芒黯淡的启动端,深邃的海蓝色眸子中带着十足的沉稳坚定,“这是一次需要快马加鞭的计划,只要故乡世界还在。就立刻开始行动。”

    “放心吧,一定还在,”我想起了家里某个穿梭时空过来的熊孩子,“熊孩子不是都说了么,她小时候就经常去故乡世界玩的。”

    “她昨天也说了,虚空大灾变可能打破很多既定事实,虚空生物的行动成功率也会改变既定事实,所以她也不敢确定未来一定百分之百按着她的记忆来,”珊多拉皱皱眉,“所有跟虚空生物相关的东西都是无法‘命中注定’的,我们要做好找不到故乡世界的准备,更要做好架桥失败的准备。”

    我张了张嘴,半晌才苦笑着摇摇头:“啧啧,这么一说我压力好大,好像整个虚空的命脉都压在自己身上似的……都说‘命中注定’不是什么好话,可我这时候是真希望自己的命可以被什么东西注定一下啊,起码不用自己这么费劲巴拉开拓未来了。”

    另一旁正忙于研究数据终端怎么用的冰蒂斯闻言扭头看了我一眼,低头叹气:“唉……你们全族果然都这样,前天去神界汇报工作的时候父神也说了跟你一模一样的话。我说你们身为虚空总扛把子就不能有点担待?起码消极怠工也别当着大家的面啊,都指望着你们呢!”

    我撇撇嘴,明智地转移了话题:“现在倒是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我开大挂掉读条复活的那七万年肯定也开着被动光环,咱们探测到白区里那些被‘先兆’毁灭的世界都是几十年前完蛋的,那时候我还没在地球上出生呢,这么想想我还挺厉害哈……”

    “那是,妾身看上的男人怎么能不厉害,”冰蒂斯顿时特别得意地一甩头,“死了都能辟邪岂是开玩笑的?别说坟头了,哪怕剩下张遗照估计都可以驱敌百里……”

    冰姐一开口照样是举座皆惊,我以几乎要吃人的眼神看着这个女流氓……但她就当没看见。我上下打量了半天确认这家伙丝毫没有恶意。非但没有恶意,她脸上带着的那还是彻头彻尾真真正正的自豪神采,看过来的眼神也是带着好感的。我敢保证她说这些话时用的就是“老娘的老公可厉害啦”这样的心态,但女流氓说话这含沙量果然还是扛不住啊叮了个当的!

    她这辈子真不打算学学一个正常姑娘该怎么活么?

    而且冰蒂斯似乎一点都没就此打住的意思,注意到我看过去,她反而更来劲了:“诶,陈。说起来你这个死后读条复活的设定真挺厉害的啊,妾身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你这么适合当老公呢——妾身这辈子不用担心守寡诶……”

    所有人终于忍无可忍:“闭嘴!”

    冰蒂斯缩缩脖子不吭声了,姐姐大人则想起另一件事来:“阿俊,你这样离开帝国区会不会有问题?那个奇奇怪怪的毁灭浪潮会不会在你离开帝国区的时候涌过来?”

    姐姐担心这个也很正常,根据几个探索队带回来的情报,宇宙集体死亡的区域是和影子空间、星域、休伦神界相隔遥远并且距离相等的地方。如果把这三个有虚空生物坐镇的区域视作圆球(当然虚空里是没这个形状概念的,这里只是举例说明),那么现在虚空这一侧就存在着三个大小相等的球形安全区(其中帝国区和星域安全区存在部分重叠),球心是我和星臣还有希拉姐我们仨,球外就是一片片的废墟。这种明显至极的现象让人免不了把安全区和虚空生物本身直接联系起来,从而将我们仨视为一种避雷针一般的存在……这比喻糙了点,但绝对贴切。

    而这次我打算和皇家舰队一起出发。就相当于避雷针要跑,自然得担心一下帝国区会不会被那毁灭浪潮趁虚而入——出发前我们对这事也确实分析研究了挺久来着。

    不过结论是没事:我们有替补。

    晓雪现在已经被摁在家里不准出门了,虽然她只能算半个虚空生物,但信息扰动力这种东西说起来真的很玄乎,只要沾边立马就效果无限,所以我们觉得晓雪在家里也能起到避雷针的作用。

    当然这个替补能有多大效果还是说不好的,真正让我觉得不必担心的还是另外一点:希拉成天追着星臣满虚空跑,这几十年也没闲着。休伦神界不照样没出事么?

    而且这些年我自己也往远疆甚至白区跑过好几次,中间都没发现有毁灭浪潮涌过来,这足以说明“避雷针”的暂时离开是没危险的。星臣和希拉着急忙慌回神界最多的还是以防万一,但实际上我们猜测虚空生物的庇护效果应该类似一个“领地”而不是一个随身移动的光环,所以这次我离开帝国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再加上帝国技术在这儿摆着,即便边境地区真发生世界末日也没多大问题,顶多就是多搞几次组团搬家——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帝国就已经不怕世界末日了。

    相比起这个,故乡世界显得更加重要——假如它还没被这股毁灭浪潮摧毁的话,那我就更要赶紧过去把它保护起来了。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技术方面帮不上什么忙。这次帝**大部队过去主要目的是为了架桥,而我跟过去当然不是做技术顾问的,我的任务就是在架桥期间保证故乡世界的安全。这活计似乎很简单,只要自己往那一站就行,没技术含量的东西咱最擅长了。

    所以有句话说的很对:虚空生物整天活的跟个光环发射器似的……虽然是句调侃,但真相啊!

    “姐,你就放心吧,”我对姐姐点点头,“别忘了出发前咱们可是好好论证过,没问题。”

    姐姐嗯了一声,转头看着太空中的工作场面出神起来,而我则环视四周:家里人基本上都在这儿了,这次在首府世界看家的也就安薇娜和晓雪,还有狐狸保姆娃娃头等到了现场也只能捣乱的家伙。小乌鸦现在正蹲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平台上跟林雪聊天,虽然她也算娃娃头之一(年龄上),但这次她也要跟着出门。因为她的能力很有用,而且不管怎么说……这只傻鸟比其他几个熊孩子靠谱多了。

    这说起来也够有意思的,小乌鸦应该算是家中孩子比较小的一个,她从蛋里孵出来至今满打满算也就两岁左右,两岁的孩子啊——竟然成了一帮熊孩子中最靠谱的!虽然她有认知问题,脑子也不好使,经常搞怪。而且老是改不了蹲在椅子上吃饭、把床撕碎之后盘成窝、孵蛋、打鸣等一大堆毛病,但除此之外她以最快的速度掌握了自己能力,学会了怎么用自己的虚空穿梭来做事,懂得怎么在战场上生存(打不过就跑),甚至现在已经能独立完成一些军部任务了,她能一个人跑到白区去收集情报。还能处理好自己名下的教会(这个最神奇!),等我意识到的时候这只小乌鸦已经俨然成长起来!

    真是没想到啊,这只傻鸟竟然是家里最大的天才儿童,应该说不愧是野禽么,她貌似还保留着孵出来后迅速成长的种族天赋……

    “还有几分钟就要登舰了,”深渊希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样子你们都准备好了?”

    我扭头一看。发现这个推着箱子的姑娘正一脸菜色:虽然她的生命形式并不需要通过脸色来表现什么心情,但她还是会让自己的交互界面看的更接近现实生物,据说是为了增强交流效果。看着深渊希灵这样,我忍不住眉毛一抖:“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喜欢没有确定性和无法计算的东西,”深渊希灵耸耸肩,“这次行动就是这样。我们要寄希望于故乡世界能从毁灭浪潮中幸存,而这完全依赖于‘运气’,这感觉太糟糕了。”

    “啊哈。大家都一样,不过没你这么严重,”我仰天打个哈哈,“其实我对故乡世界倒是挺有信心的,当年的深渊开门抗住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也抗住了,怎么可能就赶在这最后一哆嗦的时候倒下?而且探索队不是都说了么。有毁灭浪潮的地方并不是所有宇宙都会完蛋,只是世界末日比其他地方更密集罢了,目前仍然存活的世界还是相当多的,事情得往好的方向多想想。”

    深渊希灵叹了口气。微微低头:“好吧,既然是父亲的建议,我试着照办。不过这跟我的逻辑模式还是不太兼容,你们现实生物真奇怪。”

    我挠挠脸:“这干现实生物什么事?我只是比较乐观罢了。”

    这时候珊多拉过来打断了我和深渊希灵的交谈:“闲话等到船上再说吧,准备登舰。”

    此刻最后一艘飞船的整备和检查已经完成,所有舰队成员开始按次序通过传送装置登上各自的战舰。这支舰队责任重大,可以说它承载着整个虚空的未来——起码是我们“这一侧”整个虚空的未来,因此它的一举一动都将无比瞩目。

    宏世界所有的帝国哨站,每一个眷族的领地,帝国的每一个直辖区,甚至还有神界和神族统治下的凡人世界,一切知晓帝国的地方,都有无数人在关注着这支舰队的起航。星际商人的全息投影上,大奥术师的水晶球里,还有每一个平民、佣兵、信徒、审查官面前的显示设备中,都在转播着皇家舰队的情况。即使不能亲眼看到有多少人在关注这件事,我也可以想象到自己所处的这支舰队正在成为一个怎样的焦点——毫无疑问它将成为虚空有史以来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也将成为所有跨世界文明关注度最高的一次盛况。

    这并不是什么机密行动,所以有无数人可以看到皇家舰队启程的一幕——不过其实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我们是要去干什么,毕竟虚空大灾变的消息还没公布给所有普通人(这是为了防止恐慌),我们这次行动对民间的说法只是希灵使徒寻找故乡而已。但即便只能看个热闹,也足够宏世界的民众们激动万分了:帝国公开播送如此规模宏大的舰队起航盛况可是不多见的。

    在帝国上将号的指令大厅里,看着那不断上涨的数据流,我心潮澎湃:“理论上除非父神和休伦王隔天宣布结婚,或者星臣跟索瓦雷宣布搞基,否则是很难再创造出跟今天差不多的收视率了……”

    冰蒂斯在旁边坐着,听到我的话她也很心潮澎湃,当场一脚踢过来:“这都tmd要出发了你还抓着最后这点时间扯淡呢?而且怎么说父神也是你二哥吧,这么编排自己为数不多的族人真没问题?”

    我嘿嘿一笑:“你敢回去查查你们神族姑娘手里人均多少本以父神和索瓦雷为主角的民间小故事么?”

    冰蒂斯脸色一僵,整个人都不好了:“……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连这个女流氓都有看不过去的事儿,可见确实是世风日下。

    然后就跟平常一样,林雪兴致勃勃地上来凑热闹说一些更重口味的冷笑话,浅浅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地瞎掺合,珊多拉摇头苦笑,姐姐最后镇压,小乌鸦不明所以全程乱叫……

    就在这样日常的气氛中,舰队轰然起航。

    启程,去那最初之地。

    (希灵帝国的同人广播剧已经出来了,来自十分有节操幽光配音社,可以去贴吧或者b站搜索相关消息。)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位面电梯黑暗王者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诸界末日在线电影的世界黎明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