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幻想世界大穿越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四人再聚,无劫富贵,送钟之前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四人再聚,无劫富贵,送钟之前

    元育等人来到了骊山脚下,望着山上巍峨壮丽的圣母宫,元育停住脚步,低声道:“无劫老弟就在这里,我感应到了我元育金桥碎片的气息!”

    无生教主闭目感应一番,睁开眼道:“我也察觉了元屠剑气残留的气息……古怪,这元屠剑气怎么有点变了味道……我无生教日夜参拜元屠老祖,对这剑气是熟悉到了骨子里,为何感应那两道残余的剑气,竟然让我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血屠瞪大眼睛道:“不管梵无劫那厮是死是活,什么变故,我的天魔化血神刀在上面,我得要回来!”

    他骂骂喋喋道:“这次没有了称手的宝刀,搞得我好生狼狈。”

    “管他什么古怪,上去叫门就是!”血屠一马当先,拍响了圣母宫的大门,不一会就有一个绿衣的婢女缓缓打开门,探出头道:“谁啊?为何不从侧门进来?”

    看到是一个五大三粗,横眉怒目一脸粗俗的黑厮在叫门,后面还跟着两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阴沉角色,不禁皱眉道:“你们是谁,为何来敲门,可知这圣母宫是谁的道场么?”

    元育挤开血屠,抱拳好声道:“我们是圣母娘娘结义兄弟齐天大圣的属下,奉命来探望姑奶奶,我们两家有亲,时常走动……府上可曾有一位叫梵无劫的小兄弟,他是我们的好友,先行一步而来,你若不幸,问他一声便是!”

    那绿衣婢女将信将疑:“娘娘何时有一个唤作齐天大圣的结义金兰?我为何未曾听过,你们既然常来常往,我又为何未曾见过?而且梵无劫是宫中的老爷……娘娘将他认作师弟,我岂敢轻易劳烦?你们说话破绽百出,究竟是何来意?”

    血屠魔君大大咧咧道:“你家圣母娘娘是何等来头?女娲造人第一尊,与我家悟空老爷结交又是何等之早,你一小妖,年岁不过元会,这种开天辟地之初的事情,你怎么知道?你只管去禀报……我难道还会骗你?”

    “就算骗你进去,有圣母娘娘在,我等岂敢造次?不要命了吗?”

    绿衣婢女狐疑的打量了他几眼,才低声道:“你们等一等,我去问问人!”不过一会,她就带着另外一位青衣女子,提着青蛇宝剑气势汹汹的推开门,却是青蛇小青,小青看到他们气的眉毛倒竖起来,厉声喝道:“原来是你们几个妖人,还我姐姐来!”

    元育笑道:“令姐得我们搭救,已经脱离天庭的通缉,如今被东华帝君请上天宫,公媳相见,只怕是好事将近,一桩良缘天成。正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姑娘为何动怒啊?”

    小青气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厉声道:“你们在胡说什么?姐姐冰清玉洁,什么喜结良缘,好事将近?定然是你们见我姐姐的美色,劫了她去讨好那个天庭帝子牧。强取豪夺……欺负我姐姐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与我去见圣母,说个明白!”

    元育抬手道:“此事不急,我家无劫兄弟在不在这里?”

    小青闻言,面露古怪之色,嘟囔了两句道:“你那兄弟倒是好一副白脸儿相貌,不知施了什么诡计,唬得我家圣母娘娘将他认作弟弟,如今是我们圣母宫的小老爷。”她翻着竖瞳,狠狠贴了他们几个青眼,才不情愿道:“跟我来吧!”

    几人进了大门,穿过几处回廊来到一处清幽而不失雅致的偏殿前,刚到殿前血屠魔君就叫道:“我的天魔化血神刀就在里面,梵无劫那小子肯定跑不了多远!”

    血屠魔君刚要冲进去,就被小青拉了一把,小青在殿门前清了清嗓子,低声道:“小老爷,您的故识求见,就在殿外等候!”

    只听殿内一句——“进来吧!”

    小青才领着他们推门进去。

    踏入殿中几人便看见,一个带着紫金观,插着子午簪,一身紫授仙衣八卦袍,腰间系着一根金色的丝涤,怀中揣着一根三千青丝莲花首云展,脚踩着天蚕丝踏云履,清逸绝尘,俨然一有道高真的年轻男子,盘坐在蒲团上,将元育等人进来,才施施然的站起来,抬头转身,面对众人。

    这一身贵气逼人,灵光闪耀,让血屠等人一时都睁不开眼睛。

    血屠眯着眼睛,才用余光在这一身法宝灵光之中,瞧见梵无劫,他欣喜道:“四弟,还好你没死。快快把上次哥哥借给你的天魔化血神刀还来,这次哥哥在地府闯下大祸,正要它来保命!”

    梵无劫笑道:“血屠哥哥哪里的话。那天魔化血神刀不是哥哥送给我的吗?”

    血屠理直气壮道:“本来哥哥算到你在地府有一劫,才把压箱底的宝刀借予你,如今你得贵人搭救,劫数已过,哥哥我却替你挡劫倒了霉,如今江湖救急,无劫老弟必不会看着我,因为没有称手的兵器,遭劫惨死罢?”

    梵无劫左顾右盼,若无其事的道:“哎呀!宝刀我放在了它处,没有带在身上,还是下次再说吧!”

    血屠魔君冷笑道:“无劫老弟好生健忘,这不是神刀么?”

    说罢念动魔咒,催动天魔化血神刀之上,寄托的七只异种天魔,这时候梵无劫袖子中一道刀芒绽放,裹着血光,就要冲出他袖中的天地。

    梵无劫一推头上的紫金冠,只见一道青光化为洋洋洒洒数万朵莲花绽放,不断落下,那化血神刀之中寄托的天魔被那青光中落下的莲花一绕,就顿时沉寂了下去,任由血屠魔君如何催动魔咒,都不再响应。血屠魔君脸色憋得通红,梵无劫左顾右盼道:“哪里?神刀在哪?若是我寻到神刀,定然会还给血屠哥哥!”

    “对了!”梵无劫挺直身子笑道:“如今我认了骊山圣母做师姐,与圣母平辈论交。尔等乃是圣母娘娘的晚辈,倒是不好与诸位兄弟相称了!哈哈哈……”

    血屠魔君咬着牙,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道:“那无劫贤弟觉得应该如此称呼是好?”

    “听闻你们是我那师姐,结义兄弟齐天大圣的属下……哈哈,天魔太子门下果然不凡,师姐的金兰兄弟,就是我梵无劫的金兰兄弟,大圣哥哥有你们这群属下,当真是人才济济,这样,你们就随我猴哥,叫我小老爷罢!”

    血屠魔君气的准备一口唾沫喷过去:“呸,就你还小老爷!”

    但他硬是压住了火气,看着梵无劫浑身上下,灵光充盈,皆有灵宝品质,虽属后天,却本质不凡,在洪荒时代都显得豪奢,在后世诸天更是豪的没有边了的一身灵宝装备,感觉像是吃了柠檬一样,牙齿后倒,胃里泛酸。

    血屠魔君幽幽想到:“认了一个大方的师姐了不起吗?”

    “在地府,我也是得魔祖他老人家赐下十二品业火红莲的人物。你这般豪富,居然还欠着我一柄天魔化血神刀不肯还……兄弟义气哪里去了?”

    浑然没有想过昔日送出天魔化血神刀时,那些不良的念头。

    元育站出来打哈哈道:“无劫贤弟认了圣母这位师姐,却是大有造化,天魔化血神刀什么的,都是小事,自家兄弟之间论那么多干什么?如今紧要的大事是天庭那边。”梵无劫幽幽道:“阴阳魔主说的好,当年魔主忍痛舍了一株不死药给我,为此误了魔主长生的前程。”

    “唉!魔主原来是大罗之尊……”梵无劫露出一丝冷笑道:“原来昔日归墟之中,面对一众大罗,魔主不慌不忙,却是把他们都玩弄于鼓掌之间,自己超然其外,布下惊天大局,却是算计无双。我道诸天万界并无大罗之尊,却没想到,昔日在北阴城中厮混拐骗,坊市之中打秋风的老道士,就是诸天诸位道君偶有听闻,却无幸一见的大罗之尊!”

    元育微微一笑道:“若说我有意欺瞒……无劫不是连自己也骗了过去吗?”

    梵无劫一时无言,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从袖子中抽出天魔化血神刀,递给血屠魔君道:“方才只是跟血屠哥哥开个玩笑,如今我已经不缺这一把神刀护身,便不夺哥哥所爱了!”血屠魔君怔怔的接过神刀,小心揣摩了半响,然后更是在神刀只上舔了舔,才敢确定,梵无劫是真的把刀还给了自己,一时间欣喜的在刀面上亲了一口,然后哈哈大笑的把刀收了起来。

    几人相顾一笑,将以往的那些复杂算计,抛之脑后,重新开始。

    梵无劫请元育三人坐下,稽首道:“白素贞与帝子牧之事,我已经知晓,如今东华帝君将他们请上天宫,帝子牧元神未复,白素贞有口说不清,下场难料。而且因为帝子伯钧之死,紫阳帝君必然发难,天庭将再起波澜。”

    “师姐说,颛顼帝欲绝地天通,将洪荒天仙以上的修士收归天界,在天庭眼皮子底下监视着,从此以后,洪荒大帝,除了运转法则的诸神之外,不留一位仙人。只要凡俗之中有人成就天仙层次,便有天劫洗练,逼迫他飞升天界。”

    “不周山已断,联通天界与洪荒大陆的天地五极,只剩下北极帝下之都昆仑墟,南极凤凰不死火山,西极灵山佛土,东极通天建木。如今颛顼帝欲断绝四极,使得人神不得往来,诸多大道隐没天界。”

    “之所以放纵妖族祸乱洪荒,人妖冲突再起,以及诸多圣地大教谋划,就是为了引蛇出洞,然后一举断绝这些势力的根基。”

    “日后天界隔绝洪荒日月星辰的滋养,收拢地根龙脉,断绝天地大道。”

    “确立绝地天通的法则,则洪荒不再适宜天仙之上的修士修行,欲寻前路,必须飞升天界,以天庭对天界的统治能力,将这一部分有能力的修士,同洪荒之上的根基隔绝之后,天庭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颛顼帝这一手,谋划多时,乃是真正的绝户之计,确立之后,洪荒之上无论玄门还是佛门,哪怕我们魔道出手,都别想在动摇天庭的统治。”

    “天帝欲众生同心,人人为龙,能否成功我不知道。但颛顼帝绝地天通,人神隔绝,以更加隐蔽的方式统治洪荒,同时隔绝有能力威胁天庭统治的大能与人间根基的联系,让洪荒之中,天仙不纯,绝对是一毒辣的统治手笔。”

    “师姐亦赞叹颛顼帝手腕老辣,绝地天通,乃是确立天庭统治的绝妙手笔。”

    “可是若要绝地天通,必要重申天条,整肃天规,强化人神之别,固化身份阶级。帝子牧和白素贞的神妖之恋,在寻常时候都要令天庭议论纷纷,在这绝地天通的关键之时,更不可能被颛顼帝容忍,颛顼若是想要彰显自家绝地天通的决心,有什么比拿东华帝君之子开刀,更能树立新天条的权威的吗?”

    “帝子牧和白素贞,此去天庭,必将成为颛顼改革的祭品!”

    梵无劫叹息道:“看来你们背后的那位魔祖并不喜欢绝地天通这个设想,所以才创造了我们能够名正言顺插手的机会。”

    这时候小青突然跪倒在地:“求求小老爷,救救姐姐啊!”

    梵无劫默然无语,元育却缓缓道:“我们都知道,绝地天通不可能成功,等到钟声响起,天庭必崩,洪荒破碎,将要迎来一个新的时代。而且我们也需要借助这一声钟响,让我们回到混沌海上,最后走向大罗天!”

    “东华帝君为何不救帝子牧?”血屠魔君皱眉道:“他若开口,颛顼帝不会不给他这个左膀右臂的面子。”

    “而且我们都知道,传言只是传言,澄清虽然困难,但并非不可能。”

    “你们杀了帝子伯钧,不就是为了坐实这个传言吗?”梵无劫负手道:“帝子牧可以解释,但如今的帝子牧解释不了,不也是你们的手笔?”

    “帝子伯钧死,紫阳帝君必然趁机发难,帝子牧白素贞等人撇清关系就更加困难。他们必须给紫阳帝君一个交代……”

    “而且……你我有必要去大罗天吗?”梵无劫看着元育露出一个两人都心知肚明的笑容。

    梵无劫缓缓回头,注视着小青道:“你求我去救你姐姐?”

    小青咬着嘴唇发青,点头道:“求小老爷开恩!”

    梵无劫起身笑道:“那就去罢!诸多因果纠葛,我们注定要去这天庭一行,不如先去看看这白素贞的帝子牧的热闹。如今天庭山雨欲来,我们几个贸贸然然闯入进去,不知要惊动多少暗流和黑手……天帝,魔祖,还有三清道尊,神庭妖皇……这些人究竟在算计什么?”


同类推荐: 修真四万年未来天王黑暗王者位面电梯黎明之剑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超级丧尸工厂诸界末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