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反困聻鬼,地狱尽灭,阿鼻剑出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反困聻鬼,地狱尽灭,阿鼻剑出

    看着疯狂大笑的卞城王,侥幸逃过一劫的都市王不寒而栗,那组成大阵已经接近溃散,恐惧不已的一众鬼神,更是发自内心的恐惧——魔劫,地府魔劫……纵然是十殿阎罗这等大人物,都逃不过的滔天劫数。

    帝子伯钧脸色微变,朝着天庭天兵压住的阵脚核心中两个神光中的高大身影道:“梅、熊两位将军,如今地府遭劫,魔道猖狂,竟害了卞城王,两位神将还不出手吗?”

    梅天顺幽幽道:“帝子,不是我等不出手……而是……”

    熊光显接过话道:“而是我们一出手……帝子,你就要死啊!”

    帝子伯钧顿时愕然,他沉默半响:“两位天将是说,有人在等着杀我?”

    熊光显点头道:“我等天将受命天庭,地府虽然受天庭管束,但地位颇为独立,我等也无权插手地府事务,如今前来地府,一为捉拿钦犯,二是为保护帝子。若是我等挺身而出,助阎君抵御魔道,对我等并无益处,而且若是叫帝子被人趁机杀了!”

    梅天顺低声道:“那就是我们的大过了!”

    他朝帝子伯钧微微一笑道:“帝子以为附近没有魔道魔主潜藏行迹,等待时机,一举除去帝子吗?”

    帝子伯钧朝张角看了一眼,见张角微微点头,才抬头问道:“若是张角教主以先天灵宝九节杖护住我,两位天将是否有出手的机会?如今地府看似岌岌可危,实则不过是那阴阳魔主占了一个出其不意,手段多变而已。两位若是出手,立刻便能挽回大局!”

    梅天顺稽首道:“确实如此,那五殿阎罗之所以受挫,多半是被魔道打了一个出其不意。那阴阳魔主化身太古邪物,借幽都亘古的大黑暗地狱之力,才有此功,如今大黑暗地狱的底牌已经翻开,几位阎君只要稳住阵脚,不难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帝子伯钧抬手施礼道:“还请两位天将出手。”

    熊光显反问:“帝子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吗?”

    帝子伯钧冷静道:“大局为重,若是叫魔道得逞,十殿阎罗遭劫地府大局难以挽回,二位天将面对魔道倾尽大势,碾压之下,本殿纵能自保又如何?而若是两位天将出手……打破现在的平衡,那魔道若是不想牺牲阴阳魔主,纵然有魔主埋伏一旁,也必须先救阴阳魔主。”

    “对本殿不过一击之力!”

    “一位大罗的一击之力,本殿有张角教主以先天灵宝相护,支撑到两位天将来援,不成问题。”

    梅、熊两位天将点头道:“既然是帝子相求,那我等就出手,助几位阎君一臂之力!”

    第五殿阎罗王缓缓走出阎罗殿大门,头戴冠旒,两侧垂香袋护耳,身穿荷叶边翻领宽袖长袍,双手在胸前捧笏,他站在青铜大门的门口看着附身在卞城王身上的聻阴阳,先对梅,熊两位天将抬起笏板道:“谢过两位天将援手……”

    然后对附身卞城王的聻阴阳道:“阴阳魔主以幽冥九问的禁忌之法,转世为太古邪物聻鬼,借封印邪物的大黑暗地狱中群邪之力,害我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三位兄长,冥河魔祖一只伏笔,从地府开辟之初,埋伏到现在。”

    “算计不可谓不精妙!”

    “只可惜阴阳魔主三击已经耗尽魔道在大黑暗地狱的底蕴,再附体卞城王,看似魔焰猖狂,实则已经手段尽出……”阎罗王露出一个略带僵硬的笑意:“阴阳魔主,你如今还有聻鬼虚实不定之能吗?你看似夺了卞城王的神躯,又何尝不是被困在卞城王阎君之躯之内?”

    “先前让你来去自如,聻鬼之身,我等着实无法,但如今你要压制卞城王的先天不灭灵光,自己的先天不灭灵光便走脱不得。何尝不是自陷入死地?”

    阎罗王笑道:“阴阳魔主,这一步,你走差了!”

    聻阴阳附体的卞城王神躯慢慢僵硬,原本面如生人的阴神之躯,脸色浮现紫青,恍如铁色,他身躯缓缓胀大,骨节突出,身上甚至缓缓长出些许的尸毛,却是在把阎罗神躯,转化为魔躯,阎罗王却巍然不动。

    虽然转化魔躯之后,卞城王的身体会更加适合邪物附体,更加适合魔道神通的发挥。

    但也因此,聻阴阳也会和魔躯结合的越来越紧密,那等一会几位阎君和两位天将出手,就能将阴阳魔主所化的聻鬼封印在聻卞城王体内,反而利用被卞城王被困在魔躯中的先天不灭灵光,拖住阴阳魔主,给他们封印聻鬼的时间。

    这等手段,和阳间凡人对付恶鬼时,趁着恶鬼附体,将其困在活人体内,然后再慢慢处置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手段更加复杂。

    卞城王身躯节节暴涨,身上长出了一寸高的绿毛,一张威严端正的脸变得铁青狰狞,獠牙凸出嘴边,看起来异常的狰狞丑恶……

    都市王眼中精光闪烁,悍然出手,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信手一拍,掌纹上勾勒出一个地狱的图景,是将十八层地狱化为泥犁大阵,藏在掌中,一掌便是一重地狱,虽然没有地狱投影的碾压之威,却也不惧聻阴阳借此机会聻染恶鬼,打碎地狱……

    都市王也是无奈,原本地狱岂是那么容易打碎的?

    寻常一个大罗来了,纵然带着定海神珠这等能演化诸天的先天灵宝,若是妄言能打碎地狱,尽管让他试试?都市王反手就能将其镇压地狱,直到归墟灭世。

    奈何冥河魔祖布局在先,幽都黑暗远在地府开辟之前,甚至在后土开辟轮回之前,就是太古邪物栖身之地,邪物就是黑暗,黑暗就是邪物,早就难分彼此了!

    和血海之中,冥河为主,邪物只能惨遭实验品待遇不可相比。

    太古邪物掌控幽都黑暗,后土娘娘后来开辟轮回,为了防止邪物干涉轮回,掠夺魂魄,将其和黑暗一同封印,这便是大黑暗天地狱……

    早在十八层地狱之前,甚至在轮回之前,地府之前。

    故而大黑暗地狱无比古老,而且占据整个幽都,地府反而是黑暗中开辟出来的一个空间,幽都是一个无边黑暗的世界,地府在其中被开辟而出,故而在地府之上,在地府四方,在地府之下的深邃深渊中,都是无尽的黑暗。

    黑暗包围着地府的十方,只有奈何桥将地府和幽都之外的幽冥阴土连接起来。

    故而十八层地狱这等后来开辟的地狱,虽然广大无比,远超一切诸天世界,但和大黑暗地狱比起来,就是芥子一般,就是一个弟弟。

    冥河研究太古邪物的本质,开创幽冥九问,在十殿阎罗看起来都是极为疯狂的行为,也并不清楚其中的意义,现在才发现,原来幽冥九问,都是地府的致命破绽,只是其中一问,让阴阳魔主转世为太古邪物,化为聻鬼,便能引动大黑暗地狱之力。

    十八层地狱在大黑暗地狱之下,若是藏在地府之中,有后土开辟的轮回法则保护,尚不至于被大黑暗地狱压垮,但若是不知死活,投影出现,被聻鬼吞噬了其中的恶鬼灵魂,被大黑暗地狱的力量渗入其中,眨眼就会脱离轮回法则的保护,被聻阴阳牵引的大黑暗地狱碾碎。

    楚江王等四殿阎罗之前以四重地狱的镇压元育,就被打碎了四层地狱。

    冥河的算计之深,这才是让阎罗王忌惮的主要原因。

    不然已经纳入轮回法则的地狱,岂会被区区一个阴阳魔主打碎?

    地狱镇压过的大罗,比魔道的十位魔主总数还多。

    当然如今镇压在四层地狱的那些没有被聻鬼吞噬的鬼神,也并未侥幸逃脱,而是坠入更加恐怖的大黑暗地狱……

    地狱震荡,都市王的掌中那十八泥犁大阵引动了整个地狱震荡,在掌心演化地狱,一掌地狱,带着无匹的沛然之力,朝着聻阴阳打去,等于一掌化为地狱,朝着聻阴阳拍去……只是掌力擦着那鬼神大阵而过。

    都有无数鬼神惨叫哀嚎的,阴神脱体而出,坠入都市王的掌心。

    就是远在掌力笼罩范围之外的鬼神,都听到耳边传来无数恶鬼的哀嚎,心神动摇,魂魄不稳,几欲离体,朝都市王的掌心坠落而去……聻阴阳附身的卞城王一跃而起,双腿僵直,像僵尸一样平平跳起,硬生生的接了这一掌。

    这时……孽镜台上,一只判官笔骤然提起,往聻阴阳头顶落去。

    一只如玉般的手掌从虚空之中探出,在聻阴阳身后无声无息的按了一记……

    聻阴阳接下了都市王的一掌,只是微微一震,就把那地狱无匹之力化去,他头顶的定海神珠大放光明,五色毫光抵住判官笔,但那判官笔只是一撇,定住了卞城王的命数,然后那只如玉一般的手掌,按在了卞城王的后心。

    卞城王浑身一震,绿毛乱飞,他体内的聻鬼一声尖锐的嘶吼……

    孽镜台在射出一道镜光,照在卞城王身上,只见镜光照出了两个影子,一个是面色凝重的卞城王,一个是无法言说,浑身都是眼睛的阴影,那镜光停留的久了一点,那诡异阴影甚至开始分为两道,青年道人打扮的元育浮现在镜光中,一脸无辜的看着诸位阎罗。

    聻阴阳嘶吼一声,浓厚的黑暗再次隐去元育的身影,但这时候,阎罗王,重伤的宋帝王,判官笔,还有都市王一齐出手,将镜光中照印的黑暗阴影打碎。

    虽然阴影很快又凝聚了起来……

    可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聻鬼被打散一次后,阴影已经不如以前凝实。

    “两位将军,去送阴阳魔主一程吧!”帝子伯钧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梅,熊两位天将对视一眼,骇然出手,一道神光撕裂的卞城王身周的黑暗,将他魔躯的钢筋铁骨几乎打碎,十殿阎罗之中,第一殿的秦广王,第五殿的阎罗王,第十殿的转轮王,实力都远超同济。

    他们手中都有一件先天灵宝。

    秦广王的孽镜台,阎罗王的望乡台,转轮王的酴忘台。

    此外还有一件自身灵光所化的伴生灵宝,秦广王的判官笔,阎罗王的阎罗天子印玺,转轮王的圣轮。伴生灵宝,相当于大罗的另一种躯体,在先天不灭灵光的寄托之身被打碎之后,先天不灭灵光遁入伴生灵宝之中,就相当于大罗以灵宝之身存在,随时可以全力出手,而且先天灵宝不毁不灭,远比大罗之躯更强。

    是大罗仅次于混沌神魔之身的另一个躯体。

    所以楚江王和秦广王同样被毁去了神躯,秦广王却能将先天不灭灵光遁入伴生灵宝之中,借灵宝之躯,再来战过,而楚江王只能回第二殿修养。

    化为先天灵宝判官笔的秦广王,才是全力以赴的状态。比之前强大数倍!

    聻阴阳所化的黑暗已经有一些萎顿,让血屠魔君和无生教主看的恻然。

    “阴阳魔祖被阎罗王算计,困在卞城王体内,又被孽镜台上的铜镜锁定其真身,怕是撑不住了!”

    “还有泰山王没有出手,转轮王专心护住地府,但如今七位阎君联手天庭两位神将……阴阳魔主若非太古邪物之身,早就被撕碎了!但即便如此,也要油尽灯枯,太古邪物也不是无敌的,一旦被困在神躯之内,就几乎废了一半!”

    就连张角也不禁叹息道:“阴阳魔主以一人之身,抗衡十殿阎罗,两大天将……毁去秦广王,楚江王神躯,楚江王仅以先天不灭灵光而逃,重伤宋帝王,附体卞城王。力战其余阎君天将,虽败犹荣……不愧魔主之尊!”

    “可叹,可悲!”

    聻阴阳勉强撕裂的镜光,双拳怒吼的砸向梅熊两大天将的神光,阎罗王再一次将手掌印在了他的胸膛,这一次卞城王身上的帝服直接炸碎,露出铁青的胸膛。

    “谁还要来战我!”聻阴阳大笑道:“能叫阎罗不要皮面,天将无耻围攻,我聻阴阳一并接下……谁还要来,我一并接下!”

    “你没有机会了!”阎罗王平静道:“接下来,我与几位兄长就会联手召唤剩下的十四层地狱,我会以望乡台镇压你的先天不灭灵光和聻鬼之身,困在卞城王体内,使得你无法聻染地狱,然后将卞城王的神躯镇压在十八层地狱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孽镜台镜光之中,卞城王的先天不灭灵光连忙道:“那我呢?五哥哥……”

    阎罗王笑道:“等到破灭了魔道的阴谋,我和秦广王便联手祭起孽镜台,将你的先天不灭灵光救出……而那邪物就被困在你的躯体里,囚禁到灭世之时!”

    阎罗王身后,十八层地狱的投影一一浮现,除去已经崩碎的四层之外,有化为枉死城浮现的枉死地狱,有一片血水,宛如幽冥血海的血池地狱,有刀山火海的热恼地狱,无数惨嚎,凄厉无比的叫唤地狱,还有诛心地狱,剥剹地狱等等……

    十八层地狱,就连寒冰,焦炎,黑绳,铁城等已经崩碎的地狱也被阎罗王显化出虚影。

    阎罗王含笑道:“阴阳魔主,你闹我地府,抗拒阎罗,逆反天庭,着实十恶不赦。当受无间至苦。永坠入阿鼻。阿鼻地狱便是十八层地狱的最底层……但真正的阿鼻地狱,却是十八层地狱一齐镇压,乃是十八层地狱的总和。”

    “其中镇压了无数恶鬼邪神,不乏大罗之辈!”

    “阴阳魔主,你永堕阿鼻,不愧了!”

    聻阴阳被两大天将,六位阎罗围在中间,不断崩碎他们打出的惊天动地的神通,刚刚挡住一位阎罗的全力一击,马上就有四五位阎罗天将接踵而至,不断受创,战至疯狂,他不断大笑着,毫无惧色。望乡台从虚空突然落在,镇压在宋帝王的灵台之上,几位阎罗趁机出手,将其困住。

    血屠魔君忍不住高声道:“欺人太甚……我魔道还有天魔道主在此,岂会看着你们围攻阴阳魔主!”

    说罢回头一看,悟空蹲在那里,悠然自得的看热闹。

    阎罗王笑道:“不要看了!魔君……你那位天魔道主的真身还在地藏殿内与地藏王菩萨对持……不然为何我等到现在,才迟迟出手。不然之前阴阳魔主毁去地狱,造下滔天大孽的时候,为何地藏王菩萨无声无息?”

    血屠默然了!他叹息一声,看着朝着自己包围而来的无数鬼神,苦笑不已……他们自身都难保,如何去助元育一臂之力。

    那十八层地狱的虚影将要落下,就在永堕阿鼻之前,聻阴阳突然露出一个自信无比,他不再抵抗几位阎罗和两位天将合力的镇压,似乎放弃了,又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淡然笑道:“终于……你终于上当了!”

    “哈哈哈!”聻阴阳狂笑起来。

    “终于上当了!”

    卞城王仰天怒吼,嘴中涌出无尽的黑暗,无尽的聻鬼涌出他的身体,一瞬间就夺舍了那地狱之中的无数恶鬼,十八层地狱尽数被黑暗聻染。

    阎罗王不可置信道:“不可能,你的先天不灭灵光和卞城王纠缠在一起,不可能脱身而出,如果镇压卞城王的不是你……那是?”

    卞城王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当然是我……”

    “控制卞城王神躯的一直都是我,聻阴阳虽然出手压制了卞城王的先天不灭灵光,但他没有控制过这幅躯体,他只是锁住了卞城王的念头,将这神躯化为一具尸体。”

    “然后……”卞城王搓下了身上的一撮绿毛,张口一吹,绿毛飘飘洋洋,朝十方洒落。

    “就是我尸魔道主魔染此躯,于焉降临!”

    那是地府深处的不详和大罗本质所化的逆天邪物……那是尸魔道主身上的绿毛……元育在化为聻阴阳之后,夺取了卞城王的神躯,但聻阴阳只是压制了卞城王的念头,却没有控制卞城王的身体,他将元育之前偷偷搓下来的尸魔道主的绿毛,放在了卞城王的神躯中。

    使得尸魔道主能够借助自己的尸毛,将卞城王的神躯转化为魔躯,然后借助卞城王神躯,炼制阎罗魔尸,降临在魔尸之上。

    尸魔道主化为绿毛,在一众阎罗的眼皮底下,魔染了这具神躯,降临地府。

    而聻阴阳至始至终只是压制卞城王的先天不灭灵光,直到尸魔道主的先天不灭灵光借助轮回法则,偷偷潜入这具魔躯之中,他才放手让尸魔道主压制卞城王的先天不灭灵光,而自己一直潜伏起来,等待机会。

    等待锁定剩下十四层地狱所在的机会。

    终于……阎罗王还是如他所料那样,动用了地狱……

    黑暗从内部攻陷了地狱,十八层地狱被无处不在的黑暗锁定,整个大黑暗天倾势压来,加上聻阴阳在地狱内吞噬尽无数恶鬼,化为地狱法则的具象化,他成为了地狱之主。

    聻阴阳狂笑的以地狱之主的身份,引来大黑暗地狱的力量。

    十八层地狱轰然毁灭,被大黑暗地狱吞噬……阿鼻地狱在十八层地狱粉碎之后,掌握在了聻阴阳的手中,这时候,聻阴阳从大黑暗地狱中斩出一道不可思议的剑光……

    那阿鼻地狱化为剑光,是为无间剑光……

    无间者……时无间,命无间,身形无间,趣果无间,受苦无间!

    “十八层地狱灭尽,阿鼻剑出!”

    一道无法描述,不可思议的剑光带着无穷无尽的肃杀,凛然之意,出入无间,自虚空中斩出,一剑演化阿鼻地狱,鬼神同坠,那组成大阵的无数鬼神,精锐天兵,都身不由己,坠入剑光之中,坠入无间地狱。

    一剑之间,斩灭无数鬼神,直抵十殿阎罗。

    梅熊两位天将绝然怒吼一声,倾尽全力,以天庭锻造的我无上神兵,触及阿鼻剑一丝锋芒,顿时神兵斩断,两人的神躯也几乎被拦腰斩断,拼死才保住神躯,秦广王所化的判官笔被阿鼻剑光一裹,几乎重创,孽镜台遥遥欲坠,其上的青铜镜被剑光打落台下,阎罗王镇压卞城王……现在是尸魔道主的望乡台在剑光之中直接被打落,坠入黑暗之中。

    重伤的宋帝王一声不吭,灰飞烟灭,先天不灭灵光都坠入阿鼻地狱之中。

    阎罗王,都市王,平等王,五官王,除了没有出手的泰山王和护住地府,不被大黑暗地狱压垮的转轮王之外,其余的阎君在这一道剑光之中,尽数重创。尸魔道主骇然出手,镇压了秦广王所化的判官笔……

    阿鼻剑一剑之下,十殿阎罗尽皆重创,宋帝王和望乡台被镇压。

    阿鼻剑光中的无间地狱中,三道身影缓缓走出。

    “心魔太子!”

    “阴魔神主”

    “杀魔剑主!”

    加上元育这位阴阳魔主,附身卞城王的尸魔道主,五位魔道副教主,齐至幽都,降临地府!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黎明之剑未来天王黑暗王者位面电梯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超级丧尸工厂诸界末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