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嫡女重生记章节目录 玉熙番外 31

章节目录 玉熙番外 31

    兰家人见鸿琅亲自来迎亲,就知道他不在意外面那些传闻了。

    因为身份的原因,哪怕兰家有不少出口成章的大才子,可却没人敢刁难鸿琅。

    顺利接到新娘子,用红绸牵着人到外面跟父母拜别。行礼的时候,兰若行的是跪礼,鸿琅只是鞠了三躬。他是太孙,未来的一国之君,除了启浩与玉熙三人外,他只跪天跟地了。

    拜完天地,鸿琅牵着兰若的手去了婚房。发现兰若的手很湿,鸿琅轻声说道:“不用紧张,有我在呢!”

    “嗯。”也幸亏鸿琅只有习武,若不然这蚊子似的声音还真听不到了。

    揭开盖头看着貌若天仙的兰若,鸿琅眼中也不由地闪现过一抹惊艳。

    也没人敢闹洞房,喝完合衾酒后鸿琅就出去了。没一会,从外面走进来六个妇人。

    珀哥儿跟鸿琅关系好,所以陈慕青得了个差事,今日给兰若介绍了到场的人身份。

    云跟云旭这一代嫡子十个,到了珀哥儿这一代嫡出的有三十多个。若是都来,这新房都挤不下了。所以这次到新房的,都是与鸿琅关系不错的。

    介绍完众人的身份,陈慕青又跟兰若说笑了几句,她就带了几位妯娌离开了。

    兰若的丫鬟紫嫣说道:“都说太孙跟佑王世子亲如兄弟,如今看来果真不假。”

    “太孙跟佑王世子自幼一起长大,这情分自是别人比不上的。”哪怕同胞兄弟,若是没相处很难亲近的。

    紫嫣有些奇怪地说道:“姑娘,刚才来的六人里,没有康王妃。”康王可是太孙的胞兄,作为嫡亲的大嫂大婚竟然没现身,委实说不过去。

    而且论理,像今日这种情况也该是康王妃来给兰若介绍众人的。

    “可能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吧!”康王妃为人非常低调,除了皇室中人举办的宴会,勋贵跟重臣等举办的宴会她很少参加。不过,兰若见过她两次,对康王妃的印象就是对方很温顺。

    紫嫣想想也是。若不是特殊情况,康王妃应该不会不出席。若不然,扫的可是太孙的脸面。

    正说着话,就听到丫鬟说厨房那边送了面来。

    原本兰若还很高兴,毕竟早上不敢吃太多东西如今饿得不行。结果看到端上来的是牛肉面,顿时就没胃口了。

    兰家传世数百年,吃穿用度非常讲究。不一定要穿锦衣吃山珍海味,但一定穿得得体吃得精致。另外还有一点不为人所知,那就是兰若不吃牛肉。

    等听到这牛肉面是陈慕青让人送来的,兰若一脸笑意地说道:“我现在还不饿,你放桌子上吧!”

    等婆子走后,紫嫣面色不善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竟如此大胆,送这样的吃食过来。”这肯定不是佑王世子妃授意的,就不知道是何人胆大妄为了。

    兰若淡淡地说道::“许是厨房弄错了。”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刚嫁过来不宜为这点小事起冲突。,

    紫嫣轻声道:“姑娘,把这面倒到马桶里去吧!”

    兰若却是摇头道:“将它放在桌子上吧!对了,从今天开始你得改口叫我太孙妃。”从踏进东宫的大门,她就是云家的人了。再称她为姑娘,就不合适了。

    紫嫣点了点头,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两块枣泥糕道:“姑娘,你先吃这个垫垫肚子吧!”这个东西,原本是为她自己准备的。

    就如兰若所想的那般,康王妃是生病才没出现在婚宴上。而馨月因为是和离,也不宜参加婚礼。所以,鸿琅才请了陈慕青来帮忙。

    厨房里给兰若送了一碗牛肉面,两刻钟以后陈慕青就知道了。

    若是在佑王府,下面的婆子丫鬟要敢阴奉阳违,她肯定罚一顿后就撵出去。可这里是东宫,哪怕明知道这里面有猫腻陈慕青也不好多说什么。她只是叫了心腹丫鬟翠环,让其去厨房再做一碗清汤面送过去。

    防备中间再出岔子。陈慕青让翠环将清汤面亲自送去新房。

    看到清汤面的时候,兰若有些诧异。不过,面上却是不显:“世子妃有心了。”

    翠环笑着道:“娘娘,说起来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传错了话,让厨房的人误以为是太孙要吃面,所以厨房才做了牛肉面送来。”

    兰若有些讶异:“太孙喜欢吃牛肉面?”到现在,她也不知道鸿琅喜欢吃什么。倒不是兰若不上心,而是这些事东宫的人不会透露出去的。

    翠环笑着道:“是啊!太孙跟我家世子都喜欢吃牛肉面。”鸿琅跟珀哥儿其实是受了云擎的影响,因为云擎就非常喜欢吃牛肉面,特别是卤牛肉面。不过,上了年岁玉熙不准他多吃。

    送走了翠环,紫嫣有些疑惑地说道:“主子,这位姐姐为何要说这话了?”佑王世子妃管着佑王府的庶务,作为心腹肯定也是八面玲珑的人,怎么可能连话都传不来。

    “应该是猜测到什么不想掺和进来,所以就用这个法子息事宁人。”只希望,不是她所想的那般。

    若不然,将来就没舒心日子过了。

    天黑以后,鸿琅就回来了。一进新房,就见兰若安安静静地坐在新床上。

    坐到兰若身边,鸿琅问道:“吃过东西没有?”

    兰若笑着道:“吃了,佑王世子妃特意让贴身丫鬟送了一碗清汤面来。”至于那碗牛肉面兰若没准备说。若是鸿琅明日知道,表明他完全将东宫掌控在手。若不知道,表明在东宫也有他顾及不到的地方。真有不足,她以后将这些漏洞填补好就是。

    握着兰若的手,鸿琅柔声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安歇吧!”

    想着珀哥儿给他的画册,鸿琅就一阵躁意。因为玉熙说男孩子不能过早泄了精元,所以到现在他还是童子鸡一只。

    与此同时,陈慕青也与珀哥儿说了今日新房发生的事。

    珀哥儿摇头说道:“应该不是太妃。”哪怕周淑慎不喜欢兰若,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太低劣了。

    陈慕青道:“我也相信这不是太妃所为,我猜测很可能是下面的人擅作主张,以此来讨好太妃。”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慕青想着男人的心思没那么细,轻声说道:“若是我没猜错,太妃是相信之前的那些传闻,所以不喜太孙妃了。而她身边的人,见太妃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就特意弄这么一出来给太孙妃添堵。”

    珀哥儿脸色有些不好看:“刁奴。”

    陈慕青倒是笑了下说道:“东宫没个女主人,有些乱。如今太孙妃嫁过来,我相信很快就能井然有序不会再出这样的岔子了。”哪怕周淑慎是太孙的亲母,可她住在康王府。而兰若,如今才是东宫名正言顺的女主人。等兰若站稳脚跟,到时候轻而易举就能惩治下面的刁奴。

    珀哥儿皱着眉头说道:“太妃这般不喜欢太孙妃,怕以后东宫不会清净了。”婆媳不和,一不小心就得闹得内宅不宁。这对太孙来说,并不是好事。

    “太妃又没住东宫,现下两人应该能和平相处。只是将来,就不好说了。”等太孙登基为帝,婆媳共处一个屋檐之下,那时候肯定矛盾多多了。

    “若如此,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等鸿琅当了皇帝,婆媳两人斗成乌鸡眼都无妨。现下却不成,两人若是起矛盾被人钻了空子,可能会给太孙招来杀身之祸。

    不是珀哥儿杞人忧天,而是经得太多的暗害让他都有了心理阴影。

    第二日天还没亮,兰若就起床了。梳洗好后,天已经亮了。

    玉熙刚打完拳,就见启浩从外面走了进来,笑道:“这么早就过来了?”

    启浩笑着道:“不早了,娘你的拳都打完了。”他娘真是太有毅力了,除非生病日日坚持打拳。可他,却总因为各种事给耽搁没能日日坚持。

    说完,启浩问道:“阿佑呢?”

    启佑刚穿好衣裳走出来,听到这话问道:“大哥,你叫我做什么?”

    玉熙看着他睡眼惺忪的模样:“鸿琅跟他媳妇要来了,你赶紧去洗漱。”说完,她也进了屋。

    刚洗漱完,就听到冰梅说鸿琅跟兰若两人过来了。

    男的丰神如玉,一个貌若天仙,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玉熙见了两人,心情不由大好。

    启佑忍不住赞叹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在两人行礼的时候,玉熙笑眯眯地说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们要珍惜这缘分。”

    冰梅端了一个红木托盘过来,上面放着一对羊脂玉手镯。

    玉熙笑着说道:“这对手镯,是你曾祖父特意请人为我做的,也是他送我的第一份礼物。我希望你们夫妻以后也能像我与你们曾祖父一样,一辈子恩恩爱爱。”

    兰若拿着手镯,很是感动地说道:“谢谢曾祖母。”东西不算特别贵重,但寓意却非常好。

    接下来,两人给启浩见礼。

    启浩朝着兰若说道:“希望你能早日为云家开枝散叶。”

    兰若顿觉亚历山大。

    鸿琅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笑着应道:“皇祖父放心,我会努力的,早日让您跟祖母抱上曾孙玄孙的。”

    启佑道:“冲你们两人这样貌,孩子肯定粉雕玉琢漂亮得不行了。”

    玉熙笑骂道:“你这说得不是废话吗?。”父母长得这般好,孩子肯定好看了。

    启浩给了一大堆的赏赐,直接让人送去东宫,都没过两人的手。

    晚辈成亲,启佑都是给的红包,这次也不例外。按照他说的,拿钱让他们买喜欢的东西,对方高兴他也不用费脑子。

    玉熙笑着道:“时候也不早了,你带了若去康王府给你娘见礼吧!”

    在去康王府的路上,兰若小心地问道:“殿下,为何今日慈宁宫只曾祖母跟皇祖父跟小叔祖呢?二叔祖跟三叔祖他们呢?”正常来说,今日众位长辈应该都到齐了才是。

    鸿琅笑着道:“曾祖母说家里人太多了,都叫来怕你记不住。等你回门后,我再带你去各府见伯祖父他们。”

    见玉熙如此体贴,兰若很感动。要是她婆婆能有太后一半的慈爱,她都不用为此忧心了。

    随后,夫妻两人出宫去了康王府给周淑慎见礼。

    此时,馨月也在。

    周淑慎接了茶,朝着兰若说了与启浩一样的话:“早些为云家开枝散叶。”

    说完就让丫鬟将见面礼拿出来,一整套的祖母绿头面给了兰若。

    馨月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套头面很贵重也很难买得到,可问题是一般只有上了年岁的人才佩戴这种首饰。像兰若这年龄,并不适合戴这首饰。

    兰若双手接了东西,一脸笑意地说道:“谢谢母妃。”

    接下来,两人给康王夫妻两人见礼。因为是平辈只需福个礼就成,并不需要跪拜。

    接下来,就是馨月了。

    馨月笑着道:“弟妹,当年在封家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特别亲切。没想到,我们竟然还有这样的缘分。”

    在兰若的记忆之中,馨月是个沉默寡言不怎么合群的人。没想到,两三年没见仿若变了个人。

    以前的馨月,确实腼腆又有些怯弱。不过自管着慈幼院后跟人打交道多了,性子也渐渐开朗起来了。对于她的变化,鸿琅是乐见其成的。

    周淑慎问道:“用过早膳没有?”

    鸿琅摇头说道:“没有。曾祖母说,让我们过来陪母妃用早膳。”

    周淑慎朝着翠屏说道:“让人摆膳。”

    作为新嫁娘,过门都是要立规矩的。所以,兰若很直觉地站在周淑慎右边,准备为她布菜。不过等见到康王妃也站在周淑慎旁边,她就有些吃惊了。康王妃嫁过来这么多年,婆婆竟然还在让她立规矩。心里诧异,但兰若面上却是不显。

    嫁过来之前,兰若就让人打听了周淑慎的喜好。所以给她夹的菜,都很合其意。

    周淑慎快吃完了,才让兰若与康王妃两人坐下吃。

    兰若自小到大就没吃过别人剩下的饭菜,倒是没想到嫁到夫家的第一天就破了例。不过,嫁了人自然不能跟在自个家比。

    见兰若神色自若地坐下吃东西,周淑慎心里舒坦多了。


同类推荐: 婚如冬阳帝凰之神医弃妃嫡女重生记神医嫡女炮灰攻略庶女攻略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极品女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