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巫咸卜天,甲骨秘文,葬在过去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巫咸卜天,甲骨秘文,葬在过去

    人间,巫咸惊恐的望着头顶渐渐被黑暗吞噬的大日,惊恐莫名,巫咸乃是巫咸国大巫祭世代传承的名号,传说巫咸国传承自灵山十巫之首,看守不死帝药的大巫咸,因为大巫祭是第五代巫咸,故而又被称为咸戊。

    巫咸戊看着日食,通天的修为触及了命运,看见了运转的天数,却转眼间被吓得几乎疯狂了!

    他一头乱发披散在脑后额前,干枯的双手无力的伸向太阳:“天帝啊!上帝何以发怒……大劫将临,大劫将临……我看见天降血雨,天地破碎,牺居着祖灵和众神的宏伟高山倾倒,脚下的大地崩塌,从最东的东海,到最西的大漠,都崩碎了……大劫,无边大劫,天上众生的血如同大雨一样倾盆而下,九日不绝,神的尸体垒成了高山……一切都要破碎了!一切都要覆灭!”

    “天空中出现巨大的彗星,将苍天划破,赤色的伤痕中涌出无数妖魔,最古老的神祇率领着无数战士,前往那妖星魔痕迎战,我听见了……钟声响起!”

    说罢,巫咸国这尊现存最古老的巫,修为惊人的巫咸戊,七窍喷出了黑红的血,浑浊的血液混合了泪水从她眼中滑落。

    四周的灵童吓得尖叫而逃。

    少年人尖锐的嗓子哀嚎道:“巫祖崩了!巫族七窍流血,要死去了!”

    巫咸戊七窍流血,他听到了时空下游传来的钟声,每一声响起,他的身体都如同遭遇重创一样浑身剧颤,七窍出一波一波的红黑色血液,这些浑浊的血滴落在地上,立刻渗透进了石头里,一点一点,铭刻在了巫咸戊脚下的岩石上。

    那些承载了巫咸此刻血液的洪荒岩石,化为一种表面带着血痕,血痕渗入石中的诡异存在。

    散发着不详的气息,若非此刻这些洒落鲜血的岩石正在祭坛中心,无数巫师巫祭的念力镇压着这一方宏伟的祭坛,那是一座数万丈的神山,被开辟,打磨成台阶金字塔式的祭台,有鬼神镇压祭坛的各个方向,没十步都有一位修为高深的巫师坐镇,整体气息能沟通天界。

    那沾染了巫咸鲜血的岩石,若是没有祭坛的镇压,流落一块出去,上面的不详气息,都能让方圆数千里能人畜绝迹。

    巫咸闻得三声钟响之后,挣扎的,狼狈的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强横的修为,一举一动都能咒杀仙人的可怕巫力,都贼去楼空,虚弱的,仿佛一推就倒,几乎若死。巫咸拽住身旁巫师的手,凄厉道:“末世到了!告诉王上,马上……就会有万古未有的大劫降临,日食只是前兆……地下的鬼神,已经被无边的鲜血吞噬,无头的神魔,屠杀了鬼神的王。”

    “黑暗……无法言述的黑暗,在大地之下绵延。”

    “黑暗中一尊极度强大,堪比天神的魔神诞生而出,他手持无数灵魂鬼物哀嚎,缠绕的魔剑,撕裂了死后的国度,祖灵在这些魔神面前,弱小的犹如孤魂野鬼。”

    那位巫师听完巫咸的预言,朝着巫咸跪拜过,才急急忙忙的退下,将巫咸的预言颁布出去。

    巫咸挣扎了许久,才缓过一丝气来,他抬头看向四方,不知多少修士鬼鬼祟祟的藏身在周围,窥视着这位大巫祭,这些修士在诸天,都是主宰一方,缔造一个强大宗门的底蕴,但在洪荒时期,这些修士也就能投靠几个三流的小宗门,占据没有鬼神牺身的荒山野岭,说是宗门修士,玄门中人,实际上比起数百人的小部落都强的有限,比起散修来也没什么区别。

    洪荒之中,纵然是人族只有数百人的小部落,只要祭祀诸神,寻找附近有天庭册封神灵的灵山福地,以血食香火祭祀,基本也能供养出相当于后世仙人的巫师来。

    洪荒人族,此时自然寿命有三千年。

    正是上古天真论中真人的境界,天生便会顺应时序,运行元气,体质暗合天道,更有和巫族混血时,继承的特殊体质,有些便能操火吐水,驾驱龙蛇,乃至背生双翼,凌空扑击,这些巫族血脉随着锻炼而自然强大,除了诞生拥有传承,沟通神灵,精通草药占卜蛊虫毒物操练元气的巫师之外,还有天生巫族血脉,打磨体魄,壮大血脉,不断培养自身血脉,不断靠近盘古大神,乃至十二祖巫这些血脉源头,以身体的特殊器官和穴窍,经脉系统,驾驱天地元气,长于搏杀的巫者。

    巫者,便是后世的武者。

    所以周围的修士在诸天时代算得上强大,但在这是个人就会吞吐元气,打破体魄,培育血脉,人族成年就约等于后世武者蜕变神魔之躯,距离武道人仙只差两步的时代,在巫咸看来,犹如蝼蚁一般……

    让一群蝼蚁看了热闹,巫咸残忍一笑。

    用手抹着自己七窍留下的污血,用颤抖的食指,在地上涂画了一个简陋的符号,带着诅咒的血液图谋巫文,瞬间爆发出一股奇特的气息,一只恶鬼被巫文所召,瞬间摄取了方圆数万里所有并非巫咸国内,没有此地一草一木气息的异类气息。

    然后巫文爆发,瞬间收割了那些鬼鬼祟祟的修士的魂魄,只见无数道黑影闪过,将数万魂魄摄取过来,送入冥河之中。

    巫咸趁机窥探了一丝地府的气息……然后战栗起来,惊恐的关闭了通往阴土的通道。

    巫咸国旁的几位大修士,算是勉强算是登上了洪荒舞台,自家的势力,虽然不如巫咸国这样传承万古的庞然大物,但也有资格稳定的传承下去,不算那种朝生昔死的儿戏一般的宗门。几位天仙小声讨论道:“地府出大事了!”

    “大巫祭咸戊也确认了吗?”

    一个头发枯黄的修士低声道:“确认了!在日食之后,他果然去占卜了!结果引来了大难,据说巫咸十分恐惧,声称将有莫测的劫数,他占卜之后几乎身死。”

    “这段时间时常有孤魂野鬼,乃至恶鬼戾魂从黄泉路上挣脱,逃到阳间,白日里潜伏在山野之中,夜里就出来吃人享用血食……天庭已经令四方的山神土地将这些孤魂野鬼收拢。许多道友也去抓捕魂魄来炼宝修行。”

    一位女修娇媚笑道:“那天庭可有地府生变的具体消息?”

    一位阴沉沉的邪修突然开口道“据说是魔劫!”他一开口,其他几人都有些惧怕,没有敢说话,显然是对这邪修有些忌惮,良久那头发枯黄的修士才低声道:“如今日食三日,显然是大劫将临的前兆。”

    一名修为弱一些,堪堪踏上天仙门槛的修士闻言,用青铜神刀在身旁烧的裂开的灵龟之骨上,刻下了几个古老的符文。

    那玄妙莫测的符文记载了——“巫咸国咸戊时,日食三日,地府大变。巫咸戊有感,天降血雨,山河倾覆,大劫将至!”

    …………

    诸天时代,黄泉宗一众老魔和地藏殿的和尚凑到了一起,双方的领袖阎魔君和善隆法王面对而座,都注视着两片残破的甲骨,那甲骨上,镌刻着数枚神秘至极的符文,双方的甲骨拼起来,凑齐了大半,文字虽有残缺,却无碍大体。

    阎魔君咳嗽一声道:“我两宗为此宝争斗数千年,自此骨出世以后,便有数位天魔,罗汉为此而死。今日我请法王来,就是为了共同探索此宝的奥秘。”

    善隆法王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道:“阎魔大君此言甚善。”

    “我地藏殿与你黄泉宗之所以为此宝,争夺千年,无非是我等宗门传承皆有缺漏,你黄泉宗至高法门阎罗天子成就法,我地藏殿的镇宗经文《因缘地狱十王经》,皆是上古秘传,传说上古地府有阎罗天子,十殿阎罗,统治地府,运转轮回,镇压地狱。”

    “地藏王菩萨身化十王,镇压地狱,成就佛果!”

    “而你黄泉魔宗,也有修成阎罗天子之身,化诸天为地狱,成就大罗之法。”

    “我等两宗皆以地狱成道,事关轮回,却在上古末年洪荒破碎之时,地狱消失,地府莫名毁灭,以至我等两宗皆道途断绝,在无前路。所以找到上古末年地府毁灭的秘密,找到消失的地狱,就是我等唯一成道的希望!”善隆法王颌首点头道:“如今,只有我等两宗同心协力,才有揭开这一上古大秘的可能。”

    阎魔君拾起面前的两片甲骨,拼凑在一起,低声道:“铁剑门虽然不是什么上古大教,却也是传承万古的古老宗门,没想到出了不肖后人,把祖师爷的墓都挖了。结果出土了数枚甲骨,其中不乏极为古老强大的功法神通,也为自己惹来了灭门之祸。”

    “这枚甲骨,据考证,乃是地府生变之时,铁剑门祖师的卜辞,因此不为一众大教所重,才有机会,落到我们两门手中。”

    “借着这枚甲骨上的上古地狱气息,我等才补全了部分传承,各培养出了一位道君,继承我等之责,让我等可以放开手,探索上古末年,地府毁灭的秘密!”

    善隆法王也道:“这甲骨乃是万年灵龟之骨,有玄龟血脉,极为不凡。在洪荒血统流散的今日,已经是修行占卜之法的无上至宝,若是叫紫微宗,麻衣门的那些老怪物知道,必然不吝万斤神金魔铁。上书太古巫文……也是极为古老的传承,据说你们魔道巫教的老怪物本有意出手,抢夺这一批甲骨,却因为梵天界那位大罗之钥出世,而跑到了归墟去了!”

    “归墟是何等地方……我看那些老怪物,无论正邪玄佛魔,怕是出不来了!”阎魔大君冷笑道。

    善隆法王笑道:“阎君莫是和某些老魔头不睦?”

    “血屠魔君总嘲讽我黄泉宗修阎罗天子身乃是魔门左道,仗着自己血魔嫡传,看不起我们阎魔一脉……还说我们想证阎罗天子身是自取死路,活腻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活腻了!他血屠魔君,究竟走不走得出那归墟绝地!”

    “归墟封印的毁灭魔祖和归墟中潜藏的毁灭魔道,究竟给不给他冥河嫡传的面子!”

    “阎罗天子乃大魔,亦是我魔道帝君之一,并不逊于他血魔一脉。”

    “什么天魔血魔,冥河嫡传。我看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还有杀魔,地狱两道,特别是地狱魔道,本也是我阎魔一脉的分支,偏偏说继承的是冥河魔祖阿鼻剑的道统,杀魔一脉认为自己继承了冥河魔祖杀戮魔道,乃是元屠剑所传。”

    “为了攀关系,真是什么脸都不要了!”

    “我们阎魔一脉,乃是上古魔道帝王,阎罗天子嫡系,在魔道乃是正传,威名赫赫,比起这些攀附魔祖的小人,不知有多正统,偏偏血魔天魔势大,死魔,地魔,阳魔,阴魔,心魔这些墙头草便转头攀附,排挤我等!”

    善隆法王指着甲骨问道:“魔君可解的出,这太古巫文?”

    阎魔大君笑道:“这有何难?巫魔一脉,还有巫文传承,你佛门难得其传承,我阎魔和巫魔同属魔门一脉,请教一二,自是不难。”

    “这甲骨上写着……”

    “巫咸国咸戊时,日食三日,地府大变。巫咸戊通灵有感,天帝无名震怒,天降血雨,山河倾覆,大劫将至!”

    “三月,伐东天建木,绝地天通……乃有大劫,地府乃崩!妖……”

    接下来的几个巫文就模糊不清,无论几人以何等的神通,都难以复原了。阎魔大君抚摸着那些几乎被磨平了的巫文,低声道:“甲骨巫文,承载占卜灵性,故而有灵应,因此我们才能借这些巫文占卜的内容,揣摩上古地狱的气息。”

    “后面这几个字,曾经承载过极为可怕的信息,故而被它承载的信息磨灭了……因为万年灵龟也只能记载它一瞬,随即便自行抹去。就像出土的巫文甲骨,从未有过天帝的名讳,以及太古那些大神通者的名号一般。”

    “据说炎神宗倾尽全宗之力,差点连两位道君都身死,才在某个古老诸天,发掘出了祝融大神的巫文名讳,借此契机,为自己宗门添补的一道传承——《祝融火神驱龙密咒文》。其至高秘传,祝融咒,乃是诸天唯一能修出祝融神火的咒文,有不测之威!”

    阎魔大君道:“我等联手,以宗门至宝,我黄泉宗的青铜残殿和你地藏殿的地藏殿梵文匾,借此甲骨定位,以两大至宝的大罗特征,重回洪荒地府!”

    说罢阎魔大君就唤出黄泉宗的镇教至宝,一座只残留了一部分大门牌坊的青铜古殿,善隆法王也祭出一尊写着‘地藏殿’梵文的木质牌匾,这也是它地藏殿的宗名来历,地藏殿的祖师正是得到了这尊神秘的牌匾,才从中悟出无上佛法,开辟地藏殿道统。

    两宗真的是把压箱底的至宝都拼了上来。

    借着两大至宝的一丝大罗特征,引动了那神秘甲骨,瞬间将两位宗主和其后的一干老怪物,拉入了虚空……

    黑暗……这是无尽黑暗中的无垠血海。

    善隆法王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坐在一尊无比神圣的殿堂面前,他往背后一望,却看见自己宗门的至宝,地藏殿匾额,就挂在身后的殿堂上。

    这座殿堂已经残破,有近乎五分之四已经倾倒在那黑色焦岩的废墟中,坠入了熔岩里。

    那殿堂安在一座巨大的无法想象,通体纯黑,缠绕着极热焦炎的巨石中,那巨大的宛如一座诸天的巨石已经坍塌了一半,在巨石的顶端,将巨石一半打碎,已经坍塌成为悬崖边上,一尊残破的金身,散发着佛光已经黯淡。

    金身浑身都是裂隙,有些地方已经露出琉璃一般的佛骨。

    它双手合十,眼睛微闭,面对着前方……那边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将那巨石打的坍塌的棍痕……

    善隆法王吓得手脚发软,纳头便拜,惊呼道:“菩萨!”

    那一声呼喊出来,头顶的地藏殿匾额轰然落下,落入善隆法王的怀中,一只似犬似狮的异兽,从地藏殿中小碎步跑出来,见到善隆法王,面露不屑之色,善隆法王看到那异兽又吓得趴下了:“谛听圣兽!”

    谛听看了一眼那坍塌的沃焦石,黑色的巨石在血海的包围中,如沧海一粟。

    谛听看到了那棍迹,身体微微一颤……看到善隆法王还想爬上沃焦石之巅,去请下来那一尊菩萨金身,连忙叼住善隆法王的袖子,将其一抛,扔到了距离金身更远的地方。

    只是谛听的一点气息,都引发了金身身上的那一棍的伤痕,这时候一声怒吼在虚空中回响:“吃俺老孙一棍!”

    “一棍!”

    “棍……”

    回声彻响四海,喝得善隆法王的法身几乎破碎,一口淡金色的血液就喷了出来。

    同样借助大罗特征,回到上古吗,阎魔大君落在了一处青铜古殿面前,那古殿被黑暗所包围,阎魔大君醒来的时候,黑暗距离他只有三尺,黑暗中隐隐约约传来呼唤声。

    阎魔大君侧耳去听,却听见无数古怪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呼唤道:“秦广王!”

    “秦广王!”

    “秦广王!”

    还有其他声音呼喊道:“宋帝王!”

    “楚江王!”

    阎魔大君听得悚然,几乎魂魄都被离体而出,投入黑暗了,若非身后的青铜殿守护,他早已身不由己,坠入黑暗之中。“黑暗中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呼唤着十殿阎罗的名字!十殿阎罗乃是阎罗天子的十个化身,莫非黑暗中,藏着事关阎罗天子的大秘?”

    “我被青铜古殿接引,一离开诸天界海,就来到这里,莫非这里就是上古末年的地府?”

    “那黑暗中的无数呼唤,莫非是地府中无数鬼魂在呼唤十殿阎罗回来?”

    “这青铜古殿,莫非就是阎罗十殿?阎罗十殿已经成为废墟,黑暗中有无数对十殿阎罗的呼唤,地府究竟发生了什么?十殿阎罗又去了哪里?”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位面电梯黑暗王者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电影的世界诸界末日在线踏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