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外景罗天,梵家三祖,用间反间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外景罗天,梵家三祖,用间反间

    “无劫,你真的已经下定决心了吗?”梵家老祖宗叹息道:“你是我们梵家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子弟,日后必有证道大罗的希望,何必闯那九死一生的归墟冥地?”

    另一位梵家辈分稍微小一点的老祖道君也劝说道:“是啊!无劫……再说归墟冥地只是一个猜想,诸天万界从未有人见过那处秘境,比起传说中先天灵宝的诞生之地分宝岩秘境还要虚无缥缈,进去归墟寻找冥地的道君,从未有人出来过,这是一处十死无生之地啊!”

    梵天君抬起头来,凝重道:“敢问三位老祖宗为何给我取名为‘无劫’?”

    梵家老祖宗叹息一声:“因为我们希望你无灾无劫,平安一生……”

    “只有大罗才能无灾无劫,不成大罗终为蝼蚁,老祖宗给我取名无劫,难道是希望我苟且一生吗?大罗之境,一切永恒自在,无灾无劫。无劫便是大罗,无劫就是超脱一切灾劫铐制,永恒自在……万年之前无劫从混沌奇石中刨得那枚金色碎片,却因为诸天道君所逼,不幸失落。但也因祸得福,触摸到了一丝混沌气息。”

    “我凝结先天时光道种,本以为只需找到一枚混沌孕育之物,便能锁定混沌时代,将道种种在混沌之中,证道大罗。”

    “岂料,窥见那枚因为混沌神魔之间相互厮杀而诞生的奇石气机才发现……混沌之中根本没有物质,一切混沌物质都是在混沌破碎的时候诞生的,所以我即便获得混沌物质,也只能追溯到混沌破碎的时代,那个混沌神魔相互弑杀的惨烈时代,根本不可能种道混沌之中,证道大罗!”

    “孩儿的证道之路……断了!”梵天君黯然道。

    梵家三位道君老祖宗忍不住摇头叹息……这也是他们最遗憾的地方了,先天宙光大道根本无法合相反道种,因为确定为相反道种的先天宇空大道已经被某位先天神祇占据,虽然道种的相反大道不止一条,但先天道种的相反大道必为先天大道,但现在宙光大道是唯一一条空出来的先天大道……梵天君天纵之才,却也因此太过天才,凝结了先天道种而自断了道途。

    原本梵天君以为借助先天宙光大道的特性,能绕过相反道种法而证道。

    三位老祖宗推演他的想法,也确实可行……通过不断以先天之物打磨大道,道种渐渐成熟掌握宙光真水,然后定位混沌时代的坐标,逆时间长河而上,将道种种在混沌中……这是和后天道种种在后天,合道天地,反溯时空起源的做法完全相反的一条道路。

    种道混沌,直接合道先天,证道大罗。

    但万万没有想到,这条道路却卡在了最不起眼的一步……定位混沌时代,本以为凝结先天时光道种子,掌握宙光大道,定位一个过去的时间点还不是轻而易举,岂料混沌之中虽然已经存在时间,但其宙光变幻莫测,根本没有一定之规。

    难怪有言说:混沌之中不纪年。

    因为混沌之中,就连宙光也是混沌的,莫测的,无定的。

    梵天君根本无法锁定混沌中的时间坐标,因为混沌中的时间经过了混沌算法的加密。更要命的是,原本梵天君设想的捷径……不必等待先天道种成熟,寻找到一件混沌物质,便能借助它的时间线,锁定混沌时间坐标。

    但经过万年前的那一场巨变,梵无劫才发现——混沌之中根本没有物质。

    混沌之中只有混沌神魔,也只能通过混沌神魔锁定混沌的时间坐标,但所有混沌神魔都在开天辟地的过程中死绝了。

    梵无劫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先天灵宝之上……

    后来托了一位老祖宗的人情去问,才知道,先天灵宝不是混沌灵宝,混沌之时先天灵宝都在紫霄宫分宝岩上,根本没有经历过混沌时代。

    于是梵天君最后绝望了!

    “如今唯一的希望,便是大罗外景……传说诸天万界有一处所在,名为大罗天,乃是一切永恒自在,时光不易的天境,大罗天可向内求,通过黄庭内景之道,堪破之所识的大罗天,将道果寄托其中,证道大罗。”

    “也可以向外求,找到具有大罗天性质的大罗之地,在那里证道。”

    “所以你认为你找到了大罗之地?”梵家三祖皱眉道:“胡闹!”

    梵天君叩首道:“三祖……如果这世间还有人能找到大罗之地,除我之外,别无可能,不要忘了大罗天最显著的特征是什么!”

    梵家二祖微微一愣和老祖宗对视一眼,沉声道:“时光不易……无劫,你果然是最有可能找到大罗之地的道君!”

    “大罗之地,紫霄宫或许是一处,但自从洪荒破碎之后,紫霄宫便隐匿无踪,再未出世,太过虚无飘渺了。我也无处可寻……但归墟可是自古就存在,如今还能找到的洪荒遗迹。而且无劫打磨道种圆满之后,便能感应无处不在的宙光真水,甚至延缓宙光对我性命的侵蚀,延寿十纪。宙光真水无处不在,无劫感应到,诸天万界之中,唯有一处,能隔绝宙光真水的侵蚀!”

    “归墟冥地!”梵家老祖宗倒抽一口凉气。

    梵家二祖也不由得坐正了身体,激动道:“你感觉到归墟中,不受宙光真水侵蚀的时光不易之地,那冥冥莫测,只在传说中的归墟冥地!”

    “对!”梵天君振奋道:“那或许就是无劫的证道机缘!”

    “那便去吧!”梵家老祖宗重新睁开眼睛,眼神中满是沧桑:“无劫,我们老了,已经没有希望触摸大罗之道了。但你还年轻,你是梵家的希望……去罢!梵家还有我们……无需你挂念,只要我们三把老骨头还在……”

    梵家老祖宗颤颤巍巍道:“就一定让你后顾无忧!”

    “老祖宗!”梵无劫哽咽道。

    他跪下给老祖宗深深叩首,红着眼睛道:“无劫去了!”他三叩首后,走出梵天界,朝着归墟一去不回……坐在梵天界中心,巍峨的殿堂中的三位梵家老祖,目视着他遁入界海……

    梵家三祖看着梵无劫背影消失,突然咳嗽一声,对两位老祖道:“老祖,二祖,无劫已经走远了!你们就别装了!”二祖眼中精光大盛,整个人突然节节拔高,顿成一尊巍峨的巨人,浑身的气血涌动,强盛无比,气血宛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二祖冷哼一声道:“三弟,就你沉不住气!”

    他浑身肌肉虬结,一寸一寸的身体上,涌动着强大的力量,似乎可以打碎虚空,破灭一界,在他的气血冲击之下,梵家三祖气息突然变得诡异飘渺,充满大破灭,大恐怖的终结气息,赫然是一尊魔道巨擎。

    “没想到无劫真的能找到大罗之地!”身为魔道巨头的三祖感慨道。

    老祖宗寿眉垂地,整个人颤颤巍巍,散发着大道亘古的气息,已然极为古老,他平静对三祖吩咐道:“还不快通知魔道那边……不要让他们把无劫追丢了!如果不是为了利用魔道对归墟的熟悉,我们何必搞这么多花头?”

    三祖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脑袋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血腥气息,他随手把花白的发髻扯掉,露出假发下面锃亮的光头,没有了道髻之后,他整个人的画风都变得奇怪了起来,从仙风道骨变得凶狠狰狞,皱纹中的都冒着血腥凶气。

    眼睛一瞪,瘦长的眉毛就变成了吊脚眉,看上去就不像好人。

    梵家三祖,不停的给自己知道的魔道道君发消息,不一会几个大型的魔门就都知道了归墟冥地即将出世的消息,早在梵天君证道的时候先天时光道种之前,梵家三位老祖就算了他有找到大罗之地的可能,毕竟梵无劫的宙光大道瞒得过别人,瞒不过他们。

    那时候,三位老祖大喜过望啊!

    他们修行了千万年,还是大罗无望,现在终于抓住了一丝希望,就跟过年一样,虽然梵无劫证道天君,是梵家最有希望的年轻一代,但别人证道,怎么比得上自己证道?就算那个人是他们最宠爱的后辈也一样。

    老祖宗,老祖宗,整个梵家自然都是为了他们服务的。

    几千万过去了,他们的直系后辈早就死光了,后来的梵家子弟也是一茬一茬的死,这些生生死死看下来,他们早就看淡了家族,认识的人不断的老死,横死,就很难再对这些相对于他们来说朝生暮死的后代产生什么特别深的感情。

    所以自然也不会狠不下心来算计一个后辈。

    原本他们三个做的还不是很出格,毕竟梵无劫潜力确实是他们中间最大的,最有可能证道大罗的,只是在提携后辈的过程中,带上一点小心思而已,顺便算计一下而已。梵无劫具有的价值,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

    直到梵无劫确定道途无望,对他们来说失去证道大罗,反过来提携他们的最大价值之后,梵无劫仅剩下的价值,就只有寻找到大罗之地这个指南针的作用了。

    这时候,一切都要给大罗之地让位。

    对于三位老祖宗来说,能找到归墟冥地,外景罗天的梵无劫固然很重要,但要找到归墟冥地,单靠一个梵无劫还是风险太大,其他不说,光是十死无生的归墟深处,就极为可怕,梵无劫能感应到归墟冥地,也只不过增加了一线生机而已。

    要真正或者进入归墟深处,证道大罗,不是靠梵天君一个人就行的。

    所以梵家三祖悄悄将梵无劫证道先天宙光道种的事情透露给了最熟悉归墟的魔道,而且还把梵无劫证道无望的事情也悄悄透露了出去,毫无疑问引起了魔道的兴趣,很快身为魔道道君的梵家三祖在魔道中的那些关系,那些熟人开始接触他,三祖假装欲拒还迎一番后,就扭扭捏捏的接受了魔道的收买。

    “大罗之地!”

    在归墟外的幽冥碎片下,很少有道君知道幽冥碎片背面,紧贴界海之地的阴影中,是魔门控制的一个大世界——九幽界。

    “大罗天出世了!”梵天君见过的那个猥琐老道士嘿嘿笑道:“归墟冥地太过玄妙,我们早就怀疑它可能是大罗之地,只是我魔门历代先辈去寻找,都是有去无回……大罗天,乃是蕴含大罗成道之机的秘境。没有人想要错过吧!”

    一位浑身白骨,没有一丝血肉的魔君道:“老龟公,你说什么屁话呢!我们都是成道无望之辈,多少人前路无望,被逼的都快要疯癫了!现在看到了一个希望,谁肯放弃……”

    “没想到啊!”另一位裹在阴影里的老魔头道:“我们一直以为大罗天在诸天之上,在诸天万界的最顶层,却没想到……真正的大罗之地,却在最底层的归墟之中。”

    “我还以为是紫霄宫呢!”一位老魔头磔磔怪笑道。

    “梵家的老三可靠吗?”有老魔头提出异议道:“会不会是梵家那三个老怪物再算计我们。”

    “那又如何?早在梵无劫证道道君的时候,我们不就算到了他可能凝结先天道种吗?梵家的老三,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而已,他还以为是他告诉我们,我们才开始准备的呢!”老道士装模作样道:“其实我们早在梵无劫证道之处,就布局把他引到归墟了!在他刚来归墟的时候,我还用另一个身份暗中试探过他,故意告诉他归墟赌宝用宙光真水作弊的方法,然后在一旁观察,结果你们都看到了……”

    在场的老魔头都怪笑起来……

    若是梵天君,或是龙太子在这里,一定能认出一些极为眼熟的路人。比如那位磔磔怪笑的老魔头,回溯一万年前,不就是在场和旁边的路人信誓旦旦道:“据说是梵家的年轻道君……资质逆天,不逊于先天生灵的后代。”那个路人吗?

    还有附和于他的,口口声声说——“两位年轻道君交锋,是我们老了啊!”——说这句话的,不就是魔道另一位巨擘,无生教教主吗?

    那位当时震撼莫名,一脸震惊喊出南明离火的,可不是擅长火道,一手九幽冥火毁灭过数十个世界,将明焦界焚为焦土,拉入归墟证道道君的九幽教焚魂魔君?

    这些魔道大佬们一个个演技惊人,戏特别多,当年都是偷偷围观过梵天君赌石,借此确定他的确掌握了先天宙光道种的。

    “那小子果然精擅宙光之道……”有偷偷装作围观群众的老魔头点头道。

    姹女教主猥琐老道士抚掌叹息道:“本来还想把他拉进姹女教采补一番,截取他的精元分析一下,结果这小子不上当,还给我乱起外号……还有你们一个个暗中推波助澜,害的我堂堂姹女教主,莫名多了一个三毒真人的匪号……要是传入那小子耳中,说不得就窥破了其中的秘密。”

    “更可耻的是,那片混沌神魔法宝的碎片出世的时候,你们有几个人偷偷上去抢夺了?”

    “坏我大计!”

    “若是那小子智慧够深,回去仔细想一想,猜到了你们几个人的身份,难保不会起疑!差点误我大事!”

    在场的老魔头都有些心虚不敢反驳。

    元育老道大大耀武扬威,敲打了现场的老魔头一番之后,还是商量起正经事来,归墟之中魔道虽然有些优势,探索了一些地方,了解几分根底,但还是犹有不足,若是准备不足,便有极为可怕的危险。没有人敢说能从归墟之中安然无恙的走一遭。

    所以大家还是需要交换归墟的情报,以此合力闯入归墟的深处。

    同时还要暗中保护梵天君这个指南针。

    无生教教主沉吟道:“我魔道毁灭,杀戮二祖,一个魔染归墟,一个将毁灭魔祖镇压在归墟,这世上论起对归墟的了解,无出我们魔道其外的……但是就算如此,我们对归墟的了解,也不过其亿万之一,想要摸索出一条安全进入归墟深处的道路,唯有我们把各家压箱底的归墟秘图献出来才有可能!”

    “不行……谁知道在场有没有正道的内奸,如果我们公布了各自的地图,那岂不是让正道得知了归墟的秘道地图?到时候我们的优势一朝尽葬……谁来负起这个责任。找到了归墟冥地,大罗之天,证道的机缘人人有份,就算机缘有限,也各凭手段……把玄门佛门引进来,谁也没好处!”

    姹女教主元育正义言辞的反驳道。

    诸位魔道大佬一想,确实也有此忧……

    “但若是大家不共参秘图,万一有人不怀好意,在我们迷失道路的时候故意带错路,我们这些魔道擎天之柱,就全部栽进去了,整个魔道就完了啊!那些正道走狗未必下不了狠心,找一个牺牲自己的卧底,把我们带进绝地。而且我也信不过你们!”白骨魔君同样直白道。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为我们试路,我们把秘图交给他,同时让他在前面带路,我们各施手段跟在后面。这样一个人,必须首先不能是正道卧底,其次他不能知道我等的行踪,这样他即便进入绝地,也害不了我们。”有人提议道。

    “这样可靠的人……我们魔道有吗?”白骨魔君摇头道。

    “其实,我们根本没有选择!”无生教主沉吟片刻道:“毕竟那位带路的人还有一个关键任务,那就是带着梵无劫进入归墟深处!不然我们怎么保证梵无劫不会死在半路?而能取得梵无劫信任的只有一个人……”

    所有人都看向姹女教主——魔道擎天之柱,人称三毒真人,好色,爱赌,心毒的元育道君。

    元育惊诧:“你们看着我看什么?想要我为你们探路,冒着天大的风险,没门……不可能……”

    在场的魔君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突然默契的出手了。

    一阵混乱之后,元育阴着脸坐在位置上,狠狠道:“要我去也可以……你们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散会之后,身担重任的元育迅速潜回了幽冥碎片正面的姹女宗北阴城分舵中,装作一副神魂颠倒的猥琐样子,拥着两名女修就进了密室中,一位魔道道君远远缀在他身后,看着他走入姹女宗分舵的营业点。

    悄悄给人传消息道:“法净大师……法净大师……”

    “魔道道君已经确定了梵无劫能找到归墟冥地,他们整合了魔道掌握的归墟地图,交给了姹女宗的三毒真人保管,由三毒真人为梵无劫带路……他们打算在幽冥碎片布局,让梵无劫知道三毒真人是唯一进入过归墟深处的人,引导梵无劫自己送上门来。”

    “三毒真人现在在北阴城中,伪装成归墟外有名怕死老道士假装进入了姹女宗女魔修的房间里……”

    那边的法净大师命令道:“干得好,你继续监视三毒真人,我召集佛门同道,将三毒一举拿下,夺得地图,然后设下禁制,算计魔道一番。”

    那位魔道卧底刚刚挂断神识通讯,就感觉背后一凉。

    只见三毒真人和无生教主,白骨魔君,九幽教主等等老魔头从黑暗中幽幽钻出来,隐隐将他围在中央,那位卧底魔君惨笑一声,一脸绝望,看着他们道:“你们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三毒真人元育叹息道:“我们一直知道你是正道的人。”

    …………

    再回到姹女宗分舵,元育在两位魔女的拥簇下走入密室,对她们吩咐道:“看好大门,不可让任何人进来。”元育走进密室,掏出后天灵宝灵犀镜,扣响了灵宝:“紫阳真人……赵紫阳真人……我有要事禀告……”

    ………………

    赵真人听完元育汇报,低声道:“正阳师弟,此事我已经知晓。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是我们正道打入魔道核心的一颗钉子……”

    和赵紫阳真人通过气后,元育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这时候,他双手结出一个奇异的法印……沟通了某个冥冥之中的宏大意志:“我堂堂玄门大罗,元育天尊,怎么就成了魔道的十位副教主之一阴阳魔主了呢?现在居然还当起了双面间谍……堂堂大罗,整天陪着这些小辈玩游戏,冥河你不是人!”

    “事情办好了吗?”冥河交代道:“到了归墟中,你就伪装成罗睺那厮的人,借用他的毁灭大道调动诛仙四剑……虽然瞒不过真正的聪明人,但我还不想让诛仙四剑是我的法宝这件事情变得人人皆知……要是让罗睺看出什么,我拿你是问!”

    “又要把屎盆子扣在罗睺身上?”元育眼角一跳道:“这瞒不了太久的!”

    “我也没想着瞒过那些真正的聪明人,我能说十大魔主都是我的人吗?但必须让罗睺认为你们还是他的人,让他认为十大魔主之中,还有人忠于他。不然他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做毁灭魔祖?”

    “归墟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一般大罗看不到里面发生的事情,它能泯灭很多线索……”

    “如果这一次你失败了!那可不只是你这分身的事情了,坏了我混沌中的大事,就让你混沌中的跟脚来填!”

    “你究竟想在混沌中干什么?”元育有些迟疑道:“你可不能真的让我成为玄门的叛徒,你答应过我的!”

    “放心,对付的不是你玄门的人!而且我还瞒不过三清,他们可是贼精贼精的聪明人!”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黑暗王者黎明之剑位面电梯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超级丧尸工厂诸界末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