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我是卧底,是非成败,紫阳真人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我是卧底,是非成败,紫阳真人

    梵无劫微微一怔,继而脸上露出默契的笑容:“老道士何必再试探我,我自从跟了魔道,已经是一条路走到黑,从此生是魔道的人,死是魔道的鬼,就算诈尸了,也要拜入尸魔道做妖尸古僵红毛犼!”他拍着自己的胸脯道:“从此以后,我就是魔祖他老人家最忠心的崽!”

    “为魔道刀口舔血,两肋插刀,终不悔!”

    元育听这话,心中一虚,有些不好意思,继续暗中传音道:“梵小友啊!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的道号是正阳子吗?其实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就是正道一气宗太上长老紫阳真人的师弟——正阳子。当年为了窥探魔道虚实,当时还是一气宗掌门的紫阳师兄将我逐出门外,以散修的身份,混入了姹女宗当中,经过我多年的不懈奋斗,忍辱负重,这才让我混到了宗主的位置。”

    梵无劫抬起头来,面色惨白,表情僵硬死气沉沉的,他深深的看了元育一眼,突然开口道:“道主,我有事举报!”

    元育眼角狂跳,死命的拉着梵无劫的袖子,脸上浮现出哀求的表情。

    尸魔道主回头深深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对梵无劫道:“你又有什么事?”

    梵无劫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撇了元育一眼,元育值得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诚恳的看着他,梵无劫依旧冷笑,开口道:“道主如今是我们魔道的魁首,无劫作为魔道的一员,有一件事不可以不告知道主……那日我们被那舍摩黎王扔入血海劫眼之中,却是这位阿修罗王有意为之,此人利用我们魔道中无生教,炼制了诛仙四剑的仿制品。跟同巫魔道勾结,只怕如今依旧藏在暗处,对道主不利!”

    “他倒是算的好!”尸魔道主冷笑道:“此事我知道了,你还有其他事吗?”

    梵无劫看着装出一副可怜相的元育,嘴角嘲讽一笑,才摇头道:“没有了!”

    “那就准备一下……我已经根据婆雅稚的尸体,算出了归墟的时序,很快就能确定封印开启的最佳时机!”尸魔道主低声道:“到时候,这些牛鬼蛇神都会自己冒出来,不甘心的做最后的挣扎。”

    “可惜,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挣扎!”

    梵无劫退到元育的身边,压低声音传音道:“现在给我把话说清楚!”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元育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看到梵无劫眼角已经崩出青筋,这才慌忙不迭道:“正魔两道的关系十分复杂,就像你三祖是梵家的干脏活的,血图魔教其实是你们梵家的黑手套一样,道长魔消,继而相互转化,魔道又有再兴之机,正道虽然压着魔道,却也知道魔道难以消灭,在冥河魔祖的支持下,永远有大兴之机。”

    “既然没法消灭它,那就不妨加入它,在它内部掺沙子。于是在我师兄,当时的正道魁首一气宗掌门紫阳真人的主持下,正道制订了名为和平演变——紫荆花行动的计划。意在选拔我们正道内部的人才,潜伏混进魔道当中。暗中掌控魔道,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将其争取过来。”

    “因为阴阳魔道天女媚道的特殊性,我被派往姹女宗卧底,准备将姹女宗重新度回正道当中。”

    “原本以为只是三千年的漫长时间,岂料三千年后又三千年,最后我都证道道君,当上了姹女宗的男宗主,在众多广大男修歧视的眼神中做了一个元会的诸天龟公霸主。师兄才告诉我,我潜伏到了魔道的最高层,传回的情报对正道了解魔道内部的情报,有很大的价值。”

    “加之姹女宗就算在魔道,也只不过是一些做皮肉生意的可怜女子!”

    “她们修行之道特殊,拉回正道也难以改变修行根基,而且名声在我正道也多有不妥,还不如让姹女宗继续在魔道为广大正道男修服务。于是我的任务就从和平演变,变成了潜伏卧底!”

    元育老道的眼角隐隐浮现一丝泪痕,梵无劫咬着牙道:“这就是你坑我的理由?”

    梵无劫回忆起元育和他摊牌的嘶吼场景,当时元育语气平淡中混杂了不甘心,苦苦追求的希翼,无数栽苦苦追寻而不得的黯然,这一刻,元育不是一个人,他是魔道中魔君的代表,将那种黑暗中摸寻,寻觅一丝奇迹的微妙感情,生动的演绎了一个也曾意气风发,却在时光的磨砺中,渐渐磨平意气,也曾有梦想和希望,却在迷茫的挣扎中变得庸俗世故,一个被时光泡透了的魔道老油条。

    在最后的希望面前,无穷的野心和欲望。

    将一个老魔头最后的疯狂和自私演绎的丝丝入扣!

    梵无劫也是信了他的邪!

    “大罗之下,皆为蝼蚁!”

    “不成大罗,终为蝼蚁!”

    梵无劫咬着牙道:“你演的真的好棒,好棒!我再信你,我就是洪荒最大的那只猪!”

    “你以为这种感情真的演的出来吗?”元育怅然叹息一声,表情复杂难言,眼中似有微光闪过,一声叹息包容了无限的感情:“不成大罗,终为蝼蚁!这不是我表演出来的,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话……你真的相信我被正道抛弃,是因为有碍正道的名声这种无稽的理由吗?”

    “卧底又怎么样?心怀正道又怎么样?紫阳真人的师弟又如何?”

    出身正道威名赫赫的一气宗又如何?”

    “踏上了这一条路,我就不再是正道了!我是混迹在黑白之间的灰色,是正邪之间的模糊影子,梵小子你不会以为我是正道的卧底,就会全心全意为正道着想吧?想想看,正道会承认我是他们的卧底吗?最多也不过是弃暗投明的左道之士……我为正道付出了我全部的青春,付出了我曾经的一切,就换了这个……换你,你甘心吗?”

    元育低头擦了擦满是皱纹,苍老风霜的老脸,叹息道:“紫阳真人早已经是大罗了!”

    “我这颗棋子,是为他准备竞争一气宗太上长老准备的,到时候,将天女一脉迎回正道,就是他当掌门时期的一大政绩,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但后来他居然证道大罗,这些多余的东西就不必了!而我在姹女宗的时候知道的太多了,姹女宗开门做生意,迎来往送的,经常会有一切正道的后起之秀,前辈宿老来光顾。”

    “以前姹女宗是魔道宗门,所以无论说什么都没用,没有正道的话语权,但我不一样,我是正道卧底,我说的话在正道能够采信。于是师兄便拿我去交换了一波政治资源,他保证会让我闭嘴。那些背着家里强悍道侣出去玩的正道大佬就会为他提供一部分资源,于是我就被出卖了!”

    “当年执行和平演变——紫荆花计划,知道我身份的师兄师弟陆陆续续渡劫失败,或者莫名遭难,我几个关系好的师兄师弟,都陆续转世了!现在知道我身份的只剩下紫阳师兄……没有他证明,我就是魔道的老魔头,姹女宗的老乌龟!这时候我还是正道吗?谁相信呢?”元育反问梵无劫。

    梵无劫无法回答。

    元育笑出了眼泪:“你知道吗?紫阳师兄甚至威胁到了南王公,他安排我秘密接待这位妖族大罗去玩!这就是我为什么对难陀古蚁和南王公旧事知道那么多的原因!”

    “做完这一单……”元育低声道:“师兄答应我会放手,从此我就是姹女宗宗主三毒道人,就是诸天第一老乌龟。”

    “比起一气宗,那里更像我的家!”

    “但我不甘心……”元育道:“凭什么呢?我要成就大罗,我要挣脱这可笑的正邪羁束,所以我之前的话或有不实之处,但我要证道大罗……不是假的!”

    元育的语气真挚,逻辑通顺,毫无破绽。

    让人不能不相信他,就是这么一位为了大罗果位,不惜一切的修士,他那连长生不死也能割舍,只为朝闻道的求道者人设,立住啦!

    梵无劫长叹一声:“我再信你一次!”

    元育面色平静,淡淡道:“这一次,不为正道,也不为魔道!而是为自己争取一次机会,纵身一跃,成则海阔天空,逍遥自在,无灾无劫,败则粉身碎骨,万劫不复,臭名远扬。顺成.人,逆成仙,自在中间颠倒颠!成道无悔,奋力一搏!我告诉你我是正道的卧底,不是让你再去投靠正道。”

    “而是为了我们接下来的计划!”

    “我们要利用紫阳真人,引入正道的力量破局……如今被尸魔道主挟持,我们都没有在大罗天证道的机会,除非把水搅浑,所以我们必须逃出尸魔道主的掌控。我一直给紫阳师兄留下了线索,我有一面青铜镜,可以联络紫阳那一边,他们现在应该就在大罗天,跟在后面,我将尸魔道主的情报传递回去,为他们创造一个机会。”

    “但正道那边只有紫阳师兄一个大罗,而且如果只有正道和尸魔道主两方入局,我们转腾的空间会小很多,所以我想联络舍魔黎那一边!”

    “计划如何进行?”梵无劫问。

    “计划的关键在婆雅莫措,他是唯一知道罗睺完整计划的,也是除了尸魔道主之外唯一知道封印内部的情况的活地图,这是不可或缺的东西,而其他东西——舍摩黎和无生教主都有能引动诛仙四剑的后天第一杀伐之物投影,法净那边有难陀古蚁,而你是唯一能找到大罗天的指南针。只要抢到婆雅莫措,我们这边的条件齐全,绝不逊于尸魔道主!”

    “而且引入紫阳真人,舍摩黎王,两位大罗,加上佛门可能也有一位大罗藏在暗处,我方有三位大罗,各有跟脚,利益不同,他们的关系错综复杂之下,就需要争取我们道君的力量。如果引入紫阳真人,正道那边不会信任我们,必然会被边缘化。佛门那边也有一众佛子,但舍摩黎和尸魔道主孤家寡人,一定会争取魔道一方的投靠。到时候我们无论去哪一方,都有借助大罗天证道的机会。还能利用大罗之间的竞争关系,大赚好处!”

    “封印之中,大罗不敢轻动,因为害怕封印中的罗睺魔祖,到时候他们就会转入棋手的身份,利用和栽培我们来达到目的。”

    “而以我们的身份复杂,无论玄门,佛门,魔门我们都有内部关系,你又是开启大罗天的关键,这个时候正好左右逢源。不会像现在这样,完全失去自主权!”

    元育的思路非常清晰,而且指出的方向也没有错,梵无劫绝对没有理由不去拼一把。

    现在自己背后也有一位大罗,还即将联合另一位,甚至两位大罗,优势很大,完全可以一搏!

    不久后,梵无劫便听到一个威严深沉,却又儒雅带着斯文气息的声音问他:“可是梵小友吗?在下紫阳真人。听闻梵小友与正阳子有约,愿意为我正道打开大罗天,为此不惜暂时和那群魔头虚与委蛇一番,小友卫我正道之心,我等已经悉知,将来必不让小友名誉蒙羞。而且小友可知,你梵家的老祖也找上了我,同样有一番除魔卫道,匡扶正义之心。”

    梵无劫听到梵家老祖宗的声音道:“无劫啊!你愿意匡扶正道,有舍身除魔之心很好,要听从紫阳真人的教导,好好为正道立功!你三祖狼心狗肺,暗中修炼魔功,已经罪不容诛,为我们梵家蒙羞。下次见到他,不必手下留情,正邪不两立,要为梵家清理门户!”

    这一番话里,软中带硬,暗藏威胁。

    但梵无劫听了还是对元育有所感激,因为元育明显在其中操作了一番,把他投靠魔道的事情,颠倒顺序,变成知道了正阳子的身份,为了正道,与魔道虚与委蛇,这次序一颠倒,黑历史就被抹消了。当然这也意味着他被绑上了正道的船,至少是紫阳真人的船,要想证明他的清白,首先要证明正阳子是正道的卧底,要想证明正阳子是正道的卧底,就只有紫阳真人开口说话。

    其中的政治骚操作,意味深长啊!

    紫阳真人有他们两个把柄在手,就有了控制他们的途径,要想破局,只有如正阳子老道士所说的那样,在大罗天中证道大罗,以力破局,方能一切无碍,逍遥自在。

    梵无劫想到此处,不由得仰天感叹道:

    “不成大罗……皆为蝼蚁啊!”

    元育突然开口道:“道主,血屠魔君他们走了不远,我和无生教主素有交情,此人能引动元屠剑的一丝投影,曾经为舍摩黎炼制诛仙四剑的仿制品,不若我为道主招揽此人,就算不能为我们出力,也不让他被舍摩黎他们利用,坏了教主的好事!”

    尸魔道主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去罢!要是带不回他,你也不用回来了!”

    元育立刻起身朝着魔道众人退却的方向追去,不一会无生教主果然在前面等着他,尸魔道主神念一扫,有些意外,不知道这两人买得什么幺蛾子,无生教主引动一丝元屠剑气,将两人的气息隔绝,故而尸魔道主也听不到两人在商量什么,但不一会元育就带着无生教主赶来。

    刚刚走到尸魔道主的旁边,梵无劫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这元育的眉眼间,少了一股油滑猥琐之气,反而有一丝道者的儒雅出尘。

    气质不同凡俗……

    这厮不是元育……梵无劫立刻回神,脑子里闪电一般的闪过他们的计划,当即往前一步,转到元育和无生教主的身后,然后他便撇见‘元育’的手中洒出一片紫霞,紫气……至尊至贵,象征着诸气之首,阳和至上的元炁,‘元育’的眼中空空荡荡,仿佛虚空无依的空洞,没有半点感情。

    仿佛一气横贯宇宙,至始至终,本质不变的坚定。

    “大罗!”尸魔道主语气终于动容!

    他抬手接下了‘元育’这一击,但这时候‘元育’旁边的无生教主已经拔刀展向自己,自刎,飞溅一片颈血。

    “巫神大祭!”

    紫红色的颈血飞溅倒悬如旗帜一般,缠在了旁边的婆雅王尸体上。

    尸魔道主脸色一变,他终于知道了来的人是谁……那自刎的人是舍摩黎,而巫魔教的那个老怪物化为一种诡异的形态,藏在舍摩黎的身体里,尸魔道主在炼尸之上的造诣天下无双,婆雅王被他炼成行尸,就算舍摩黎出手也无法压制,只要他一个念头,就能操纵婆雅王打出一击最终道解,将舍摩黎和伪装成元育的不知名的大罗打退。

    但舍摩黎实在够很的,他竟然舍得用本命精血血祭婆雅王,两人本是同族,更有上古巫教的老怪物主持祭祀。

    死了的都能祭活过来!

    当年蚩尤与轩辕皇帝开战,死后颈血飞溅,祭祀天地化为彗星——蚩尤之旗。将洪荒天界和洪荒大陆的连接都阻断了,让当时的天女无法回归天界,又被蚩尤临死前诅咒,神体被污,化为旱魃。

    可见巫教祭祀的厉害。

    祭祀是一切诅咒,厌胜,感应,变化,神通,法术的祖宗,以一位大罗——阿修罗王的精血为祭品,一位巫教老怪物出手主持大祭,巫神大祭将巫教的老怪物转化成一种诡异的形态,在婆雅稚的身体里复苏。

    活活的从这具尸体中,祭祀出了一尊神。

    尸魔道主立刻失去了对婆雅王尸体的控制,他和‘元育’打的天崩地裂,那位大罗随手一抓,都能聚拢无穷的元气暴烈裂变,化为滚滚的雷霆,都是紫霄神雷,炸的尸魔道主浑身开花!

    梵无劫趁机抽身而退,遁出不远就遇上了真正的元育,元育和无生教主并肩而立,远远的看着三位大罗大打出手。

    “何其壮观啊!”元育感叹道,他转头笑道:“梵小子,还不上来见过无生道友,我早就知道无生道友一定还在和舍摩黎勾结,所以略施小计,就联络上了舍摩黎,由我从中搭线,让紫阳真人和舍摩黎得以合作,这才打的尸魔道主措不及防!”

    梵无劫略略旁观,就感觉到尸魔道主在两位同级的大罗联手下,又失去了先机,确实是有些难以支挡,他皱眉道:“这样下去,恐怕尸魔道主撑不了多久,就要败逃!”

    元育却摇头道:“呵呵……你继续看,要不了多久,紫阳真人和舍摩黎就要翻脸,到时候三方混战,最多打成平手!”

    元育话音还没落呢,紫阳真人就突然出手从婆雅王的手上抓走了婆雅莫措,舍摩黎瞬间暴怒,转头和尸魔道主联手去打紫阳真人……三方果然开始混战,因为舍摩黎打着打着不知头脑有抽了哪根筋,反手又给了尸魔道主一击。

    元育却看得明白:“目前还是紫阳真人和舍摩黎更有合作的基础,因为就算被抢走了婆雅莫措,尸魔道主也拥有进入封印之地的全部条件,所以他不可能和舍摩黎合作,反而是紫阳真人和舍摩黎各掌握一部分进入封印之地的条件,双方都有联手的需求,但又都不甘心。估计还得打一阵子,确定三方的实力和态度!”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黑暗王者黎明之剑位面电梯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超级丧尸工厂诸界末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