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裁断生死,聻化阴阳,成为不详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裁断生死,聻化阴阳,成为不详

    “身陷幽都黑暗的大潮之中,尚且能如此淡定,阴阳魔主果然有一股豪气,名不虚传!”楚江王负手面对元育,隐隐有些赞赏道。

    帝子伯钧却冷冷一笑:“不过是负隅顽抗,螳臂当车而已。可惜他金桥神通已经被破,不消多时,幽都黑暗就会淹没他的金桥,叫他死无葬身之地。魔道中人我知道一些,宁死都要装出风度来……楚江王殿下,不久你就能看到他凄惨身死,后悔不已的样子了!”

    秦广王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凝视着站在金桥上悠然自得的元育,眼中闪动着迟疑的神色,旁边的楚江王见到他这样子,笑道:“兄长若是不放心,不妨取来生死薄记载阳寿的阳薄,将他的本命勾销……纵然他是大罗之尊,先天不灭灵光不在卷中,但也足以坏去他的肉身了。”

    “大罗的先天灵光不入生死薄不假,但他的肉身可是后天之物!”

    秦广王颌首点头:“理应如此!”

    秦广王命判官拿来生死簿阳薄,一卷白皮古籍出现在他手中,他信手翻动了一下这阳薄,顿时书页翻动间,无数阴文掠过眼前,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世间众生最本质的烙印。

    提起判官笔,这乃是秦广王的伴生灵宝,笔尖的灵光仿佛直透轮回的本源,勾动轮回法则记录的众生命数,这笔就是阎罗神权的体现,乃是轮回权限的所在,而那阳薄则是连通着轮回根本记录的先天灵宝,虽然只是分册,但以判官笔落下,便能篡改轮回法则中那至关重要的记录。

    悟空脸上的猴毛微微颤抖,他突然冷笑道:“篡改轮回……秦广王,你好大胆子!”

    “后土娘娘都未做过的事情,天帝都没有触犯过的禁忌……你倒是做得出来……巫妖大战之时,后土娘娘没有修改过一个妖魂的命数,天帝平妖,荡平八方不臣之时,也没有妄自篡改一人的命数。你以判官大道打造你的伴生灵宝,却是篡改法则,篡夺神权之宝。”

    “犯下此罪,秦广王,你命数到了!”

    秦广王充耳不闻,平等王和都市王堵在悟空他们前面,让他们无法出手,先收拾掉这个棘手的阴阳魔主先……

    判官笔落下,那一点灵光犹如墨染,在生死薄上染开一团血色的墨晕,一行一行阴文自生死薄中浮现出来,却是记载着元育此身在轮回之中根本记录的文字,秦广王一目十行,惊讶道:“好一个阴阳魔主,你这一世转世在无量量劫之后,拜入玄门一气宗,法号正阳子……因掌门紫阳真人所命,进入魔道姹女宗卧底,后以散修三毒真君的名义,在归墟之外……原来你们是进入归墟,才来到过去!”

    “好本事,不愧是魔道十位魔主之中,最为神秘的阴阳魔主……冥河派你回到这个时代,果然有大图谋,犹如一条蛊虫钻入我们地府要害之中,若是放着不管,真能让你闹出大事来……可惜,你的阴谋,我已经通过生死薄尽数得知。”

    “今日,你恐怕在劫难逃!”

    楚江王等其他几位阎罗王也上来一一看过,看见那一日尸魔道主所言地府毁灭的记载,纷纷大怒,骂道:“冥河狼子野心,好生猖狂……派你来害我地府,祸乱轮回,当死无赦!”

    元育在群鬼万神的环绕在,冷眼看着他们去翻阅那轮回记录,他站在金桥上,黑暗已经淹没到他的脚底,只剩下巴掌大一块金光,还在黑潮中坚持,最后这一点灵光,纵然是幽都的黑暗,也磨灭的有些艰难,只能一丝一丝的消磨。

    因此,元育还有点时间。

    元育平静道:“诸位道友,你纵然知道未来又有何用……须知未来并不会因此而改变,诸位要死的,终究逃不过,早知道,也只是徒增烦恼……真是不该。如今几位道友窥探我命数,已是取死之道……纵然我不愿,也不得不痛下杀手,送诸位上路了!”

    “裁断阴阳魔主,即正阳子、朱元育的性命罢!”

    秦广王冷冷道。

    “当死!”

    “断绝其命!”

    “祸乱轮回,罪无可恕!”

    其他几位阎罗王也纷纷冷眼判决道,五位阎君将自己的神权气数,加持在判官笔上,笔落幽冥震动,幽都黑暗纷纷躁动,判官笔在生死簿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浓浓的血色朱批染上一层淡淡的血晕,这一笔落下,元育的元神不由自主的被勾出体内。

    他回头一看,自己留在金桥上的肉身已然僵死,却是命数断绝,在轮回之中被封了号。

    纵然是大罗,失去肉身,残留元神,或许依旧能逍遥自在,蔑视大罗以下,但面对同为大罗的大敌,却相当于输了一半,除非南华真人,八景道君这等精通真幻大道,虚实无定,精于精神境界的大罗,不然十成的神通,能剩下三成已经是万幸。

    “寒冰地狱!”楚江王出手……

    投影出第二殿主宰的寒冰地狱,幽都之中,沃焦石上,无尽严寒,满是玄冥煞气的寒冰地狱骤然浮现,地狱降临将元育的元神镇压。

    “黑绳地狱!”宋帝王落井下石,补上一击。

    “铁城地狱!”“焦炎地狱!”平等王,都市王也同时出手。

    四大地狱齐出,往元育的元神镇压而去,那浩大不可测的地狱世界浮现在黑暗中,每一方地狱,都比诸天时期那些诸天世界大上无数倍,而且和滋养众生,抚育自然的诸天世界不同,每一方地狱,都是为了镇压其内的恶鬼邪神而被开辟出来的。

    地狱之力,镇压在元育的元神上,莫说元育如今是元神之体,深受地府法则,地狱之力的克制。

    就算是全盛时期,也没有人会觉得元育还有反抗之力。

    血屠与无生悚然动容……悄悄的打探四周,看看那鬼神大阵有什么破绽,一旦元育败落,两人准备随时转进,不可落入那阎罗王手中,免得被镇压在地狱中,十八层地狱压在身上,那是真的要被镇压到地老天荒!

    “阴阳魔主,可惜了!他若不卷入天庭这摊浑水中,谁又奈何的了他?”张角叹息道,他对元育的修为法力,颇为敬佩,而且眼看着一位大罗在他眼前被地府镇压,天庭地府肆无忌惮,他心里滋味实在难言的很……

    伯钧帝子负手冷笑:“得罪了天庭地府,还想逍遥?未免也太小看我父了!”

    楚江王开口道:“魔道的野心太大了!他们缩在血海还好,老老实实做一个洪荒污秽集中之所,不来招摇,谁也不会在乎他们。但冥河魔祖却不甘心,非要来掺合地府……让我们不得不把他伸出的手,给斩断了!”

    在那黑暗大潮之中,金桥之上元育的肉身坠入黑暗中,他元神还在矗立。

    四大地狱的投影浮现在他头顶上,展开了四个无边广大的世界,有寒冰刺骨,玄冥真水和煞气如潮涌动,有业火焚烧,整个世界宛如火海,还有整个世界都是一座巨大铁城,那铁城巍峨,宛如不周山现世,最后一个地狱充满了奇特的禁锢之力,元神在其中犹如陷入无穷的枷锁中。

    那地狱投影缓缓朝元育镇压而下……仿佛落幕!

    在那无数鬼神眼中,都是魔道一代魔主,魔道巨擘冒犯地府,被五位阎罗联手镇压,罪魂打入地狱,先天不灭灵光都要被镇压在地狱之中的下场。

    在地狱之下,元育突然仰天大笑……

    他抬脚迈出一步,坠入了黑暗之中。

    “早知如此,又何苦呢?”张角不忍摇头道。

    在几位阎罗的眼中,在那无数鬼神的眼中,自然是元育不愿受辱,在地狱镇压之前,主动落入幽都黑暗中,但幽都的黑暗,便是地府中最残酷,最可怕的地狱,又名大黑暗地狱,第十九层地狱,在魔道之中被称为大黑暗天。

    其他地狱只是用来禁劾鬼神,但那大黑暗地狱,却是后土打造用来封印太古邪物的。

    秦广王,楚江王冷笑道:“这厮不愿被我们镇压,却自投死地……大黑暗地狱,镇压无数邪祟……其中有些强大的邪祟,甚至如大罗一般,有着先天不灭灵光的特征……连后土娘娘都无法消灭。他若坠入地狱之中,我等看在大罗同道的面子上,也不会太过为难他。”

    “如今落入邪物之手,比落入地狱更惨千万倍!”

    “做出这等选择,真是愚不可及!”

    轰……

    元育的元神投入黑暗中,却引来整片黑暗的震动。这一刻,幽都亘古不变的黑暗,翻滚沸腾了起来……地府之中无数古老存在纷纷侧目,鬼门关外,神荼郁垒都惊诧的回头往关内敲,神荼大神惊骇道:“地府惹出了什么大祸,为什么娘娘封印太古邪魔的黑暗都在震动。

    黑暗中,有元育的声音在回响:

    “轮回前生,孰为真我!”

    “为真我……”

    “真我……”

    “我……”

    那些无可名状的生命,那些超乎生命定义的邪物……沸腾了!无数太古邪物在躁动……这一问叩问幽冥,叩问轮回,叩问地府!

    直指轮回的破绽!

    幽冥九问,直指轮回的九大破绽,‘孰为真我’是转变生命形态,是轮回如何界定,是生命如何界定的问题,这一问的禁忌神通,能够将自己蜕变为超越轮回的形态,所以尸魔道主分裂三尸,所以尸神老人九死欺天,所以梵无劫转世轮回。

    阎罗天子主宰幽冥轮回,掌控轮回法则,但他们恰恰无法弥补的,就是幽冥九问,魔道的幽冥九问,克制地府一切神通。

    哪怕是生死簿!

    哪怕是地府之主出手!

    不巧的是,元育恰好懂一些……幽冥九问!

    幽都的黑暗中恐怖的邪物,只是违逆了生命的本质,是一种反生命存在。

    生命遇上反生命,自然就会受到侵蚀和扭曲。

    这是由生命和邪物本质上的冲突引起的,不为双方的意志所转移,所以秦广王敢驱使幽都黑暗中的邪物,并不害怕对邪物很有研究的魔道与邪物达成协议,双方默契反杀地府。

    除非……有一种方法,能让生命,蜕变为反生命,沦为邪物而保持真我。

    不巧这种方法还真有……冥河魔祖开创的幽冥九问。

    但光有幽冥九问没有用,孰为真我这一问,虽然可以蜕变自己存在的本质,但若是不了解自己蜕变的对象,不能掌控这次蜕变,不能控制蜕变的过程,那么蜕变为太古邪物,就等于是自投罗网,完全自毁!

    洪荒中的邪祟,要么被后土封印在幽都的黑暗中,要么被冥河封印在血海之底,还有一部分,在大自在天……因此理论上是不可能有人对上古邪物有所研究和了解,但元育……去过大自在天,他恰好经历过一种上古邪物的变化。

    ——聻!

    轮回前生,孰为真我!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

    元育的元神死去了!魂飞魄散……但另一种更恐怖的东西诞生了!

    阎罗王又怎么样?阎罗王也是鬼……

    是鬼,就要恐惧聻!

    元育沐浴黑暗,从大黑暗地狱中重生,他缓缓从那无边黑潮之中浮出,他的身影让无数鬼神都身不由己的为之战栗,让五殿阎罗都深深恐惧。

    用鬼话来说,就是……见聻了!

    秦广王手中的生死簿邪薄在元育浮现的那一瞬间,突然自行翻动起来,一行一行无可名状的冥文开始重组,秦广王心中骇然,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邪簿,发现元育的真灵,已经从阳薄转到了邪簿之上,原本朱元育这个阴文真名,被一行冥文代替,秦广王辨认出来,那行冥文的涵义是……聻阴阳!

    太古邪物……聻阴阳!

    元育……不,是聻阴阳笑道:“尸魔道主实在不算聪明……修炼幽冥九问,为何要害怕地府的禁忌?应该是地府应该害怕我们才对,因为地府固然能驱使那些禁忌,让修炼幽冥九问的人遭遇幽都黑暗中的不详,可修炼幽冥九问的人……完全可以化身禁忌和不详!”

    “抵抗不了不详,那就加入他们吧!”

    血屠紧张的传音道:“魔主,你现在好像有些不妥!”

    轮回为聻的元育,睁开那浑身上下无数双眼睛,他如今的摸样是一道阴影,一道黑暗,黑暗之中有无数眼睛,竖的,横的,大的,小的,或是成双成对,或是形单影只,还有三只,九只的非主流组合,那无数眼睛朝四面八方看过去,一部分眼神汇集在血屠身上。

    聻阴阳笑道:“有什么不妥?我现在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血屠被那密密麻麻的眼睛看的浑身发麻,那里还敢回话,聻阴阳的声音都变成了无数悉悉索索,或高亢,或是低沉的无数杂音汇聚而成,悟空抖了抖身上的猴毛,扛着金箍棒,转身就走,他头也不回的道:“阴阳魔主是个狠角色……现在他打五个没问题了。”

    “俺老孙也可以清闲了!”

    “大圣,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血屠回想起元育的状态,抖了一个寒战道。

    “阎罗王也是鬼……是鬼就被聻所克制,阴阳魔主舍身化聻,确实是一步好棋……没看到我都放手让他对付那五殿阎罗了吗?放心好了……他们绝不是聻阴阳的对手!”

    “我是说阴阳魔主本人现在这个状态……他还变得回来吗?”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聻只是生命必经的一个过程,一种状态。会有什么问题,你就放心好了!”

    血屠粗粗一想也对,但回过神来,才惊觉……对个鬼啊!对于人来说……鬼是可怕的好吗?没有人会觉得变成鬼没问题啊!同样,对于鬼神来说,变成聻……是一种无解的恐怖!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位面电梯黑暗王者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诸界末日在线电影的世界黎明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