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圣母同辈,名为无劫,便是大罗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圣母同辈,名为无劫,便是大罗

    骊山,圣母宫。

    小青从伯钧帝子行宫处,得一神秘人搭救,侥幸逃出,她已知白素贞被天庭追缉,惹下了滔天大祸,便千里迢迢赶来骊山朝圣母求救。

    小青道行微薄,在她看不到的云高之处蛟魔王和牛魔王驾着云头驻留天上,看着她逃亡骊山。

    蛟魔王停着云头,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距离骊山上万里的距离,骊山老母乃是洪荒三界中有名的女仙大能,大名鼎鼎的洪荒第一原人,人祖之一,蛟魔王亦不敢等闲视之,只能把云头远远吊着,监视那青蛇的行迹。

    蛟魔王看着青蛇狼狈的摸样,微微一笑问道:“大哥为何要救这小妖出来?”

    牛魔王负手站在云端,他稳重至极,与猴子的跳脱截然不同,在七大圣中最有大将风度,老牛能做那七大圣之首,并不只是因为修为最强大的原因,其心性,也是除悟空之外六人之中最为不凡的。他沉声道:“白素贞得老七搭救,逃到地府了!”

    蛟魔王笑道:“不过区区一小妖,如今大势已成,逃了一小妖又算得上什么?难道还能改变人妖大劫的大势吗?老七……他后脑的反骨凸起来有三尺高了吧!大哥难道是今天才看出来他那一身反骨吗?若不是因为猿猴之类中,他的血脉最贵,早就从七大圣中除名了!”

    “如今妖廷归来在即,老七还是如此不识时务,就不能怪我们不顾兄弟情谊啊!”

    牛魔王皱眉道:“白素贞逃出我们兄弟包围的时候,用过骊山老母的灵符,帝子牧能逃出升天和骊山老母也脱离不了干系……而且你别忘了。老七和骊山老母的关系……”

    “说是结义金兰……”蛟魔王不屑道:“那猴子还以大哥自居!谁不知道骊山圣母的跟脚和道行远胜于他!若不是当年娲皇心血来潮,准备化妖为人,融百族为一炉,妄图截断陛下将神庭秩序延伸到后天生灵的图谋。”

    “才造化了那么一个半人半妖的原人。象征猿猴之类,进化为人,妖族化入人族的气运所在。才有了骊山老母这位原人……人祖降世,那猴子不要皮面,硬是上去攀亲,骊山圣母为了占住化妖为人的气运,捏着鼻子认了他这个大哥。”

    牛魔王凝重道:“骊山圣母传下妖族化形之道……手中掌握了娲皇传下的一张原人图,又被称为万妖化形图,古猿化人图,乃是人祖原人一脉的气运所在。那猴子为猿猴类之长,想要化妖为人,决计绕不出他这位混沌魔猿的嫡系。”

    “这两人既然有这层关系,那白素贞奉骊山老母之令前去应劫,却带了帝子牧逃走,却又被老七搭救,前去地府施救……其中必然有联系。”

    “骊山老母和老七之间,必然有一种默契,甚至从头到尾都有两人的布局。”

    牛魔王智珠在握,眼中闪动着算计的神光:“那青蛇小妖被帝子伯钧擒拿,也于大局无用,不如借用这颗棋子,去试探骊山老母一手,此虽是闲手,但或又有意想不到的妙用。而且我一直有一个疑虑……”

    蛟魔王气质阴冷,城府极深,他微微躬身请教道:“大哥有何顾虑?”

    “地府……老七为什么要救帝子牧去往地府,十殿阎罗可不是颛顼帝的人,紫阳在地府极有势力,去地府岂不是自投罗网?难道他们想找地藏王菩萨?我隐隐有些不安,地府似乎会发生极大的变故……老七,骊山圣母,还有可能在那来自未来的三人背后的通天教主……”

    “甚至还有魔道的影子。”

    “我们妖族是为了迎接太古神庭降临;天庭颛顼帝是为了绝地天通,转变天庭的统治;天帝当年合道而去,似乎也有伏笔,为了对付归来的神庭的意思;老七可能投靠人族,做他那化猿猴之类为人,占据一份人族气运的春秋大梦;骊山老母是为了她化妖为人的大道;魔道是来搅混水的,那里有浑水,那里就有魔道中人。”

    “通天教主出手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玄门天庭?但玉皇那厮是元始九帝之首,仅次于东华帝君……莫非通天教主也不甘寂寞,想要立截教天庭?”

    “老七引帝子伯钧他们去地府,究竟想要干什么?”

    “地府有资格下棋的,只有青华帝君、地藏王菩萨、酆都大帝等三人……不对,还有后土娘娘……骊山圣母和老七的关系,是因为娲皇圣母造人而起,地府又是后土圣母开辟之所,白素贞这区区小小蛇妖的背后,居然能牵扯那么多大神通者。”

    “想一想,都令人胆寒!”

    蛟魔王摇头道:“区区一个白素贞,也值得两位圣母动心思吗?大哥你实在是多想了!”

    “呵,多想了!但愿我是多想了!”牛魔王道:“但不搞清楚骊山老母究竟想要借这一局干什么。我就放不下心来!”

    小青在骊山脚下落下云头,她虽然着急,却依然恭恭敬敬的从山脚下老老实实一步一步的攀登到了半山腰,显出一座宫庙来,在重重云雾的遮掩中,气象不凡,宫观的朱漆大门敞开着,一些头角峥嵘,面貌奇古的道人修士来来往往。

    无一不是修道有成的大妖,其中还有一些人族修士,两方和睦相处,并无隔阂。

    小青匆匆踏入宫观大门,就有人打招呼道:“小青姐……白姐姐呢!你们可闯下大祸了!”小青来不及解释,连忙道:“来个人与我引路,我要去拜见圣母……有极为紧要的事情禀报!”

    小青在同道的引导下,穿过回廊,来到骊山圣母修行的大殿门口,她刚刚踏入大殿,忽然怔住在了门槛处,因为大殿正门所对的蒲团上,盘坐了一个年轻男子,他一身青衫,坐在三清圣像之下,这宫观共有三殿,第一殿中供奉着骊山老母自己,而主殿中供奉着三清圣像,后殿中供奉娲皇,羲皇。

    这供奉的圣像实在不成道理,让人摸不着头脑。

    只因前中后三殿,供奉着骊山老母的三世之身,前殿看似供奉骊山老母,实则是供奉一位极其古老的女神,母神,曾经和女娲,后土一同缔造母神时代,与两者交情不凡的古神——无生老母。主殿本应供奉无生老母被古神领袖灵宝天王折服后,在灵宝天王脱离古神,创立玄门,开辟截教之时,转第二世拜入截教通天教主门下的截教大师姐无当圣母。

    因为无当圣母乃是有师承,有跟脚的,师恩深重,所以此处不拜无当圣母,而拜其师,连同三清圣像一并尊立。

    最后的后殿,同样是骊山老母的此世之身,因为受娲皇之恩,得原人跟脚。

    女娲圣母便是骊山老母此身之母,故而不敢供奉己身,而供奉了娲皇,羲皇两位如父母一般。

    所以这圣母宫中,第一殿拜的是自己,无生老母不必拜任何人,第二殿拜的是恩师,截教大师姐无当圣母,叩谢师恩。第三殿拜的是父母,娲皇造人,羲皇治人。

    这主殿三清圣像之下,居然跪着一个年轻男子……

    这圣母宫中,皆是受骊山老母恩德的妖族,人族修士,他们只能去拜前殿的圣母像,还轮不到他们来拜中殿的三清像,因为圣母宫并非玄门传承,所以骊山老母自己拜三清,门下徒子徒孙却不能拜,而且就算有人继承了骊山老母的玄门道统,那也是截教中人,上清门下,骊山老母清修时能坐在三清像下的蒲团,她的徒子徒孙只能退而其次,跪更下一座的蒲团。

    断无和骊山老母同排而坐的道理。

    换句话说,和骊山老母同排而坐,岂不是和老母同辈?

    小青自然是知道规矩的,看到那年轻男子坐在三清圣像之前,占了骊山老母的位置,都为之骇然,而小青更是震惊到话都说不出口,因为她赫然认得此人……这不就是梵无劫吗?那个可能来自未来,和自己和姐姐偶然相逢,在自己眼皮底下,结识了帝子牧,后来还大闹了一场,落了帝子伯钧面子的那个道装青年。

    小青被这个骇然的场面震惊的晃了晃神,回过神来才发现,骊山老母也在三清像前,正坐在梵无劫身旁,两人并肩而坐,吓得小青都忘了自己的来意。

    小青回过神来,看着骊山圣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而自己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双腿一软,突的跪倒在地,朝骊山圣母叩首道:“圣母娘娘,小青和姐姐奉娘娘法旨,前往承天盛会应劫,却惹来滔天大祸……小青被帝子伯钧所困,而姐姐被栽赃刺杀帝子牧的污名,如今正被天庭四方缉拿,求娘娘指点小妖!”

    “求圣母救救姐姐吧!”

    骊山老母点头笑道:“素贞处境尚且安全,反倒是你这孩子,被人跟了半路都不知道!”骊山圣母从三清圣像案前的混天棋盘上捻起一子,随手掷出……万里之外云头上的牛魔王突然脸色剧变,这时候天上落下一白子,压在老牛的背上。

    牛魔王被压得现出原形,一头摇头晃脑的大白牛撒开蹄子,慌不择路的朝着背离骊山的方向狂奔而起。

    白牛对身后愕然的蛟魔王道:“不好,惊动了骊山老母,此人久不出手,道行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

    “骊山老母突然出手,我妖族的大计,她果然有所算计。”

    “老七定是投了这位大罗之尊,得了她的授意,救走了白素贞和帝子牧。老二,你去找老三,老四,一起去地府一探。我去请陛下留在洪荒的底蕴,神庭的老臣出手,大罗入局……我们六个担待不住!”

    骊山老母出手惊走两位大圣,并无再出手之意。

    梵无劫还是一脸蒙蔽的状态,自己败落之后,迷迷糊糊的就化为灵光遁走,再醒来就见到这位深不可测的女仙,总算弄明白这位女仙的来历,知道她便是骊山圣母之后,梵无劫吓得是战战兢兢,这位女仙在后世,可是可以争一争玄门第一女仙的大能。

    他还不知道这位圣母真正的底细,曾经和娲皇圣母,后土圣母一同开辟女神时代的无生老母,截教大师姐,甚至可以说是三清门下的大师姐……无当圣母,还有女娲造人第一祖,半人半猿,承担化妖为人的大气运的上古原人,人祖——骊山老母。

    这三个身份,任意一个拿出来,都能震动洪荒,尊崇无比,别说玄门帝子皆低一头,尊这位三清门下大师姐,就是最不起源的骊山老母身份,也有人祖之尊。

    奈何这些梵无劫都不知道,他只晓得这位圣母乃是日后玄门一尊身份显贵,威名赫赫的女仙。

    梵无劫知晓这位圣母的来历后,心里面极为忐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岂料这位来历惊人的女仙对自己的态度,出乎寻常的和蔼,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友善,几乎可以说是平等相交。

    梵无劫也不解,自己哪来的那么大面子,和这位女仙有交情?

    但骊山老母不时指点他,能得到这等大神通的指点,梵无劫自然是喜出望外,而且这圣母宫中他的地位也非比寻常,索性就在这宫中暂且牺身了下来,这几天他正准备打探一下元育,血屠他们的消息,就看到小青送上门来。

    梵无劫就顺着问了下去:“师姐,不知和我同行的那几位的下落,可是和白素贞,帝子牧等人在一起?”

    骊山老母笑道:“他们在地府闹的好大的事,我如何不知。”

    “你那三个同伴,乃是魔道中人,皆跟脚不凡啊!一个是血海嫡系,血魔一脉,一个是元屠门下,杀魔嫡传。最后一个更了不得……乃是魔道阴阳魔主……”

    “他们三人在地府做下好大的事业,正要杀了那十殿阎罗,平了这地府阴司,等同于举旗造反了!我劝师弟你,还是别趟这摊浑水,不然我不好和老师交代?”

    梵无法震惊失色道:“正阳子不是正道卧底吗?什么时候成了阴阳魔主?”

    “他来历奇特,本是赵公明师弟的一位知交好友,亦是我玄门门下,却被魔道冥河魔祖算计,失了跟脚,不得不投靠魔道。做了魔道的一位副教主,乃是魔门十位魔主之一,号阴阳魔主……了不得……这位阴阳魔主,元育天尊已经杀了三位阎罗了!”

    “我看这十殿阎罗要糟!”

    梵无劫问道:“我本是后世之人,并未结缘于圣母,圣母为何认我为师弟?”

    骊山老母笑而不言,只说时候未到……

    血海之上,冥河笑了一声:“无当你诱拐我家副教主,多宝这厮装起萌新来,真是厚颜无耻啊!原本准备送你去地府一行,替我杀几个阎君,背几口黑锅……没想到你家师姐疼你,把你从局中摘了出来,却是坏了我的算计。”

    “此事先不与你两人计较……后面多宝若是还想偷奸耍滑,你就入我门下,替悟空做那个天魔道主罢!”

    圣母宫中,骊山圣母在冥河开口的时候,突然闭目微笑,点了点头,然后笑道:“你若不是我师弟,如何能把元屠剑气,使出诛仙四剑的味道出来?又如何能劳费我送出一颗赵公明师弟的定海神珠?我借了那阴阳魔主一桩先天灵宝,才把你弄了出来。不然此次下幽冥,杀阎罗,毁地府,定有你的一口锅。”

    梵无劫一阵莫名,自己无根无底的,冒了不知道多少风险,闯了多少算计,才混到今天这份地步,却莫名其妙的抱住了一根大腿,关键是骊山圣母非说自己是她师弟,这是什么时候多的跟脚?梵无劫精通转世轮回大神通,也算是觉悟前世,直抵本源。

    算尽了前六百世的因果,也没明白这是个什么孽缘。

    牛魔王那边算计着通天教主为何出头,想的头破脑胀……却不知道并非通天教主出手,而是截教大师姐助截教大师兄一臂之力呢!他想破脑袋也无法想象,那来自未来的土鳖,区区一个道君,会和大罗之尊,截教两位大神通者之一,多宝大法师扯上关系。

    冥河在混沌之中,扯下来多宝的一丝灵光,这一丝灵光转世轮回无数载,才在后世诸天时代,转世为梵无劫……无灾无劫,便是大罗。

    梵无劫之名,本就暗示了他的跟脚……只是多宝这厮使坏起来,太过娴熟,连自己都骗,是以梵无劫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和这位截教大师兄的联系。

    截教之中,失我化道的大罗无数,所以先天灵宝最为豪富,而无当和多宝两位师兄师姐,在截教之中地位尊崇,为教内弟子深深钦佩,因此化为灵宝后选择跟随这两位大师姐,大师兄的截教大罗最多,不知有多少压箱底的炼宝,甩起来,怕是能砸倒洪荒无数大能。

    让冥河和释迦这种根基浅薄,没什么家底的教主,大神通者,都被比下去了!

    梵无劫虽然道行还浅,但就凭他的身份,随时都能请来截教无数先天灵宝,无愧多宝之名,这样的棋子是最为好用的,若是如冥河所愿,把梵无劫送去地府应劫,怕是要请来超过十尊先天灵宝,让十殿阎罗知道一下什么是豪富。

    但无当圣母算计,用一颗定海神珠就替换了梵无劫出来。

    冥河当然不会满意,但他还有算计,用得着无当和无劫两人,所以就没计较太多,只是用自己的十二品业火红莲和元屠剑,替换了原本梵无劫请来的那些灵宝。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位面电梯黑暗王者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电影的世界诸界末日在线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