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兵主蚩尤,阎罗尽死,地藏菩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兵主蚩尤,阎罗尽死,地藏菩萨

    刑天大步向前杀去,地府之中,无数鬼神陨落,无数恒沙世界破灭的气息引动了血海无边的煞气,在刑天无头的身影之后,凝结成了一尊铜头铁额,无比高大的神魔之躯,那尊神魔挥动九臂,手上的兵器横扫之下,将第十殿中的那只精锐阴兵绞碎。

    一尊轮回殿掌控无数恒沙世界培育出来的,每一位都堪比道君的鬼神,在那尊魔神虚影的绞杀下,统统被屠杀一空,死的轻易无比。

    以血海煞气为根基,以布下大阵却惨遭聻阴阳屠杀的无数鬼神为祭品……

    召唤兵主蚩尤显化于世!

    刑天打穿第十殿,转身走入第九殿中,这时候第八殿,第七殿两尊青铜古殿的大门突然一齐打开,泰山王和都市王联手杀出,都市王神躯已经被聻阴阳重创,法力也逼近枯竭,更有幽都之主邪恶魔祖出世,加之十殿阎罗掌控的地狱毁灭,幽都的大道和轮回法则,早已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反而在邪恶魔祖的控制下,反噬他们。

    如今他们只能豁出这一具神躯,战到除了先天不灭灵光以外,肉身,法力,元神,神域统统崩碎,以一条命豁出去绊住刑天,守护这即将毁灭的地府。

    三位阎罗底蕴尽出,他们率领那一只阴兵精锐,神通法力都极度的强大,虽然不是三位拥有先天灵宝的第一殿,第五殿,第十殿阎罗,平等王,都市王,泰山王联手,依旧有毁天灭地之威。仅仅是他们的肉身,就几乎不可磨灭。

    “死!”

    刑天暴喝一声,手中古朴的青铜斧爆发出无尽的神光,他双手持斧,整个神躯以手中的青铜斧为轴,全身的力量汇聚一处,斧影如电,一下子劈开了平等王,斧痕从平等王的额头划下,将其等分成两片,他的肉身,法力,元气,神魂在这一斧之下,被打成混沌。

    随即混沌之中,随着斧痕划过,混沌之气被开辟而出。

    平等王的肉身刨开的切面上,阴阳而起旋转如太极,接着太极清气上升,浊气沉降,清气上升化为深邃的黑暗,浊气下沉,沉降为一片阴土大陆。

    那片阴土大陆托起一尊青铜古殿,悬浮在血海之中,自成一诸天世界。

    而平等王的先天不灭灵光被困在那诸天世界之中,刑天一斧头,将平等王的身躯开辟成一个诸天世界,先天不灭灵光作为创世之灵,在世界成就之后,就自然而然的被困在那诸天之中,除非那座诸天毁灭,否则难以解脱。

    刑天手下,杀大罗如杀鸡一般。

    他再提起斧子,都市王吓得魂飞魄散,叫道:“刑天,你为何要与我们过去不!”

    “你做你的上古巫神,我做我的阎罗帝君……我等有何冒犯之处?”都市王抽身而退,就要朝奈何桥逃去。

    刑天眼中浮现了一道恐怖的雷霆,那雷霆仿佛出自他手中的青铜斧,是青铜斧劈出的一道恐怖闪电,又似乎只存在刑天的眼中,那雷霆所到之处,虚空被劈成混沌鸿蒙,一切元气都化为最本质的阴阳二气,而阴阳运转,便有恐怖的雷光萌动。

    这道雷霆只是表象,先是一道斧痕划过虚空,将一切时空,元气,物质,念头回归天地将要开辟的那一刹那,阴阳诞生,却未分化之时,然后被分开的阴阳二气,因为整个宇宙法则不容的关系,被整个宇宙的压力分开,阴阳剧烈的摩擦产生了恐怖的雷光。

    这道雷光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眨眼间就掠过都市王的神躯。

    都市王仿佛见证了不可想象的大恐怖,他哀嚎一声:“都天神雷……盘古氏的都天神雷!”然后眨眼间,就被都天神雷绞碎,炸成虚空,将幽都无边无际,极度广阔的空间又开辟了亿万里,地府的空间一下子大了近四分之一。

    而在此时,元屠剑已经杀了宋帝王过来,十殿阎罗,十尊青铜古殿只剩下第四殿五官王,第五殿阎罗王,第七殿泰山王,泰山王和五官王拥簇着阎罗王,在元屠剑匣无生教主和无头魔神刑天氏之间,进退不能。

    蚩尤法相不知什么时候,眼中多了一缕灵性。

    他九臂一齐轰下,凝聚的九只惊天动地的魔兵虚影连番轰杀,硬生生的将五官王毙与顷刻之间,阎罗王甚至来不及救援,泰山王也自身难保……元屠剑拦在身前,未曾出鞘便让泰山王不敢逾越半步,身后又有刑天持干戚斩来。

    泰山王进退无路,站在原地,惨笑三声与地府幸存的阴神恶鬼惊骇恐惧到肝胆俱裂的眼神中,被刑天带着都天神雷的一斧,斩去了所有存在的痕迹,本源融入了幽都之中。一道先天不灭灵光遁去,却被环绕幽都的黑暗一捞,禁封在大黑暗地狱中。

    无生教主的手已经握住了元屠剑,他低声笑道:“老祖请我问阎罗王安好……顺便送阎君上路!”

    阎罗王脸上并未显露怒容,而是带着一点末路的悲怆,他大笑道:“冥河让人三更死,阎罗亦不能留到五更。冥河老祖……你布下好大的局,我等十殿阎罗,地府这轮回重地,竟然始终在你算计之中吗?哈哈……有幽都黑暗孕育的邪恶魔祖在,地府果然只是你冥河生杀夺予之地。”

    “到了现在,我阎罗王还不值得你亲自出手吗?”阎罗王悲恸道。

    血屠魔君手持十二品业火红莲,施施然走到阎罗王跟前,淡淡道:“你还不值得老祖亲自动手……我魔道血魔杀魔两脉派出我们两个不成器的牵制,尸魔道主亲自出手辅助,以阴阳魔主为前驱,由刑天,蚩尤两位大巫出手收尾……十殿阎罗,死的应该也值当了!”

    阎罗王仰天狂笑,笑声未落,就听见都天神雷的暴烈余音扫荡了地府,瞬间震爆了无数残存的鬼神,彻底的扫清了幽都地府。尸魔道主怀揣着判官笔,悄悄的从血海中现身出来,他朝无生两人点头示意,这最后一尊阎罗,第一殿的秦广王也已经被镇压了!

    刑天将其余几位十殿阎罗的先天不灭灵光送入幽都的黑暗中,只见黑潮翻滚,九位大罗的先天不灭灵光,瞬息间就被镇压进大黑暗地狱中,与那些无可名状,极尽恐怖的邪物为伴。

    十尊残破的青铜古殿有些只是被打穿,有些几乎被彻底打成废墟,但此刻……都已经被扫荡。

    失去了十尊青铜古殿的镇压,轮回重地终于显现出来……

    这边十殿阎罗尽数覆灭之后,血海上坐在一朵红莲上的地藏王菩萨突然低眉,双手合十,无声的叹息了一声。冥河坐在地藏王菩萨对面,笑呵呵的问道:“如今地狱已经平定,诸恶鬼被屠杀一空,从此以后再不有地狱……菩萨可以放心成佛了罢!”

    地藏王菩萨摇头不忍道:“幽都地狱虽空,可是这人心如狱,众生心中的鬼魅又何成空过?地府的鬼蜮空了,但人心的鬼蜮……何时能空?”

    冥河微笑道:“人心鬼蜮,是我魔道众生魔祖所辖之地……菩萨就不要操心了!”

    “这众生心中,永远有一片净土存在,但那片鬼蜮也也不会消失。不然众生岂非太过无趣了吗?菩萨既然立下誓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就应该信守才是。谈什么人心如狱……莫非是要我把洪荒众生屠杀一空,才能助菩萨成道吗?”

    冥河说罢,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朝旁边招手道:“悟空!”

    猴子扛着金箍棒站了起来,冥河点头示意道:“替我送菩萨上路,西天路远,菩萨要早日成佛,还需你送一程才是!”

    猴子咧嘴笑道:“菩萨,是我送你,还是你自己解脱?”

    地藏王菩萨沉默了半响,才抬头问道:“不知老祖对地府有何规划?地府已然破灭,魔道将如何重建地府?”

    冥河摆摆手道:“洪荒破碎,地府亦要破碎……从此以后,只有轮回,再无地府!”

    地藏王菩萨低眉垂目,半响她才叹息一声,从红莲之上起身,她驻起锡杖,九环摇动发出悦耳的金鸣声,带着淡淡的佛性,宛如黄钟大吕在一众围坐的魔道魔主耳边响起,地藏王菩萨锡杖轻点,心魔太子惶然坐不定莲台,身子往后倒去,躲避地藏王菩萨这一指。

    “业报轮回,救赎众生,乃是我大愿所在,老祖对地府的安排,请恕贫僧不认同!”地藏王菩萨拄着锡杖道:“来战罢!”

    “斗战降魔,亦是大愿所在!”

    地藏王菩萨身后,代表诸佛菩萨之因位的誓愿的形相……三昧耶形,无声显现,代表地藏王菩萨幽冥大誓,具平等、本誓、除障、惊觉四义的一朵莲花,莲花上有如意宝幢,右手地藏珠大放光明……莲花上幢,立地所在,化为胎藏界曼荼罗。

    无垠血海之上,一朵金莲结胎藏界曼荼罗,地藏王菩萨端坐其中,手持禅杖,禅杖之上九环恸鸣,无尽梵音禅唱伴随地藏宝珠之光,洒遍十方。

    那血海之中无数阿修罗,血海魔物,恶鬼,邪祟听闻此音,见得此光,如闻无上妙,沉溺其中。

    冥河冷眼旁观,瞧着佛法度不度的了这血海之中,三毒残身,邪性入骨的魔道众生。

    地藏王菩萨左右小指无名指相合直竖,中指直竖附无名指侧上,头开二分许。以二头指各擗在中指背,头当上节,并二大指屈入掌中。

    头双拄二无名指中节文,二腕相着,以两腕根当心上着。掌向下垂咒!

    是为甘露印!

    莲花上如意宝幢一扫,将周围血海之内无尽的邪物魂魄摄出,那种种恶相,得甘露印打出,点点甘露洒下,滋润着那三毒入魂的魂魄,但血海魔物的魂魄,并非后天魔染,而是冥河造化便是如此……若是只是洪荒中众生魂魄魔化,地藏王菩萨此番作为,已经度化了无量恶鬼。

    但冥河造就魔物,并非故意将其扭曲,魔化,污染,而是他立足想法,本就极端扭曲,使得这些魔物先天本质上就与洪荒的生命相违背。

    所以这些魔物的邪,恶,贪,痴,嗔,皆出自本性。

    甘露印下,无数魔物愈发扭曲,顺应它们的本性,开始反过来扭曲地藏王菩萨。

    菩萨这才彻底死了心,摇头道:“贫僧道行太浅,度不得老祖造化的魔障!”右手锡杖一击,见那无数魔魂尽数粉碎……但那魔魂之中,混着许多反生灵的邪物,极端扭曲的血海魔物,粉碎魂魄,非但未能消灭它们,反而让它们趁机吞噬了那些无力反抗地藏王菩萨,被粉碎的魔魂,壮大起来。

    一只无数只爪子,像是章鱼,蜘蛛,螃蟹,大千世界无数种多足动物的触手汇聚在一起,蠕动的魔物,伸出无数只触手,朝胎藏界曼荼罗攻去。

    悟空拎起金箍棒,笑道:“菩萨试了那么久,可曾度得这血海的种种魔障么?不瞒对菩萨说,俺对这些鬼东西也是烦的紧……能灭了,趁早灭了!但我看菩萨度化不得他们……俺师叔有言在先,西方路远,叫俺早些送菩萨上路!”

    “菩萨……得罪了!”悟空手中金箍棒幻化无数棍影,朝着地藏王菩萨打去。

    地藏王菩萨抬起锡杖,接下了悟空这撕裂曼荼罗胎藏界的一棍,那无数棍影,打的锡杖颤动不止,地藏王手一颤,险些没拿捏住。

    悟空再劈头打来,菩萨不敢再接,驱动坐下莲花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便是两界,让悟空这一棍打空。

    菩萨心中暗道:“这猴子好生凶悍……我挨不得他的棍子。让他再三打不着,凶性起来了。还要麻烦……须得杀住它的凶顽!”

    便暗中祭起宝珠,待得悟空劈头打来第三棍,菩萨一晃如意宝幢,无数幢影晃花了悟空的眼睛,突然劈手将地藏宝珠打出,打中了悟空的头顶。

    悟空被那宝珠打中,突然浑身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来,只想做一只咸鱼晒太阳,抓虱子。

    勉强提起精神,打出的棍子也没了气势,被地藏王菩萨轻易接下。

    两人交手几回合,地藏王菩萨手中护的严密,并不透风,这种软绵绵,却又坚韧非常的打法,让悟空越发越提不起战意。冥河在旁边看的分明,暗道:“这地藏王菩确实有些门道,她若是硬来,手底下绝硬不过悟空,但她软着来,一点烟火气都不带,软绵绵,却异常麻烦,这猴子打了半天,杀不起性子来,多半就不耐烦,摸鱼划水,让她过了这关!”

    冥河眼睛一转,突然朝那魔物一指,顿时一只魔物就地一滚,化为了一只大鼓,鼓面上无数魔眼开阖,射出道道毁灭劫光,鼓声一震,便有无数毁灭的世界在血海中浮现,然后又有铜拔声响起,刺耳异常,奏响宇宙终末的序曲。

    唢呐,琵琶,笙箫,长笛……无数诡异,刺耳的器乐声彻响血海,庄严肃穆,却又癫狂扭曲。

    悟空闻得这宇宙毁灭的组曲,登时心里生出无名的烦躁,他浑身金毛一竖,手中金箍棒握紧了三分。悟空手中金箍棒一抖,幻化无数棍影,一棍打在那如意宝幢上,将那曼荼罗胎藏界破灭,地藏王菩萨再祭起宝珠,冥河一指,宝珠低了三分,打在了悟空脸上。

    这时候宝珠光明突然暗去,砸在悟空脸上,将他打疼的一激灵。

    悟空冷冷抬起头来,擦了擦被打出的鼻血,地藏王菩萨举着扔出宝珠的手,僵在了那里,地藏王菩萨轻声道:“大圣,这只是一个误会!”

    悟空面带杀气,在抬起金箍棒,已经是震动血海,掀起血海之中高达无数丈的巨浪,血海中心,传来一声嘶吼……

    挥棍打出,已是天崩地裂……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位面电梯黑暗王者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电影的世界诸界末日在线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