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血淹地府,十殿轮回,元屠剑鞘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血淹地府,十殿轮回,元屠剑鞘

    刑天踏上奈何桥的时候,突然间天摇地晃,整个幽都地府都震动起来,连奈何桥下的忘川河都掀起了巨浪。

    奈何桥上空空荡荡,从这里经过进入轮回的鬼神都被卷入忘川河中,由这条冥河送入轮回。

    黄泉路已经崩断了!洪荒所有新死的魂魄,都不会被黄泉路接引,黑白无常,接引使者这等阴神就更不用说了,十殿阎罗都有人死了……何况这些小小阴神。

    洪荒广袤无尽,每一刹那,都有无尽的魂魄进入地府。

    现在这些魂魄被冥河所牵引,坠入冥河之中,被碧落黄泉洗刷干净,或是送入阴土抚育,或是进入轮回分解。

    刑天冷眼注视着忘川河中那无数沉浮的魂魄,他们身上的种种因果业力,爱恨情仇都被洗刷下来,将忘川河染得浊黄,丝丝缕缕的业力和因果情仇,滋养着河岸两旁的彼岸花,让这片血红的花海,开的愈发娇艳。

    忘川河畔,彼岸花开!

    那如血般红艳的彼岸花,一朵只有巴掌大小,千千万万连成一片,沿着忘川河大大小小的支流开遍了幽冥阴土,仿佛系在浊黄的冥河两岸的丝带。游荡在幽冥阴土上的孤魂野鬼,恶鬼残魂见着彼岸花海,就仿佛失魂落魄了一样,走进花海之中,身上的戾气怨气被旁边的彼岸花丝丝缕缕的抽去,留下一个纯净的魂魄,自滔冥河之中,在忘川河里沉浮。

    奈何桥的对面,滔天的血海淹没了地府,无尽的血海真水从虚空黑暗中涌出……冲击着幽冥十殿,十座青铜古殿在血海的冲击下岌岌可危,幽都之中,除了黑暗就只有那无尽血海,十座青铜古殿在血海之中艰难支撑,放出微微的毫光,抵御血海的巨浪。

    那滔天巨浪掀起时宛如亿万丈的山岳,无数魔物乘着浪头,攻打那青铜殿而去。

    一个浪峰便是一个世界一般,上面有无以计数的血海魔物,或是阿修罗部族,或是血海邪物,他们手持魔兵神兵,虽然军势混乱不堪,实力却不容小窥,数以亿万计的魔头皆有仙人级数,成就不死元神的魔物密密麻麻的犹如蝼蚁。

    那青铜古殿释放的毫光在无尽的血海中撑起一个宇宙,每一缕毫末之光都是一个世界,一重神域,其中有幽冥阴土一般,安眠着地府无数年来私自扣下积累的底蕴,一个世界都是无数强大的妖族祖灵恶鬼,修士落入地府的魂魄元神,他们是地府精心挑选出来,战力惊人的魂魄,被十殿阎罗偷偷安排,转世进入地府控制的小世界。

    他们是地府的阴兵神将……每一个都强大无比,战力堪比仙人。

    这样容纳他们转世的世界,地府有数万兆之多,青铜古殿就是如紫霄宫殿堂一般,有无数地府私下控制的世界组成的宇宙体系,十尊古殿,就是十个宇宙,混沌神魔之躯的雏形,是无数世界如恒河沙数架构起来的殿堂。

    血海每一个浪头,都有无数魔物随着血海巨浪,拍击进入虚空之中,那无数毫光中的宇宙被血海一拍,就从中生出无数血河,蔓延到那个小世界……紧接着无数血海魔物从血河中传送出来,举着魔兵,鼓起无上魔法,杀戮小世界中无量生灵,毁灭它们的世界。

    血海浪涛无穷无尽,每一次拍打,那青铜古殿上毫光总要暗淡一分。

    然后被藏在古殿之中的阎罗,驾驱轮回,将死在血海魔物手中,还来不及魔化的魂魄送去青铜殿的核心一转,轮回重生在其他世界,就连一些没有被血海完全侵蚀,没有被毁灭魔道完全毁灭的世界,都被青铜殿重新塑造轮回,再开辟出来。

    这场血海侵蚀十殿的战争,在洪荒时序之中,才不过一个时辰,但是在那些恒沙世界之中,已经是无数次世界生灭。

    不知有多少血海魔物,屠尽众生,证道杀戮魔道。

    也不知有多少魔头邪物,毁灭一个世界,证道毁灭魔君。

    每一个瞬间,都有无数救赎世界,在魔物的侵蚀下护住一个小世界,得天心人愿功德,气运昌盛的道君诞生,被青铜殿引导进入殿中。但又有百倍于此的魔头邪物,或是屠戮众生,或是毁灭世界,证道魔君。

    血屠魔君站在血海上,计算着地府的底蕴,叹息道:“地府底蕴深厚,这样下去,在我等驱动血海打破地府十殿之前,每一殿都会有超过十万的道君诞生,一个个都是汇聚一个,甚至几个,数十个小世界精华的气运之子……”

    “地府轮回殿的禁忌神通,确实恐怖!”

    无生教主冷笑道:“这只是我等驱策血海,破灭地府十殿开辟的无量世界时激发其中无数生灵魂魄的潜力,灭世之劫,令其中道君呈千万倍的爆发而已。”

    “你道平时地府阎罗,放着这十大青铜轮回殿不用吗?”

    “地府乃是洪荒生灵轮回转世的要地,最不缺少的就是魂魄……其他大罗开辟小世界,包括佛门开辟无量恒沙世界,开辟世界容易,但想要造化魂魄,诞生本源强大的生灵极难……而阎罗扼守轮回重地,随便沾一点油水,都能填满无数小世界!”

    “他们只要令那些极有潜力,前世便有道行的魂魄,转世在他们的小世界中,培养道君还不简单?”

    “就连那小世界无数生灵,只要稍微沾点洪荒众生转世的油水,都能造化无数生灵……可以说地府是唯一可以无穷无尽,开辟世界,而不虞魂魄缺乏的地方,十殿阎罗主宰地府不知多少量劫,谁知道他们开辟了多少世界,圈养了多少生灵?”

    “玄门佛门为何放青华帝君,地藏王菩萨在此?”

    “不就是为了掠夺众生的魂魄精英吗?佛门谓之善信,玄门谓之种民……自从佛门以业力,玄门以根基,篡改轮回法则以来,道行便可以携带转世,一个有根基的修士,佛子,转世之后继承前世道行,成道机会,超过什么赤子天才百倍,胜过一切资源。”

    “优质的魂魄,才是洪荒最优质的资产。”

    “那些太乙,具有大罗特征的魂魄,各方都看的比较严,但是寻常的道君之流,那还不是一抓一大把?十殿阎罗占据这等重地,不知道培养了多少道君出来……虽然这等恒沙世界的道君本质薄弱,比起洪荒中证道的金仙,弱小无数……但是能成就道君的,那个不是一方人才,提拔到洪荒大世界中,重新参悟大道,亦不可小窥。”

    无生教主负手对血屠道:“我等不也是从诸天时代证道,才逆行而上洪荒的吗?还有那梵无劫……可曾逊色洪荒土著半分?”

    血屠摇头道:“我等是魔道嫡传,而且诸天时代虽然资源匮乏,元气弱了洪荒无数,但诸天万界乃是洪荒破碎而成,保留了洪荒近五成的本源……而且诸天界海,虽然法则比洪荒时期有所改变,但却并不残缺。”

    “洪荒就好比富饶的大陆,诸天是大陆破碎都的群岛……而这些芥子世界,恒沙世界却只是一沙一世界,掌中佛国,袖里乾坤,壶中日月。如我等手中的玩物一般。洪荒是大海,诸天是无数池塘湖泊群,由一条大河连同,而这些芥子世界只是鱼缸,小鱼缸里只能养金鱼,养不了真龙!”

    无生教主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就算阎罗截留了洪荒之中那些有根基,有道行的魂魄,转世在这芥子世界之中,也不会比前世成就更大,反而会消磨根基,就如同把龙种养在鱼缸里,必然会养废了!”

    “但这十殿阎罗倒是有创意……”无生教主笑道:“你看……他们利用轮回法则,将那青铜殿炼成了一尊奇妙的后天灵宝,将那无数芥子世界巧妙的连接起来,利用轮回法则,使得他们选中的道君种子在这无数芥子世界之中轮回,而真灵不昧。”

    “相当于以这无数芥子世界为根基,筛选出种子,然后定点栽培,利用无穷无尽的芥子世界,磨砺考验。那些道君种子轮回在无数芥子世界之中,相互厮杀,如同养蛊一般,选出强者,接引到那轮回殿最核心的,相当于佛门中千世界的世界培养,最后放到地狱,或是幽冥世界去磨砺,参悟洪荒大道。”

    “如此一来,由洪荒亿万众生筛选出优良的种子,在贫瘠的芥子之地上发芽培养,待到苗长到一定程度了,便移栽到更大,更肥沃的土地上,最后放养到洪荒阴间……三界之中,幽冥阴间虽然是法则最为偏彼,本源最为薄弱的世界,但也不逊于诸天时代了!”

    “难怪十殿阎罗敢放言看不起老祖……地府得天独厚,培养的人才,未必逊色我们魔道呢!”

    “截留众生魂魄,为一己之私!”血屠魔君狞笑道:“当杀!”

    无生教主也叹息道:“这些芥子世界在阴间开辟,造化生灵本来就本源不足,更何况还被阎罗以轮回法则祭炼过,并不是真正的世界……应该算地狱的一部分,便是无尽小地狱。在无尽地狱之中,牧养众鬼,令其相互厮杀,筛选出其中最强者。祭炼一道积累无量量劫的强横阴兵……十殿阎罗,野心实力都是极为惊人的,有这一道不逊于天庭任何一部天兵的精锐,阎罗能坐定这地府之主的尊位,果然不是侥幸。”

    “阎君们眼皮子还是太浅……”

    无生教主冷冷一笑,神念沟通了冥冥之中,一道杀气四溢,凌厉异常的先天灵光,他露出一个极为残酷,狰狞血腥的笑容道:“若是想凭此,就妄言能挑衅我们魔道之中,最为邪恶,最为恐怖,最为疯狂,最丧心病狂,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魔祖……真是令人感到可笑……哈哈哈!荒唐的可笑啊!你们根本不懂老祖,根本就不了解……老祖他老人家多么恐怖!”

    “区区道君金仙,老祖当年挑战造化极限的时候,别说道君……就连太乙,乃至具备大罗特征的恐怖邪物,都是随手造就一族一族的啊!”

    “筛选道君种子……哈哈哈,我们魔道早在罗睺之后就不玩了!我们都是直接改造,直接转世成魔祖创造的那些可怕魔物,或者被那些邪物感染……想要证道道君,潜入血海看一眼血海封印的那些东西不就成了……哈哈!就是不能保证你还是你……论追求力量,论走捷径谁能比得上我们魔道。想要培养精锐,早说啊!我们魔道有十二亿种速成法门,门门精彩,个个邪恶极端,道君一日速成算什么,只要够狠,大罗都能一日而成,就是其他大神通者不承认那是大罗而已!”

    “玄门三清,佛门世尊和老祖论道的时候,都说那些是邪物!”

    “只是存在的形态奇怪了一点,但力量是真实不虚的啊!怎么能算魔道邪物呢?”无生教主狂笑起来:“大罗只是一种特征,一种客观存在的道理,无论以什么方式成就,都是理所当然的,不对吗?哈哈哈哈……嘿嘿嘿……桀桀桀……可惜……其他大神通者并不同意老祖的看法……让那些大罗魔物无法获得先天不灭灵光,只能算具有大罗特征的邪物。”

    “不然老祖早就创造出大罗物种了!”

    “幽冥九问,孰为真我!你以为最禁忌的是什么?破坏地府法则?违逆轮回?这些都是小事……真正禁忌的,是‘变化’啊!只要放弃的够多,只要变化的够大,任何状态,都能一蹴而就……阎罗,你区区一个地府守护犬都能搞出这么多速成道君,为什么我们魔道的魔君都好像是正正经经修炼来的?”

    “就算有禁忌手段,也是要付出很大代价?”

    “因为真正速成的,真正为了力量,为了速成修炼那些禁忌魔道的……都疯了啊!哈哈……”无生教主神经质的狂笑道:“因为他们已经疯到你们不能理解的程度,所以你看不到他们啊!”

    “什么毁灭魔道,杀戮魔道,什么采补,血炼,炼魂,抽骨,入魔……魔道真正速成变强,只需要改变自己就行了!召唤魔祖改造过的邪物,成为它们的一部分……一步登天算什么,只要够变态,就能无限变强!”

    无生教主在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中,指甲渐渐伸长,变得尖锐,他的肋骨张开,刺穿胸膛,反掰开就像蜘蛛张开腿一样,二十多根肋骨张开,透过背部的皮肤抓向地面,他的四肢往反向反关节的活动,也抓向地面,他的头骨像盖子一样掀向背后,露出筋骨连着的脊椎。

    这时候暴露出来的脊椎如同一把剑鞘,颈骨处就是扣着剑柄的护手。

    在他的脊椎骨中,插着一柄白森森的,令人看一眼都会魂飞魄散的……杀戮之剑!

    无生教主的变化,就连血屠魔君也吓了一跳。

    血屠骇然道:“听说杀魔道中,有把自己修炼成元屠剑鞘的邪门法门,唤作元屠白骨匣剑魔……杀戮魔道那群疯子认为杀戮魔道的最高成就,应该是把自己练成一个杀戮魔器,一个自身存在的每一部分,都是用于杀戮,都是专门为了杀戮而存在的东西。”

    “这种东西可以是后天灵宝,可以是僵尸,可以是妖兽,可以是魔头,可以是邪物,可以是一切存在,只要它专门为杀而生。”

    “而那群疯子之中,特别疯狂的一群则认为……把自己练成一个绝世杀器太难了!与其把自己练成一件低不成高不就的魔器,不如成为代表杀戮魔道终极的杀器的一部分,而这间代表杀戮魔道终极的杀器只有一件——那就是元屠剑!”

    “所以,与其化为杀戮魔器,不如成为元屠剑的一部分。”

    无生教主怪笑道:“是啊!老祖的剑,就是我们的剑!”

    “血屠兄,你在门外等我一会!”无生教主像一只大蜘蛛一样,四肢是特别长的骨足,而肋骨是数十条短足,这些骨足承负着脊椎剑鞘,朝青铜第二殿爬过去,无生教主的四肢并用,爬在青铜殿的大门上,他的肋骨短足在门缝上扒拉了一会,居然拉开了一个小小的门缝,然后整个人贴着门缝爬进了青铜殿中。

    不一会,青铜殿内,就传来了楚江王的惨叫。

    嘎吱嘎吱……咕噜咕噜……殿内传来了嚼骨头的古怪声音,血屠魔君在门外不远处汗毛倒竖,他不知道失去了肉身,只剩下先天不灭灵光主持青铜古殿的楚江王,还有什么可以让他恐惧到那种地步的,而变态成那样子的无生教主又能嚼什么骨头?

    第二青铜殿内,黑暗中趴在一具身躯上的无生教主,伸出手来,握住了自己脊椎骨上的剑柄。

    然后下一瞬间,一道剑光撕裂了青铜殿,连同外围的无数毫光,还有那坚不可摧的青铜古殿一起……斩却!

    元屠剑一瞬间,斩灭了无数地狱小世界,十尊青铜古殿外的毫光瞬间熄灭,血海携带无数魔物而来,拍打在青铜殿的大门上。

    血海深处,长着一身绿毛的尸魔道主仅仅抓着一只仅剩微微灵光,被血海倾力镇压的判官笔。

    一尊无头巨人踏海而来,径直走入第十殿中……转轮王站在殿中,面对持斧而来的刑天,幽幽叹息道:“刑天大神……”刑天并不说话,斧影一闪,就劈开了圣轮,斧头没入转轮王的胸口。

    转轮王仿佛没感觉到自己心口插了一把斧子,微微一笑道:“既是后土娘娘所愿,我等亦只能从之……善恶有报,业力轮转,乃是完善轮回,顺应众生祈愿的唯一正路,待到佛法传遍洪荒,众生崇尚正法的那一刻,我还会来和娘娘谈这个问题的。”

    刑天低声道:“娘娘给过你们机会……但你们却让她看到这个结果,那么……这就是回答!”

    刑天伸手拔出斧头,挥斧砍下了转轮王的脑袋。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位面电梯黑暗王者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诸界末日在线电影的世界黎明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