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大黑暗天,唯一地狱,聻中阎罗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大黑暗天,唯一地狱,聻中阎罗

    聻阴阳托起定海神珠,一颗散发着五色毫光的混沌色宝珠悬在他头顶,五色毫光照破四重地狱,疏而,那宝珠中翻涌不定的混沌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睛,那是聻阴阳的眼睛。

    定海神珠显化诸天世界,挡住了四重地狱的镇压。

    但那诸天世界中睁开的巨眼,朝着四重地狱一扫,无数黑暗浮现,它们是太古邪物聻阴阳的聻念显现,地狱之中镇压的无数恶鬼,无以计数的鬼神在黑暗涌现的一瞬间,突然暴死,那些狰狞可怕的恶鬼眼中流出黑色的泪水,然后七窍之中涌出黑暗。

    滚滚的黑暗从恶鬼邪神的每一个窍孔涌出,化为黑潮,眨眼间横扫了整个地狱,四重地狱汇聚一幕巨大的黑暗。

    楚江王额头冒出冷汗,紧张道:“诸位道友,我等合力将地狱投影送回去,不然地狱中的恶鬼若是尽数死绝,聻化为邪物,成为那聻阴阳的一部分,他怕是就无法可制了!”

    秦广王也道:“冥河老祖创造聻邪,本就是为了对付我们幽冥地府,那阴阳魔主邪化之后如何恐怖还是小事,叫他杀空了地狱,屠杀尽地狱恶鬼,才是大麻烦。若是让此人吃空了地狱,便能将地狱的法则汇集一身,化身地狱。”

    “到时候,聻阴阳吞噬十八层地狱,就是第十九层大黑暗地狱吞噬其他地狱,成为唯一的地狱道。”

    “聻阴阳也会成为地狱的化身,成为大黑暗天的具象化。”

    “幽冥地府有近乎一半的权柄在地狱上,聻阴阳一旦成为大黑暗天主,位格还在我等之上……地藏王菩萨,地狱乃是你成道的所在,若是让此人吞吃地狱,你成道亦没有了根基,而且地狱权柄落在魔道冥河手中,乃是佛门的大敌!”

    都市王对沃焦岩下的地藏殿道:“还请菩萨出手!”

    地藏殿内,猴子和地藏王菩萨面对而坐,同一时间却有两个猴子,难怪沃焦岩上的悟空能忍耐着战意不去出手,完全没了以前那种按捺不住铁棍,老是手痒忍不住出手的猴性,原来他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牵制地藏王菩萨身上了!

    猴子坐在菩萨对面,坐也没一个坐像,东倒西歪的。

    菩萨听到门外都市王的交换,抬了抬眉毛,微微动了动屁股,悟空的手就摸到了金箍棒上,他嬉皮笑脸道:“菩萨的慈悲心肠,无上道行,我师叔亦是深深敬佩……所以特来请俺老孙送这份请帖,请菩萨去血海一行,与我师叔坐而论道一番!”

    老年法海是个暴脾气:“冥河老祖调虎离山,不怀好意……他弄出一个上古邪物,想要扫空地狱,将地狱化为他的大黑暗天……可谓图谋已久!”

    地藏王菩萨苦笑道:“我坐镇地狱,岂可轻离……大圣不要说笑了!”

    悟空笑道:“俺从不说笑……菩萨你若不去,就是不给我师叔面子,不给我师叔面子,就是不给俺师尊面子,师尊对俺恩大如天,不给俺师尊面子……俺今天就要发飙了!”

    说罢悟空提起金箍棒,放肆笑道:“所以菩萨,不要俺硬请!”

    ……

    鬼门关外,神荼郁垒正在趴在关门口,往关内偷偷看那一场好戏,神荼低声笑道:“还是哥哥你算的精妙,放他们进去,果然闹出好大声势,现在那十殿阎罗可是丢尽了脸面……不过那猴子是什么时候混进去的?”

    郁垒摇头晃脑道:“他们血海有的是门路……且不用理会。看那上古邪物什么时候摧毁十八层地狱……冥河这厮是个晓得事的,他用娘娘的大黑暗地狱取代十八层地狱,照顾了娘娘的脸面。地府中多少厉害人物就不便出手,都在看阎罗的笑话!”

    “十殿阎罗太不成器……大家都想看他们的笑话,自然不肯出手阻拦。谁叫他们夺了地府之主的尊位,落了北阴大帝的面子,这便得罪了地府三分之一的实力,又在地府胆大妄为,倒行逆施,得罪了娘娘,这下地府一半的大能又要袖手旁观。”

    “再加上冥河那厮在背后搞鬼!”神荼大神挤眉弄眼道:“那里还有人帮他们?”

    他们看的正精彩,鬼门关外的大桃树下却出现了一个魁梧的无头身影,神荼郁垒见之大惊失色,连忙上前参见:“神荼郁垒,见过刑天大神!”

    刑天以脐为口,嗡声道:“神荼郁垒,娘娘有命:看住鬼门关,三天之内任何人不得过关!”

    神荼郁垒立刻闭锁关门,提起斧子肃穆以待,也不走神偷看了……刑天扛着斧子,径直入关内……等到他走远了,神荼才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低声道:“这次可是要闹大事了!”

    郁垒大神带着微妙的恶意,笑道:“但阎罗倒霉,和我们兄弟有什么关系?”

    两人对视一眼,嘿嘿的笑了起来……

    …………

    沃焦石上都市王喊了两回,地藏殿依旧大门紧闭,秦广王脸色阴沉道:“地藏王菩萨不肯出手,似有古怪!”而那边聻阴阳浑身上下的眼睛朝着四面八方看去,抑扬顿挫的神秘冥语回荡在幽都的黑暗中,黑暗涌动,无数不知是什么的邪物,在黑暗之中群魔乱舞,附和着聻阴阳的咒文。

    于是黑暗中传来无数悉悉索索的声音,似有东西在动,又传来无数听不清楚,模模糊糊的低语。

    这时候,那组成大阵的无数鬼神都感觉到一种无解的力量侵入他们的神识之中,在他们的耳旁低语,那些神秘的声音诉说着无法理解的语言,侵入他们的魂魄之中,渗入他们的法力、神通之中,他们开始渐渐被同化,开始理解那些低语的意识……

    他们开始分解……

    一尊尊地府神祇在低语之中融化,他们的眼睛里浮现出深沉的黑暗,他们的口中开始念诵同一种语言,他们开始……聻化!

    突然,一尊阴神抬头仰天,仰望着幽都头顶那无尽的,深邃的黑暗,他的眼睛中喷出两道黑雾,黑暗升腾,流向四面八方,涌动不休的黑暗,接着他的耳朵,鼻孔,嘴巴,都不断涌出深邃的黑暗,甚至连他的发肤毛孔之中,也有黑暗挣扎的爬出来,无数聻鬼,它们化为黑暗从那尊鬼神的七窍之中涌出,化为微不可见的聻鬼,从他的毛孔中爬出……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位鬼神化为了一张鬼皮,随风飘起,飘荡在大阵之中。

    他的神魂、灵魄、法力、意识,本我,一切都被分解为聻念,融入幽都四面八方的黑暗中……

    这一刻……无数鬼神都在流淌黑泪,聻鬼化为黑暗,从他们的眼睛之中不断分泌出来,那些侥幸还未感染的鬼神,惊恐莫名,不断惨叫,有的鬼神几乎吓疯了!他们不在组成阵法,落旗倒戈,朝着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逃出。

    但那黑暗之潮已经壮大,大黑暗地狱中滚滚的聻鬼,沸腾着,低语着……幽都上空的人黑暗天,几乎要崩塌下来,那深邃无尽的黑暗,要淹没地府!

    十殿阎罗怒喝,其他五位袖手旁观的阎罗终于不得不出手了!

    他们撑起十四层地狱,一座座地狱投影抵住了将要崩塌的大黑暗天,地府中其他没有出手的大能也在暗中帮了一手,支撑住地府不被淹没在黑暗中。

    第一殿的大门打开了!

    一面青铜古镜高悬在石台之上,从第一殿化为一道灵光冲出,爆发出无边的威能,它落入秦广王手中,一道威能不可思议的神光,从青铜镜上射出,照向托起定海神珠,一只眼睛长在定海神珠之上,扎根诸天世界之中,看向地府十方,破去四重地狱的聻阴阳。

    先天灵宝……孽镜台!

    第十殿的大门也豁然打开,一尊转轮冲出殿门,落入转轮王手中……

    转轮王转动圣轮,他有四臂,四臂一齐发力,转动那圣轮,将整个地府都转动起来,那灵光顿起,护住地府,使得十方坍塌的黑暗不能入侵,但转轮王迟疑了一下,没有出手,只是护住了地府……孟婆站在他身后,已经举起了乘汤的小碗。

    见到转轮王识趣,才没有把他勺到碗里。

    青华世界中,端坐于七宝芳骞林中的九色莲花宝座上,身下一九头青狮口吐焰,簇拥宝座的一位天尊,身着霞衣,妙道真身,紫金瑞相……却流露出不符合他形象的苦色,一只神虎趴在他对面,可怜巴巴,畏惧万分的驮着一位面目模糊,笼罩在神光中的女神。

    太乙救苦天尊哀求道:“娘娘何必屈尊大驾……唤一名童子来,堵住我这青华世界大门,小神也就不敢出门。何敢劳烦娘娘亲自出马?”

    九头狮子的九个头颅都拼命狂点,已示赞同。

    ……

    聻阴阳微微一笑,手中的定海神珠劈手砸出,四位阎罗拼了老命还是没有收回地狱投影,被大黑暗天一落,定海神珠一砸,将寒冰地狱,焦炎地狱,铁城地狱,黑绳地狱砸碎,那巍峨的铁城破碎,落入黑暗中,彻骨的玄冥真水寒冰,被黑暗融化,焦炎焦热被黑暗吞噬,而那黑绳地狱更是泯灭的无声无息,十八层地狱,被幽都的黑暗压塌了四层,惯性朝其他几层砸过去,把枉死城枉死地狱砸塌了一半……

    幸好转轮王及时出手,才护住了其他几层地狱。

    定海神珠再回到聻阴阳的手中,他信手朝着孽镜台一砸,秦广王拼了老命,怒吼一声,孽镜台上放出三尺先天不灭灵光,将定海神珠抵住。

    但这时候,神珠显化的诸天世界一震,又有二十三个诸天世界的投影突然浮现,加持在定海神珠之上,三尺灵光骤然动摇,孽镜台上的青铜古镜被砸的一偏。

    黑暗震动,聻阴阳催动那无边黑暗,他大笑道:“十殿阎罗,你们抗衡不了这黑暗和不详,何不融入我们……成为不详,成为聻中阎罗?”

    “做鬼有什么意思,不如来做聻吧!”

    聻阴阳声音犹如无数低语重重叠叠,让诡笑着,低声道:“秦广王!”

    那无数眼睛盯着秦广王,那声音回荡在幽都无尽的黑暗中……

    “秦广王!”

    “秦广王!”

    “秦广王!”

    无数声呼唤从黑暗中传来,邪祟们异口同声的呼唤道:“秦广王!”这声音传遍了黑暗中的每一个角落,不带有任何恶意,只是黑暗中的邪物,一声声呼唤,他们在和秦广王打一声招呼而已,聻阴阳如同一个媒介,让困在黑暗中无法发现光明世界的邪祟们,发现了秦广王。

    于是这些扭曲的反生命,发出一声声呼唤,念诵着秦广王的名字,每一声都是邪祟们在触摸,触碰秦广王。

    两只截然相反的生命形态,发生碰撞,就是反生命的邪物,在扭曲秦广王的生命本质。

    这种扭曲反噬到秦广王身上,就看见秦广王被那黑暗中功德无数回音,震得吐血飞退,他吐出的鲜血被扭曲成黑暗,无数聻念涌入他的识海中,若非大罗的本质为先天不灭灵光,这种无穷无尽的聻念,早就扭曲了秦广王的生命本质,将他化为聻鬼。

    先天不灭灵光谨守一线灵台。

    秦广王的大罗本质,先天不灭灵光被唤出神体,瞬间他的神体被黑暗扭曲,只有一线灵光逃出。

    聻阴阳邪邪一笑,继续呼唤道:“楚江王!”

    那无边无际的太古邪物,仿佛复读机一样,在黑暗中重复着回响:“楚江王!”

    “楚江王!”

    “江王!”

    “王!”

    “秦广……楚江王!”

    “秦广王!”

    楚江王整个人融化了,一道灵光带着他的法力和本质,从楚江王的嘴里射了出来,逃到了第二殿中,只留下一张人体被扭曲成鬼影。但这一次因为黑暗中的一部分上古邪物,没有喊楚江王的名字,而是继续喊着秦广王的名字。

    所以楚江王虽然被扭曲了神体,却能逃出更多的本质。

    黑暗中的上古邪物并不受聻阴阳的控制,之所以它们会掀起无尽的回音,是因为封印的太久太无聊了,所以当聻阴阳将光明世界,封印之外的存在锁定的时候,它们争先恐后的发起呼唤,触摸其本质,然后两种完全背离的生命状态,就会发生相互扭曲。

    这种扭曲在邪物中,被无数邪物分担,就好像打个招呼一样,毫无威胁。

    但集中在一个存在身上,这种扭曲就是连大罗都无法抵抗的异化。

    但邪物并不受聻阴阳控制,所以他将第二个锁定的目标,传回大黑暗地狱中的时候,固然有很大一部分邪物,去和楚江王打招呼,做一个合格的复读机,但还有另外一部分邪物,没有被分散注意力,还在孜孜不倦的和秦广王打招呼。

    所以这样的呼唤,在第一次的时候,最为可怕,一下子就打的秦广王只有灵光遁逃。

    但随着呼唤的名字越来越多,先前的呼唤便会成为杂音干扰,降低这般神通的威力,所以聻阴阳念出第三个名字:“宋帝王!”

    “宋帝王!”

    “宋帝王!”

    “秦广王……”

    “错了……是宋帝王!”

    “不……我就要喊秦广王!”

    “楚江王!”

    宋帝王喷出一丈远的黑暗,他仿佛把自己的血,骨,元神和法力都喷了出去,化为浓郁的黑暗,宋帝王狠心喷出了自己一半的本质,然后留下了一个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但还保留了神体的第三殿阎罗。

    聻阴阳见到这一次连神体都无法彻底扭曲,便停下了神通,在喊下去,虽然还能重创一位阎罗,但与其这样神通不断衰竭,杂音不断增加下去,,还不如就这样保持着三个名字,让幽都黑暗中的邪物,不断发起呼唤,牵制住这三殿阎罗。

    黑暗中的太古邪物,孜孜不倦的念着这三个名字,每念一声,他们的呼唤就化为聻念,缠绕着这三位阎罗,他们三人不得不拼命化解那些聻念,聻念化鬼包围着他们,让无数黑暗不断凭空出现,缠绕在他们的灵光上。

    先天不灭灵光不断扫清黑暗,化解聻念,但每化解一丝,都有更多的聻念从幽都的黑暗中传递出来。

    聻阴阳祭起定海神珠,神珠之中聻阴阳的眼睛,射出一道五色毫光。

    钉在了都市王的元神上,都市王怪叫一声,连忙逃往转轮王运转圣轮中,在转轮之中转上一圈,洗去了聻阴阳的眼中神光。

    聻阴阳再盯住卞城王……卞城王并不惧之,没有去朝转轮王求救,然后聻阴阳邪笑一声,整个人顺着这道眼神,附在了卞城王的元神上,卞城王浮起落下的无数念头中,突然有一半都换成了聻阴阳的念头。

    他的一半想法,悄无生息的被替换成了聻阴阳的想法。

    卞城王邪性一笑,怪笑道:“我聻阴阳今日就要夺舍……呸!老子是卞城王!”

    “不,你是聻阴阳!”

    卞城王自言自语道:“对,我是聻阴阳!”

    然后卞城王疯狂的大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我疯啦!我卞城王今日就是聻阴阳,你是聻阴阳,我也是聻阴阳,我们都是聻阴阳!哈哈哈……”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位面电梯黑暗王者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诸界末日在线电影的世界黎明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