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两位太子,魔祖天颜,昆仑骊山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两位太子,魔祖天颜,昆仑骊山

    出了鬼门关,血屠魔君拿着那本《感天动地白蛇传》,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度朔山上,大桃树参天茂密,树下神虎假寐,一派祥和景象,任何人来了看到这幅场面,居然想不到鬼门关后究竟是如何惨烈,地府又经历了怎样的一场大劫!

    血屠魔君翻看了手上的两本一翻,叹息道:“没想到两位大神居然有这种爱好,难怪要如此编排那白蛇小娘子……魔主,我们是去天庭寻那帝子牧,还是另作打算?”

    “去天庭这件事不急……距离混沌钟响,还有些时间。”

    元育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他低声道:“我们去找某个逍遥事外,让我背了黑锅的人……我们四个人从诸天来到这个时代,如今只剩下三个了,这怎么行?是兄弟就要整整齐齐……去找老四!那天在六大圣袭击之时,他应该是被骊山圣母救走了!”

    “被骊山圣母救走了?”血屠脸色奇异道:“骊山圣母不救白素贞,救一个素不相识,来自未来的梵无劫干什么?”

    “莫非是有缘?”无生教主皱眉道:“梵无劫此人似乎关系甚大,非但魔祖有在他身上落子,如今又有骊山圣母这等大能的看中,莫非是应劫之人?”

    “他从未来而来,应的是什么劫数?”元育冷笑道。

    “没想到齐天大圣是我们魔道的天魔道主,魔道之中,只有两位魔主能被称为太子,一位是魔祖嫡传天魔道统之主,传说是老祖唯一的弟子,未来可能继承魔道大统,故被称为天魔太子。但为何天魔道主又称呼老祖为师叔?莫非老祖头上还有一个师兄?”

    说到这里,血屠魔君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在他心里冥河老祖的阴影已经接近无限大,根本无法想象他还有一位师兄,该是何等人物,才能成为冥河老祖的师兄?

    血屠魔君尽全力去想象,也只能想象出一个面目模糊,残忍可怕,丧心病狂到无以复加的巨大魔影,堪称魔道终极具象,残忍恐怖到无以复加。

    “另外一位心魔太子,据说是讨了老祖的欢心,被魔祖钦点未来继承老祖在佛门的名号——波洵末法自在王佛。因此也被称为心魔太子……我血魔一脉,虽然也是魔祖两大嫡传,却因为血海乃是孕育老祖的母胎,故而没可能孕育第二位魔主,所以我血海一脉拜的祖师乃是冥河老祖的血海分身——血海祖师,等同老祖本人,便没有血魔太子。”

    “除非那一天老祖舍弃了血海分身,任由血海再次化形,才有血魔太子出世,继承血魔道统。”

    元育突然问道:“你们乃是魔道嫡传,不似我这半路出家的,想必一定同魔祖亲近,见过他老人家的天颜,就算没有见过,也必然拜过供奉的冥河祖师像,不知老祖在你们眼中是个什么摸样?可否与我形容一番?”

    血屠面上抽动,瞪着一双死鱼眼睛道:“阴阳魔主何故讽刺我等?我们地位卑微,修为不堪,哪有机缘面见老祖?偶尔能得老祖传旨,都恨不得供奉起来。”

    无生教主冷笑道:“别说魔祖他老人家,就算是魔祖佩剑元屠老祖,我等都只能供奉一个影剑,还是今日才有幸见过元屠老祖真容,元育道兄承载计都魔祖之前,不也有幸得了阿鼻老祖相助,才将那十殿阎罗一举扯落阿鼻地狱?”

    元育解释道:“我虽然见过魔祖,却不知是否是魔祖的化身,所以才问尔等一番。”

    血屠魔君憧憬道:“魔祖他老人家当然是道人打扮,背着元屠,阿鼻剑,脚踏血莲……”说着凝聚一尊冥河祖师法相出来,元育定睛一看,却是一个一脸阴郁,眼睛狭长而细,闪动幽光,看上去就十分阴冷的老年道人,脚踏十二品血莲,背着两柄杀气凛然的宝剑,一身黑衣道袍,看上去就不是好人,果然是魔道祖师,集合了世人对阴沉,狡诈,冷酷,漠然所有想象的一副形象。

    元育回忆起自己在太易纪遇见的那位面如冠玉,一脸温和笑意的少年,不禁默然,他沉默了许久才道:“魔祖传下来的形象,就是这副摸样?”

    无生教主一脸自然,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冥河老祖若非这背剑的黑衣道人的形象,还会是什么样子?难道还是一副乳臭未干的童子打扮,学着玄门正道那些大佬不要脸的装嫩,口口声声说是童子相吗?或是和那堕落的佛门一样,为了在信众心中亲和一些,或是为了混进地府这等后土娘娘母神之尊的地盘,就宁可引刀一快,女装示人?

    呸……我们魔道魔祖,才没有那么堕落。

    魔祖向来坦坦荡荡,毫不虚伪,不需要掩饰什么,老者的摸样成熟稳重,黑衣象征魔道的黑暗,预示着魔道的残酷和黑暗,带着血边则是表示老祖出身地极血海,神色阴冷乃是杀伐果断的标志,背着双剑脚踏血莲,都是老祖的随身至宝,也映射魔道的杀戮,进化之道。

    老祖坏的坦荡,邪的气魄,恶的明目张胆,强大的无法诉说,早已经不需要任何外相和外物的掩饰了!

    这有什么问题,胆敢提出什么问题?

    血屠魔君看着元育,脸上流露出一丝‘你敢说老祖一句坏话,你就等着死吧!’的可怕神情,就算元育是大罗之尊,两人之间的差距,大到无法衡量,元育看着这目光,也有些心虚,他憋了半天什么话也不敢说,只从肚子里憋出一句:“魔祖他老人家相貌堂堂,一身正气,果然不愧是魔道祖师,我辈领袖,着实令人心向往之,深深钦佩啊!”

    元育把话扯回正题道:“骊山老母来历之大,可谓惊人,先前我们听齐天大圣,天魔道主所说,骊山老母乃是太古原人,是他的结拜四妹,本体乃是截教昔年的大师姐无当圣母,我与截教赵公明师兄素有交情,无当师姐既然是截教大师姐,也就是我的大师姐,尔等须尊之重之。”

    “别忘了,她也是天魔太子的结拜义妹,就算不看我的面子,你也要看天魔太子的面子,不然……小心那条铁棍。”

    血屠魔君是亲眼见过悟空打爆地藏王菩萨的,早就被悟空强横的暴力,震慑的七荤八素了!而且悟空可是正经的魔道嫡传,在冥河面前的身份,不知比两人高到那里去了!悟空从辈分上来说,乃是两人货真价实的祖师爷,可不是元育这等外来没跟脚的货色。

    当即肃穆道:“既是祖师的结拜义妹,那就是我等的祖师姑奶奶,岂敢不敬?”

    元育点点头:“那我等就去拜见骊山老母,接回我等的结拜四弟!”说到最后,不知为何,元育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骊山也是洪荒一处福地灵山,据说骊山脚下是昔年的女娲道场,华胥氏族地,骊山圣母继承的是女娲道统,圣母宫中后殿拜的是娲皇与羲皇,女娲虽是人祖,却也不歧视妖族,相反当年娲皇造化万族,大多数妖族,亦要拜娲皇造化之功。

    而骊山圣母又是太古原人,半人半妖,所以骊山人族道统不兴,倒是妖灵族类托庇圣母门下的甚多,大抵是因为如今人族有天庭庇佑,乃是洪荒霸主,而妖族风雨飘摇,不得不为自己找一个靠山的原因吧!

    元育一行人从鬼门关出来,洪荒广大,饶是他们遁光速度惊人,找到骊山脚下依然花费了数月之功,看到蔓延数亿万里,直入九重神宵的骊山圣地,无数数千万年的神木参天,灵藤犹如虬龙缠绕其上,灵芝仙草,瑶草奇花处处盛开,山间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

    骊山乃是昆仑余脉,不周山残根所在(秦岭古称昆仑)。

    这里乃是洪荒中心所在,有着其他地方没有的雄奇,血屠无生这等后世诸天界海来的土鳖,那里见过洪荒最富饶的不周山所在,他们瞪着那山上随处可见,后世以为至宝灵根的火枣,一个个挂满树梢,晶莹剔透,浑身赤红,硕大如瓜,其上浓厚的灵气,吃上一枚,便可延寿数百年。

    时常食之,可以成仙。

    虽然是最下等的仙人,却也足以让后世诸天界海中苦苦挣扎的修士瞠目结舌,难以置信了!

    “难怪洪荒天仙满地走,道君不如狗。到了太乙才能偶尔抖一抖,大罗才能逍遥自在。”血屠魔君看的眼睛都红了,举目望去,四周有无数叫得上叫不上名字的仙草灵根,每一株拿到后世去,都是可以引来一场惨烈厮杀的奇珍药王。

    元育看了无生和血屠血气涌到脸上,露出的阴沉神色,不得不提醒道:“这里是骊山圣母的道场,每一座山头都是有主的,你看……”

    伸手悄悄一指,果然,那灵山地气汇聚,灵气结穴之处,都有神光璀璨,乃是神祇驻足,行宫的所在,这骊山圣境被神祇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山间的妖灵精怪,虽然一任自然,在这山间自由自在,却也是神祇的子民,山中的资源,名义上无主,但少少取用,顺其自然还好,若是大肆采伐,首先得罪的就是那些强横古老到不可思议的神祇。

    “乖乖,谁说这骊山老母乃是散修大能,麾下弟子虽多,却不成器的?”血屠咂舌道:“这些神祇若是听从那位圣母的命令,相当于天庭一座强横的天宫啊!”

    “别忘了!这位圣母来历古老,非但是截教大师姐,也是神道的无生老母!”

    元育低声说了一句,循着前往圣母宫的道路,驾云而去,不过多时,在经过无数山神地祇的福地神山之后,终于看到骊山主峰脚下的圣母宫。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黑暗王者位面电梯黎明之剑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超级丧尸工厂诸界末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