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生死邪簿,幽都邪祟,淹没金桥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生死邪簿,幽都邪祟,淹没金桥

    无生教主看到元育站在金桥上,依旧矗立于地府无数鬼神的围攻中,那漫天的鬼神组成了一座难以想象的大阵,将沃焦石团团围住,帝子伯钧负手站在沃焦石上,侧身对着他们,道:“难怪尔等胆敢冒犯本殿,原来是有魔道的阴阳魔主撑腰……阴阳魔主倒是不要皮面,与张角教主交手,装的跟一位太乙似的!”

    无生教主腹诽道:“何止阴阳魔主,我身边这猴子,还是我魔道的天魔道主呢!”

    “可惜……”帝子伯钧叹息道:“这次我来,并非昔日出巡时的那三瓜两枣,而是有地府相助,十殿阎罗亲自出手,那阴阳魔主猖狂不了多久了!”

    “十殿阎罗乃是地府之主,你们可知道,大家虽然都是大罗,但大罗和大罗之间的差距……也有天壤之别,或许比大罗之前的任何差距都要大!”

    帝子伯钧自负道:“这一次,本殿就让你们知道……天庭的大罗和其他势力的大罗,完全是两个概念!”

    “如今十殿阎罗出手,或许只有你们魔道的杀戮魔祖冥河出手,才护得住你们,而且就算是冥河老祖,也绝不敢直面十殿阎罗天子联手之威!”

    悟空笑道:“是极,是极……这十殿阎罗或许每一尊拿出来,都不在冥河老祖之下啊!”

    血屠魔君面露忧虑之色,他偷偷传音悟空道:“天魔道主,魔祖他老人家神威自然远在这区区十殿阎罗之上,但人家那边来了十个人,我们这边才有两位魔主。阴阳魔主刚刚放言要十殿阎罗一起上……不知可是虚言?”

    悟空低声道:“当然是说大话……十殿阎罗虽然不是什么大神通者,但也不是他小小的一个元育天尊能对付的……俺粗略算来,他最多只能打三个……若是他上去应付了三个,俺就不计较这一回,若是他还敢躲懒,装作只能和秦广王有来有回,我定饶不了这厮!”

    听到这里,血屠魔君稍稍放下心来,如今场面上只有五位阎罗,还有天庭的两位神将,加起来不过七位大罗……如果阴阳魔主能对付三个,身边这位天魔道主口气比阴阳魔主还大,而且天魔一脉,乃是魔道嫡传,怎么看都能打七个以上。

    这样一算,魔道这边至少有十个大罗……这一战,妥了!

    帝子伯钧冷笑道:“看来阴阳魔主一时猖狂……终于惹得秦广王殿下要出手了!地府是多么可怕的禁忌,自从天庭以十殿统治地府以来,秦广王就稳居第一殿,主宰洪荒一应魂魄转世前的审判,主宰生死,何其可怖。这地府,就是秦广王的神国一般,在地府中,何人能挡?如今沃焦石上,阎罗第一殿尚未显现……不知秦广王带了第一殿中的先天灵宝——孽镜台没有。”

    悟空摇头道:“若是玄门佛门,在地府幽都尚且要被那十殿阎罗占去一些地利,但俺们魔道却是例外……冥河流到哪里,哪里就是魔门的主场……大家都在家门口,谁也别说欺负谁。”

    “哈哈……”帝子伯钧仰天长笑道:“后土娘娘来了再说这话还差不多,尔等魔道不过是龟缩在血海中,苟延残喘之辈,在我天庭的围剿之中,朝不保夕,若是在血海前,尚且还能得你那冥河老祖的一点支持,如今在阎罗十殿门口,说这等大话。”

    “不怕洪荒一众大能笑话吗?”

    “明白人笑不出来……”悟空嘻嘻哈哈道:“至于那些不明白的人,让他们笑话一下又如何?不笑不足以为道!”

    无生,血屠终究还有几分担心,虽然知道冥河魔祖的实力,绝不像帝子伯钧认为的那样,毕竟他们来自后世,是亲耳听到过冥河魔祖是怎么为地府送终的,但十殿阎罗能主宰地府一时,也绝非什么可以小窥之辈。

    毕竟,轮回重地,怎么可能找十个废物来撑场面?

    无生教主凝神看过去,只见那无数鬼神的拥簇之中,一位豹眼狮鼻,络缌长须,头戴方冠,右手持笏于胸前的威严鬼神,伸手一展,一本黑籍小册就落入他的手中,那黑籍册子白底黑皮,封皮上还有斑驳的血迹,那黑色的封皮入手滑腻,犹如什么生物活的皮肤一样,那皮质又韧又软,被人截取下来一段,包裹了书皮。

    翻开书页,上面用密密麻麻的奇异文字,书写了一行一行。

    秦广王辨认那些文字,竟然也有些吃力,那神秘的文字看了一眼,就叫太乙金数的头昏眼花,那些神秘的文字似乎在纸面上扭曲,叫人看了感觉触及了什么大恐怖一样……

    秦广王身边的鬼神都转头不敢直视这本黑皮书。

    就连悟空也稍稍认真了一些,血屠魔君更是低声惊呼:“这……莫非是生死簿。根据我血魔一脉的记载,生死簿并非寻常先天灵宝,乃是冥书,象征着洪荒三才气运之一,乃是地府的气数所在,传说是天帝赐下来,管理轮回重地的先天灵宝。”

    “冥书之上,以冥文记载了众生在轮回中的大秘!”

    “判官所用的生死簿,只是连接着尊先天灵宝的分册,真正的生死簿,由地府之主看守,阎罗十殿镇压,乃是镇压地府气运的灵宝,堪称地府的镇教之宝。”

    悟空摇头道:“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生死簿上可见洪荒众生的一切秘密,上面甚至有众生的真灵印记,可以说生死簿上一勾,三界之内,没有人能逃得过,必将死于某种禁忌之下,被那轮回法则所禁劾的远古邪物取走性命,就连神魂都无法逃脱。”

    “生死薄索命,俺老孙都阻止不得。”

    “但大罗却不受限制……生死簿能主宰洪荒一切生灵,却无法主宰大罗,也不可能主宰大罗……若是天帝亲自翻阅这生死簿,自然叫俺老孙都畏惧三分,毕竟后土娘娘开辟轮回之前,众生魂魄无依,不知催生了多少恐怖、禁忌的东西。”

    “这些东西,后来都被轮回法则镇压,化为幽都黑暗的一部分。”

    “生死簿虽然并非后土娘娘所赐下,但也是天帝令其掌握地府的后手之一,亦能催动幽都那无可名状的黑暗,驱使那些禁忌生物……不对,它们甚至不是生命,也并非生物,更不是死灵魂魄,而是超乎生死之外的禁忌。由洪荒众生灵魂在黑暗中孕育的邪祟!”

    “这些在轮回未辟之前,太古鸿蒙时期就形成的邪祟,只存在于两个地方,一个是当年无数鬼物潜藏的幽都,一个是地阴所在,污秽之极的幽冥血海。”

    “幽都之中的邪祟被后土以轮回法则,封印到幽都的黑暗中,而幽冥血海的那一部分邪祟,则被老祖用于造化某些存在!”悟空甩给血屠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血屠,无生面面相觑,瞬间面色如土。

    无生教主头皮发麻,小心翼翼道:“太古邪祟,就是血海之中那些太古邪魔的前身?这幽都黑暗之中,居然有这么恐怖的东西,魔祖创造出那些太古邪魔之后,甚至都有些为它们而头疼,而后不得不将其封印在血海之底,血海不干,它们绝无可能冲出封印。”

    “生死簿居然能驱使这些鬼东西!阴阳魔主岂不是要……”

    悟空摇头道:“并非所有的邪祟都那么可怕,毕竟邪祟变成血海之底的那些禁忌,还有冥河老祖实验造化之时的种种疯狂在里面,后土娘娘封印的邪祟,只是创造那些邪魔的原材料而已……而且能被封印在血海之底的那些邪魔,也是魔祖创造的邪物之中,最恐怖的那一批,稍微没那么可怕的,都被放逐到了归墟之中的大自在天。”

    随着秦广王面色越来越凝重,他终于把手中的生死簿翻到了某一页。

    这位阎君翻开这禁忌的书卷,开始诵读纸上的神秘文字,只听闻秦广王的口中传来,极为晦涩的古怪语言,像是什么东西在黑暗中爬行的悉悉索索,又突然有几分高亢尖锐,不紧不慢,抑扬顿挫,它似无数轻声低语的重叠,又似被扭曲的大道真言……

    正常判官手中的生死簿,只是隐去了一些关键,记载的还是众生在轮回中的记录,用的也是正常的阴文,而秦广王也只能查看一些被隐去的东西,比如真灵印记和某些禁忌的记载。

    但秦广王手中的这一册生死簿,亦并非原本的先天灵宝,原本的幽冥重宝,秦广王胆子再大也不敢随意带出来,这是一本禁忌的分册,用的是冥文,记载的乃是轮回之中某些不属于生灵,也不属于魂魄的存在。

    这些东西,甚至不能说是众生,轮回管理的是众生,是生灵,是死灵。有灵之物,皆入轮回。

    轮回不能管理的是顽石,是物质,是死物。

    但某些东西,介于两者之间,它们不是寻常意义的生灵和死灵,也没有寻常意义的灵性,而是一种魔性,邪性,某种非生非死的特性,这种存在在轮回为开辟之前就有了。后土娘娘觉得它们既然无法入轮回,又呈现反生灵的特征,只能把它们封印到幽都的黑暗中。

    成为地府镇压的对象!

    而冥河对这些邪祟很有兴趣,不但深入研究了它们的存在形态,甚至还加以改造。

    聻就属于某种邪物……所谓邪物,就是难以被轮回界定的那些存在,非生非死,并非有灵之物,又并非死物。生命形态,完全超越了生命本身能容纳的概念……正如悟空所说,最早一批邪祟没那么可怕,之手偶然诞生出来的古怪,扭曲,违背生命本质的存在。

    直到冥河对其感兴趣……加以种种完全扭曲和违背生命的改造,冥河自称是扩展生命的概念的造化,而其他大神通者认为是丧心病狂的扭曲生命的种种禁忌实验之后,它们才变得那么恐怖的。

    所以自然诞生的叫邪祟,冥河创造的叫邪魔!

    天帝赐下生死薄的时候,在管理阴魂的阴薄和管理阳寿的阳薄之间,另外立了一套邪薄,用那些已经接近神的邪物的语言和文字,记载了它们的命数。

    秦广王拿的就是邪簿……念出上面记载的关于那些邪物种种的文字,就能驱使它们。

    随着秦广王的声音越来越古怪扭曲,那无数地府鬼神都开始恐惧和战栗起来,许多鬼魂惨叫着,极尽恐惧,许多阴神开始恳求秦广王:“陛下不要再念了!”

    “我们一起上去打死那厮就好了!陛下千万不可再念了!”

    “陛下……再念我就要打死你了!”

    “秦广王你要造反吗?”

    秦广王充耳不闻,许多阴神开始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惧,朝着秦广王杀去,这时候秦广王身边出现了另外一位帝袍鬼神,只是用眼神一扫,就令那些造反的鬼神不敢上前……这是掌管地狱的楚江王……“犯上作乱!罪该万死!”

    楚江王直接将那些鬼神打入地狱……

    沃焦石底,地藏殿中地藏王菩萨不忍叹息,为秦广王召唤邪祟之举而不忍卒睹。

    元育所立金桥之下,风地水火突然退去,幽都的无边黑暗突然侵袭而来,那金桥散发着光明,镇压桥下的黑暗,但这一次无所不利的金桥出问题了!黑暗在金光的照耀之下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沸水一样的翻腾起来。

    黑暗中传来和秦广王之前所念相同的语言,只是更加的扭曲和违背生灵存在本质……这是一种完全和生命相反的,与灵性相反的古怪特性,或可被称为邪性。

    一尘不染的金桥在黑暗的清晰下逐渐暗淡,终于黑暗蔓延到了金桥下,虽然扎眼就被金桥散发的金光所震退,但重新显露的金桥桥底的基石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手印……

    元育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桥下的黑暗,他似乎在和黑暗中的什么东西在对视。

    但理智让众人知道这不可能,因为任何神光,任何法眼都无法看破幽都的黑暗……

    元育金桥,乃是太极存在之基的象征,黑暗能侵袭金桥,岂不是就说明那种无名的黑暗邪物,能够侵袭,扭曲太极存在之基?说明这些邪物,能够扭曲洪荒,将整个宇宙都化为适合它们生存的世界?

    一位围攻元育的鬼神,看着那金桥下的黑暗,心惊胆战,竟然吓得跌入了阵中。

    眨眼间,他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却引来了黑暗的一阵躁动……金桥已经被黑暗淹没了五分之一,桥上的元育依然没有动静,但黑暗已经开始侵蚀围攻他的鬼神所布的阵法,黑暗如潮水涌动,一次拍打,就淹没了阵法的一角,数百万鬼神来不及撤退,消失在了黑暗中。

    等到黑暗退去,那数百万鬼神重新出现,只是他们都面无表情……完全沉默,楚江王一击将这一角阵法完全粉碎,将这些人打入了黑暗中,一名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的阴神,侥幸只被黑暗侵袭到了腰部,等到黑暗退去的时候,他腰部以下,全都活了过来。

    阴魂之躯,下半身居然长着血肉,如生前摸样。

    一半是阴神,一半是阳躯……

    在那阴神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楚江王就将他完全震碎了!这时候死去的阳躯,居然又变成了魂体,但它的上半身魂体已经魂飞魄散……让地府一众鬼物惊骇的是,生死是生命的整体行为,没有听说过身体部位能死亡的,因为身体部位只是承载灵魂的躯体,它并没有灵魂。

    但现在他们看到了一个下半身的灵魂,似乎被黑暗扭曲之后,那阴神的生命定义都被改变了,进入黑暗中的那一部分身体,已经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了!

    楚江王脸色难看,再次震碎了那部分魂体,但这时不远处的另外一位阴神,惊恐的叫出声来。

    他的下半身突然转为了血肉之躯……

    黑暗已经淹没到金桥一半的位置,还在犹如潮水上涨,慢慢的往上淹没,元育在无数鬼神的包围中,在浓郁化不开的黑暗侵袭中,站在桥上那一点金光庇佑中,隔着黑暗大潮缓缓朝秦广王,楚江王看过去,他们隔着鬼神大阵和幽都黑暗对视。

    元育突然微微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诡秘的,带着邪性的笑容!

    隔着黑暗潮汐的秦广王突然心中一噔。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位面电梯黑暗王者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诸界末日在线电影的世界黎明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