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久读小说
首页大数据修仙章节目录 第1496章 银杏坊市

章节目录 第1496章 银杏坊市

    冯君在洛华待了没有多久,还是回到了手机位面。

    不过经过了地球界的这番纷扰,他终于能直面“一万上灵”这个问题了。

    所以他面不改色心不跳——改色和心跳都在另一个位面呢,他笑着发话,“一万上灵推算你的根脚……我觉得亏大了。”

    这话也只是试探,他觉得大佬不会在意这点财货——这价格于你的身份不符呀。

    大佬满不在乎地哼一声,一如既往地傲娇,“那是当然,这点灵石真不够推算费。”

    不过下一刻,冯君的脸色就是一变,“离开吧,小白继续待着的话,会死。”

    他的推算在第二环的时候,就有了时间功能,也就是预判——比如说股市什么的。

    此后晋阶三环,是空间的功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又开发一下时间功能——其实他帮赤凤和太清那么多弟子推演功法,本来也是时间预判功能的一种体现。

    所以他刚才推演了一下小白,直接用时间堆叠了上去,发现小白继续待在这里会死,概率是百分之八十八点九。

    大佬顿时就不傲娇了,好久都没有出声,最后才问一句,“那怎么还怎么埋伏?”

    “埋伏没用了,”冯君轻喟一声,“撤吧。”

    没有小白的话,他俩的埋伏就是个笑话,大佬空有境界,而他也只有阴人的本事能拿出手,虽然很不甘心,却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大佬却是表示,“要不这样,你把所有的攻击手段都推演一下?”

    “没用,”冯君摇摇头,“继续待下去,小白会死的……对了,小白留在他身上的气息,能不能给他制造点意外?”

    大佬对此倒是很确定,“制造一些心悸之类的感觉,肯定没有问题,干扰他的思路的话……比较困难,而且他会发现我留在他身上的手脚。”

    没有哪个金丹是傻子,所以它不会轻易地在他身上动手脚,否则对方发现异常,肯定会清洗身上的气息——不管能不能发现它的暗记。

    冯君能理解它的逻辑,但是他忍不住要问,“如果不拦住他的话,等他回了宗门,气息也留不下,倒不如废物利用……就算你的手法很高明,阴煞派难道没有检查的法宝?”

    “咦,”大佬有些奇怪,“专门用来检查的法宝,你的宗门有这个?”

    “当然有了,”冯君非常肯定地回答,“尤其是跨位面回去的修者,都要接受检查,以防给宗门带来祸端,你的宗门难道不是这样?”

    “唔,这个说法我倒是听说过,一般是遭遇天魔之后,”大佬果然是见多识广,“你的宗门规矩还真多,可是,这寒魄万一回去不会检查呢……现在就暴露留的印记,感觉很可惜。”

    冯君想一想之后,出声发问,“能不能给他发出个警兆,隐岭坊市有大恐怖?”

    大佬沉默片刻,叹一口气,“也只能如此了。”

    寒魄真人一口气不停歇,飞到第二天中午,眼看距离隐岭坊市只有十万里了,蓦地心中突现警兆:再往前走,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等着自己。

    他直接停了下来,赶紧联系九煞执掌,执掌真人听说他有警兆,叹了一口气,让他拿着通讯牌,说是隐岭的弟子会联系他。

    下一刻,一名出尘初阶的弟子联系上了他,说我们来了三个上人,十来个炼气期,坊市里没有发现异常,不过……传送阵旁出现过一次细微的空间波动。

    这波动是冯君所为,他赶到坊市之后,隐身在传送阵旁,释放了些扰动,就悄然离开了,目的就是不让寒魄真人进传送阵。

    不管哪个坊市,传送阵旁都是最在意空间扰动的,在警报发出告警之后,冯君悄然离开了,那些看守传送阵的守卫却是鸡飞狗跳了好一阵。

    寒魄真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是一黑,“那肯定是冯君,不行,我不去隐岭了,再换个地方……你们也不用等我了,直接回吧。”

    他真的是被吓破了胆子,空中转个方向,直接狂奔而去。

    此刻冯君也已经在隐岭坊市二十万里之外了,大佬不建议他在隐岭逗留。

    等它发现寒魄真人转了方向,忍不住感叹一句,“这家伙的胆子之小,还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不过它悄悄地操控了一下印记,留在对方身上的气息更加微弱了,它非常怀疑再来这么一次,印记会彻底消失。

    接下来,寒魄真人的行为就越来越奇怪了,他驾着飞舟到处乱飞,虽然还是在一点一点地靠近阴煞派,但是飞行轨迹相当诡异,而且不知疲倦一般,根本不停留。

    冯君和大佬冷眼旁观,顺便让白狐抓紧时间恢复。

    直到第四天,他突然间进入了一个叫银杏的坊市,进入传送阵,逃也似地离开了。

    冯君和大佬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追赶已经来不及了,寒魄真人是连续瞬移了两个四万里,然后又瞬移三十万里,出现在了银杏坊市。

    这数据一分析,冯君和大佬就明白了,两个挪移阵盘,再加上一个临时的传送阵——这绝对是阴煞派有人出来接应了。

    “阴煞派还真是不遗余力啊,”冯君感慨地叹口气,“这样就把人接回去了。”

    大佬咬牙切齿地表示,“要不赶过去看看,什么人不知道死活,居然敢接应咱们的仇家?”

    “那就去看看吧,”冯君淡淡地发话,“说不定能抓住几个阴煞派的小弟子。”

    “不是这样吧?”大佬犹豫一下发话,“我就是随便说说,万一又有埋伏呢?”

    “估计不会有,”冯君心里暗暗发笑,大佬虽然昔年很强,可是苟起来也是真的苟,所以他有意开玩笑,“寒魄都离开了,如果真是埋伏的话,寒魄这样的战力,得留下来吧?”

    “这可是难说,”大佬并不认同他这话,“兵不厌诈,没准人家也希望你这么想。”

    冯君面色一整,一本正经地发话,“好了,不开玩笑,我又没说是咱们自己调查。”

    他手上可以借助的力量不少,事实上他在银杏坊市还有熟人——一个名叫吴明睿的战修,曾经去过止戈山两次,修为是炼气四层。

    冯君将修为压制在炼气八层,又改换了容貌,在坊市里打听了四五个人,终于找到了吴明睿的家,那是在银杏坊市郊区,是一块老旧破落的地方。

    大部分的战修,出身都不怎么样,冯君也没有感到意外,倒是吴明睿家的门头是新修的,大门和门口的石狮子也都换了。

    终于没有让跟着赚钱的弟兄们失望!冯君微微颔首,走上前就待叩打门环。

    “朋友,”一个声音在他背后悠悠响起,“来找谁呀?”

    冯君不需要回头,就知道身后跟着的是两个炼气高阶,刚才他就发现对方的尾随了,不过因为对方没有杀气,他就没有理会——这么宽的路,他能走,别人就不能走了?

    但是现在,他反应过来了:这俩离自己有点太近了。

    此前他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出尘上人,两个小小的炼气高阶,对他造不成任何损伤——哪怕这俩有足以伤害到他的手段,他也可以在感到杀意时摆脱威胁。

    但是现在想一想,显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若真的只是炼气高阶,身后这两个人在这样的距离,足以给他造成极大的伤害。

    这是一个足够危险的距离。

    他缓缓地扭过身来,淡淡地看着那两位,因为不能确定是敌是友,所以他很干脆地吐出四个字,“找吴明睿。”

    那俩交换个眼神,脸上也露出一丝喜悦,然后身体一晃,从两面包抄了过来,其中一人轻笑着发话,“兄弟你找他什么事呀?”

    是敌非友!冯君已经感受到了,他面无表情地回答,“关你什么事,你是他儿子?”

    “呵呵,”这位又是一声轻笑,“现在跪下道歉,还来得及,我不杀你。”

    “你杀得了我吗?”冯君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你既然知道吴明睿,知道战修联盟吗?”

    “战修联盟”四个字一出口,对面明显地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一声冷笑,“别拿那东西吓人,你不是要找吴明睿吗,跟我们走吧。”

    冯君的脸色越发地不好看了,“吴明睿出什么事了?”

    “没事,”这位轻描淡写地回答,“有上人请他喝茶,你一起去吧?”

    冯君白他一眼,抬手去叩门,两名炼气高阶对视一眼,也不阻拦,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叩门过后好久,半天没人来开门,冯君沉吟半天,转身就要离开。

    那两人又拦在了他的面前,“好言请你,是看得起你,别逼着我们动粗。”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发问,“银杏坊市里,可以动手打架?”

    “别人不行,”其中一人笑笑,摸出一个牌子晃一下,傲然发话,“我是管理……明白吗?”

    大佬的意念传了过来,“附近没有发现金丹。”

    冯君的下巴一扬,“带路!”

    他的做派有点傲慢,但是对方没觉得意外——战修这帮人都这德性,穷横穷横的。


同类推荐: 无疆大仙官寻情仙使道君独步成仙苍穹之上一品修仙不朽凡人